第503章 目的達到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用過早飯,唐奕難得來到書案前看書,他已經好多天沒有靜下心來好好看書了.

福康則是過來給他研了墨,又去調了一碗香茶.

唐奕雖然盯著書,可福康的一舉一動卻都在唐奕心里.看著她忙前忙後的樣子,不知為何,感覺出奇的甯靜.

心中暗笑,如果......

如果能這般佳人在側,讀書品茶,也不失為一種幸福.倒是比他現在忙左忙右,思前想後來得自在逍遙.

"你去過大理嗎?"唐奕沒頭沒腦地冒出一句,說完卻是後悔了.

以前聊過的,福康除了回山哪里都沒去過....

"大理國?"福康接道.

去是沒去過的,但是,她知道唐奕下面肯定有別的話.

"嗯,大理國."唐奕憧憬道."他們的國都大理城確實是個好地方."

"有多好?"

"險峰攬天域,平湖抱舊城.四時春不去,獨領南國風."

"真好!"福康眼神放光,喃喃出聲.

"什麼真好?"

"地方好,詩也好."

唐奕牽起嘴角,"等有機會帶你去看看."

"嗯."......

這時,樓梯上傳來動靜,福康一下子回過神來,把茶湯放到唐奕面前.

"我,我先回去了."

唐奕一怔,"急什麼?在哪兒不是呆著?"

"我,我先走了......一會兒再來."

她其實是怕君欣卓她倆下來,不知道說什麼.

看著福康離去的背影,唐奕苦笑著搖了搖頭,不去管她,繼續看書.

可是,卻怎麼也看不下去了.

君欣卓和蕭巧哥從樓上下來,一看廳中只有唐奕在看書,巧哥輕聲問道:"她呢?"

"回去了."

"......"

蕭巧哥也是長出了一口氣,"你不隨我們進城嗎?"

唐奕抬頭白了她一眼,"我跟你去,你還扮什麼男裝?直接敲鑼打鼓地告訴人家,你是我身邊的蕭觀音不就得了."

蕭巧哥一吐****,"就問問嘛."

"那我們走了."

說完,賭氣地拉著君欣卓出門,再不理這個氣人的家伙.

--------

出了正月,也就開始回暖了,回山一年最美的時候又要來了.

與往年不同的是,來回山賞游的開封居民卻是少了很多.百姓都知道,官家正在回山給皇叔守陵,而且此時正是大宋用兵之計,大伙兒都識趣地不到回山添亂.

可是,百姓們當然不知道,對大宋來說,戰爭並沒有什麼好處.但是,叫囂戰爭,卻有數不清的好處.

南平郡王之死更不是為了大宋興兵伐武,而是用來作勢,以達到以往達不到的目的.

......

而且,大宋的這個目的已經達到了,效果還很明顯.

邊境上幾十萬的大宋禁軍,讓耶律宗真和耶律洪基父子急于平息時局,幾乎是三五天就往大宋派快馬飛驛,催促通政使盡快解決兩國嫌隙.大宋駐遼的通政使更是幾乎住在了皇宮里,遼帝天天召見,天天和宋使談心.

可是沒辦法,過了年,大宋的通政使就病了,床都起不來,耶律宗真只得拉著駐遼武官說事兒.

而武官是王咸融......

這貨脖子一梗,你跟我說也沒用啊,我就是個舞刀弄棒的,在大宋什麼地位您又不是不知道,一切都是通政使做主.

無法,耶律宗真只得寄希望于耶律德緒能打開局面,可耶律德緒那邊也是遲遲不傳來好消息.

耶律德緒也'沒招’,到了大宋誰也見不著,你讓我怎麼說?怎麼辦?

耶律宗真知道大宋正在氣頭兒上,怪不得耶律德緒.但是,形勢根本等不了南朝消氣啊.

二月初三,燕云來報,雄州宋軍向北推進,于白溝河以南五十里紮營.

五十里,離邊境只有五十里!!

耶律宗真終于沉不住氣了,下令五京節度使抽調府兵帶甲南下,支援折津.

他也不敢多調,只征了三萬兵馬給耶律重元,多了是真不敢給.給了,邊境是保住了,但是,皇位卻是懸了.

三月初四,駐宋通政使耶律德緒再次請見南朝皇帝無果,情急之下,怒闖觀瀾上院.宋皇震怒,下旨向邊境三鎮增兵二十萬,預計夏初北進.

這時的耶律宗真已經病得起不來床了,聞訊更是急火攻心,噴血而倒.病上加病,眼見不活.

大遼太醫廢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把耶律宗真救過來.

醒來之後,耶律宗真第一句就是對病榻旁的耶律洪基哀道:"兒啊,糊塗啊!當初萬不該以耶律重元之事與大宋玩火."

耶律洪基也是憋曲,"孩兒只當那些南朝腐儒還像往常一樣一味求和,不敢與我大遼硬碰.哪想到蕭思耶個殺千刀的沒了分寸,把一個王爺給逼死了!"

"唉!"耶律宗真一歎."且不說這些."

"傳旨蕭英,再集兵馬兩萬,急援折津."

"耶律德容賜爵魯王,遷北府平章事."

"耶律德緒駐宋有功,揚我國威,封齊王,進兩色袍,見駕不拜."

"禮部侍郎突吉台,升兵部尚書,急下云州,自募兵勇,防于邊患."

耶律洪基不甘心地一咬牙,"兒臣遵旨!"說完,轉身就要下去辦事.

"回來!"耶律宗真喝住他.

"父皇還有何吩咐?"

"傳旨耶律重元,就說我病危,隨時崩離,他這個皇太弟必須在側!"

"父皇!!"

耶律洪基急了,讓耶律重元回來?啥意思?那皇位不是給我了?

"傻孩子......"耶律宗真緩聲道."只有他回來,你才有機會.大定府不是他耶律重元的地盤,只要回來,你手里有皮侍軍,他能奈你何!?"

耶律洪基神情一緩,"父皇聖明!"

--------

開封,回山樊樓分店.

五樓的貴賓間里傳來耶律德緒粗曠的聲音:

"我說,差不多得了啊!要是耶律重元真的反了,老子和你兄弟沒得做."

對面的唐奕橫了他一眼,"差不多?"

"信不信?大宋今天撤兵,明天你們兄弟就一邊涼快去,哪兒還有封王拜相的好事兒!?"

"呃......"耶律德緒一陣尷尬.

他現在的地位,還真是聽了唐奕的話,才得來的.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