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1章 你是我的祝英台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唐奕最後留下的話其實不難理解,只不過耶律德緒一時沒反應過來罷了.

打一個不雅的比喻:

耶律德緒或者說耶律宗訓這一支,包括現在的蕭惠,蕭英兩家,就像是夜壺.現在,耶律宗真父子憋尿難受,自然就把夜壺提起來了.可是,一但內急解決,馬上就會把他們把扔到一邊,看都不想多看一眼.

唯有讓他們一直憋著,一直尿不出來,那對父子才不會放下夜壺,才會一直重視夜壺的存在.

......

出了遼朝使館,唐奕沒有直接回書院,而是拐了個彎,去了趟開封府.回到書院的時候,已是天近黃昏.

還沒走到唐家小樓前,就遠遠地看見蕭巧哥俏生生地立在院外向山路張望,顯然是在等他回來.

見是唐奕,蕭巧哥更是小跑幾步迎了上來.

"唐哥哥,怎樣?見到我二哥了嗎?他有沒有想我?有沒有提到我?"

連珠炮似的問題,問得唐奕都插不上嘴.

"沒提......"

還真沒提,蕭譽是不想給唐奕添麻煩.

"哦!"

蕭巧哥失望之情溢于言表,兩只小手纏在了一塊,低頭跟著唐奕往回走.

唐奕暗笑一聲,也沒多說.

蕭家兄妹雖然都在開封,可是卻極為默契地沒有要求唐奕馬上安排她們見面.蕭巧哥也只是問問二哥的近況,卻不提相見,而蕭譽更是全當沒有妹妹這個人一樣,連問都沒問.

不是不在乎,而是他們都在替唐奕著想.

出了耶律重元這檔事,再加上之前就一直風傳蕭觀音沒死,兄妹二人是不想在這個敏感的時候給唐奕添亂.畢竟現在不知有多少雙眼睛盯著唐奕這里,一但蕭觀音詐死的事情再爆出來,那對唐奕來說,真的就是雪上加霜了.

可是,他們不提,不代表唐奕不替他們想著.

進到屋內,君欣卓給他打來了熱水洗臉.

唐奕一邊洗著,一邊對身邊默默看著他的蕭巧哥道:"明天讓君姐姐帶你去桃花庵等著,到時接,你二哥會前來一見."

蕭巧哥一喜,隨之又一暗.

"不要了,現在不能給你添麻煩."

唐奕胡亂擦了把臉,在她的小鼻子上刮了一下,"還行,沒白護著你這麼多年,還知道幫我想著."

蕭巧哥吃痛,俏皮地揶揄道:"誰要你護?"

唐奕也不多說,從懷里掏出一張文牒塞到她手里,"早就幫你想好了,放心去吧."

蕭巧哥狐疑地打開文牒,"什麼呀?"

"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."

抬眼一看,蕭巧哥笑得嘴都合不上了.

"虧你想得出,這,這能行嘛?"

只見文牒上寫著:

祝英台,字:子渺,男.

籍貫:鄧州嚴河人氏,丁丑景佑四年七月初七生.

現居開封府回山村,觀瀾書院院生.

身高六尺三寸,貌秀,體弱.

這是一張開封府簽發的"身份證",唐奕這是要讓她女伴男裝......

"怎麼不是......"

蕭巧哥有點不明白,怎麼起了這麼一個名字?

"怎麼不是姓蕭?"

唐奕敷衍,"太紮眼."

"那,那姓唐也行啊!"

"沒這個應景兒."

"應景兒?"

唐奕圓不過來了,"反正就是個假名兒,不要太在意細節."

好吧,蕭巧哥信了.

"那,那這能行嗎?"

"有什麼不行的?"唐奕煞有其事地道."我想過了,把你伴成觀瀾的儒生,再到城中往來也就不會引人注意了.到時,只要不去大遼使館,只在樊樓,桃花庵等處活動,應該不會引人猜疑."

"可是......"蕭巧哥苦臉道."我能扮得了男人嗎?"

"沒事兒"唐奕大大咧咧地道."最多娘點,正合時下文人作派."

"可男裝呢?"

扮男人,而且明天一早就扮,總得有男裝吧?

"呃...."唐奕一拍腦門兒.

"光顧著弄這文書,倒是忘了給你置辦一身行頭了."

蕭巧哥白了唐奕一眼,"那還怎麼扮?"

"好辦!"

這點事還能難得住唐奕?轉頭對君欣卓道:"姐姐去找找,把我前幾年的小衣服給他掏換一套."

蕭巧哥聞聲急道:"你穿過的.....我,我才不要."

唐奕翻著白眼球,"咱們誰跟誰啊,還嫌棄我?"

不想,君欣卓卻道:"你就是想穿也沒有.都小的不能穿了,誰還留著它,都讓馬嬸收去做抹布了."

唐奕咧嘴,"敗家娘們兒,咋不留一......"

說到一半,唐奕頓住了,怔怔道:"你說馬嬸收走了?"

"對啊!每到換季,馬嬸都收走幾件你穿不了的,說是去做抹布."

"她說的?做抹布?"

"嗯."

唐奕枚頭一展,"那你現在去找馬嬸要去吧,肯定還在."

那老太太窮慣了,以至于現地有錢了依然見不得浪費.她說做抹布,實際上十之八九是收起來了,等著以後可能還有用.

老太太打的是留著給下一代穿的心思都不是沒可能.

君欣卓半信半疑地去了.

果然,沒過多會兒就拿回來幾件舊衣服.

唐奕縱使早有准備,可還是忍不住直咧嘴......

如果他沒記錯,這幾件還是他在鄧州開生煎鋪子時候的衣服,馬嬸居然留到了現在.

不過,也管不了那麼多了,唐奕把衣服塞給蕭巧哥,推著她上樓,"現在就換上,讓我瞅瞅像不像."

還吩咐君欣卓幫她挽個男髻.

蕭巧哥無法,只得抱著衣服去了.

唐奕在樓下足足等了半個時辰才見二人下樓,不禁眼前一亮.

正如他所說,也就是"娘"了點兒.眼前的蕭巧哥,儼然就是一個布衣綸巾,俊美無雙的俏書生.

衣服雖然舊了一點,但好在顏色單調,款式簡單,反倒淡化了蕭巧哥身上的柔美.除了粉白的小臉兒與觀瀾書院的風格不符,但放到外面卻是說的過去.

蕭巧哥為了扮得像,還特意拿了把折扇.

看唐奕一臉滿意的表情.賣弄地嘩啦一聲把折扇一抖抱于身前,刻意粗著嗓子道:

"學生祝英台,這廂有禮了."

可是,唐奕不解風情地一板臉,"把扇子扔了!大冬天的,也不怕凍著."

"哦."

蕭巧哥委屈地把扇子交給了君欣卓.

唐奕上下又掃了幾眼,最後定格在胸前,說了句讓蕭巧哥差點找地縫鑽進去的話.

"幸好平了點,不然,一眼就看出來了......"

......

蕭巧哥臉色騰的就紅了,"人家那是裹緊......"

恨恨一跺腳,調頭就跑回了樓上,再不與這醃臜之人多說一句.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