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0章 條件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有心了......"

說出這句,耶律德緒心中五味雜陳.

自己擁立的燕趙王,打斷了兒子的腿,而大定城中,竟無一人為自己出頭.可是,一個遠在異國的宋人,卻還想著盡一份心意.

唐奕一歎,"不提了......"

耶律德緒點頭,也明白,和唐奕客氣不合他的性子.

讓出身位,"里面坐吧."

三人行到屋里,耶律德緒一頓,疑聲道:"咦?不對啊?"

回身指著蕭譽,"去年秋天......你和他說的?"

"你們怎麼說的?難道見過不成?"

唐奕和蕭譽對視一眼,忍不住笑了.心說,這位的反射弧還真有點長,都這麼半天了,才反應過來.

"怎麼?行咱倆時不時通個信,還不准巧哥與親哥哥書信往來?"

唐奕秘密入遼的事兒,當然不能告訴耶律德緒.

"書信?"耶律德緒狐疑地掃了二人半天.

"信你們才有鬼!!"

蕭觀音詐死跑了出來,還敢往大定寄信?

見二人眼神閃躲的樣子,耶律德緒更是篤定.看來,蕭家與唐奕這幾年,遠比自己走的近.

四平八穩地坐下.

"說吧,今日前來......何事?"

唐奕也坐下,"把我當什麼人?什麼事兒都沒有,就是來看看故人.今天也不談敘舊以外的事情."

"別!!"耶律德緒急聲道."好不容易見著個管事兒的,你不談,我談!"

唐奕道:"我管什麼事兒?我是白身!"

"屁!"耶律德緒笑罵."你是白身?那老子就是乞丐了!"

"當我是兄弟就給句准話,南朝到底想怎樣?"

"唉......"唐奕悠然一歎,這可不是我要往別的地方扯的.

正色道:"現在不是大宋要怎麼樣.而是大兄此次前來,是抱著怎麼的目的而來的?"

耶律德緒不說話,死死盯著唐奕,"你我舊交,我也不繞彎子."

正合唐奕的胃口,"但說無妨."

"與你交個實底,我朝陛下只交代了我兩件事.只要這兩件南朝能答應,一切都好說."

唐奕玩味笑道:"哪兩件?"

"第一,把蕭思耶的人頭還給我朝."

"第二,大宋撤兵!"

唐奕沒說答應,也沒說不答應,而是問道:"那條件呢?北朝願意付出什麼樣的條件呢?"

"......"

耶律德緒沉默了,他拿不准,應不應該一上來就跟唐子浩把什麼都交代了.

但是,一來,他就不是藏著掖著的人;二來......

他相信唐子浩.

"蕭思耶的人頭,我們用楊無敵的遺骸來換."

"至于撤兵......"

耶律德緒一咬牙,"可減歲幣!!"

見唐奕無動于衷的樣子,又加了一句,"查刺說,你許過他百萬的歲助,也不要了!"

唐奕依舊不動聲色,不過,心里卻在不住的冷笑.

為了平息這次烏龍,讓大宋退兵,耶律洪基可以說是下了血本兒.

楊老令公的骸骨,大宋管遼人要了七八十年了,遼人一直不給.樂見這根梗喉之刺紮在那里,永遠也拔不出來,永遠那麼疼著.

這回好,倒是不用大宋自己開口,主動送上來了.

一個蕭思耶的人頭,能和楊無敵的骸骨相比嗎?無論名氣,還是其中的意義,都不在一個重量級上.

遼人只不過是借著這個由頭,開出一個宋人無法拒絕的條件罷了.

而減歲幣......

連唐奕許的那一百萬都不要了,更說明那對父子現在已經急成了什麼樣子.

......

道理很簡單,只要大宋做出攻遼的態勢,不管打不打,對耶律洪基來說都是致命的.

宋攻,遼則必守.

可是,怎麼守?

只有招募兵勇,向幽州,雁門關,云州三路增兵.

可是,別忘了,大遼的天下兵馬大元帥是耶律重元......

只要增兵,耶律重元就從虛職變成了手握重兵的實職權臣,那就真敢給耶律宗真叫個板,皇位到底給誰?!

所以,耶律洪基幾乎是不計代價地想大宋撤兵.只有大宋撤兵,他這個皇位才能踏實,否則......

危矣!!

......

可是,就算他開出再誘人的條件,唐奕能答應嗎?趙禎能答應嗎?大宋子民能答應嗎?

不能!

今天的局面,可是趙德剛用命換來的......

--------

唐奕不說話,耶律德緒卻是急了,"行不行,你倒是給句話啊?"

唐奕抬起頭,"不行!"

"楊老令公的遺骸我們自會取之!"

"至于歲幣,我大宋的王爺比那點歲幣值錢得多!"

日!!

耶律德緒想罵娘,說了半天,又是兄弟,又是情誼的,結果屁都不是.

"你特麼這是坑兄弟啊!至少......"耶律德緒哭喪個臉."至少你把蕭思耶的頭給我,讓我能交個差吧?"

唐奕不接,反問道:"然後呢?"

耶律德緒一怔,"什麼然後?"

唐奕輕蔑道:"大兄交了差,然後呢?"

"然......"耶律德緒一下噎住了.琢磨了半天,才道:"然後,我特麼趕緊回大遼,這破地方我一天都不想多呆!"

"回去?"唐奕再次冷笑."回去,那個冷血的耶律洪基就能對你感恩戴德?"

"回去,你和德容兩兄弟,還有你們的父親耶律宗訓,就能重回昔日的風光?"

"回去,你兒子被打斷的腿就能接上了?"

"你......"耶律德緒瞪著眼睛."我......"

噎得他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.

......

緩緩低下頭,唐子浩的話字字誅心,他又怎麼會不知道,那個涼薄之人是什麼性子?

可是......

"大郎說得沒錯.可是,我耶律德緒不能對不起大遼!"

言下之意:不管怎樣,我不能和大宋同流合汙,出賣大遼.

在他看來,唐奕說這些,無非是誘使他改奕初衷.

可是,唐奕的回答讓他頗為意外.

"誰讓你對不起大遼了?"

耶律德緒抬頭,"那你......"

唐奕緩聲道:"我沒有別的意思,你開的條件,最終接不接受,還是在我朝天家一言而定."

"不過......"頓了一下."做為朋友,奕只是想提醒大兄."

"什麼??"

"對于你們那位即將登基的皇帝,交差也就意味著沒有了利用價值."

"......"

"只有你一直很重要,一直有價值,才是生存之道."

耶律德緒沒太聽懂,"大郎不妨明示."

唐奕搖頭,卻是不說了.

起身道:"大兄自己多想想也就明白了,奕先回去了."

說完,也不給耶律德緒阻攔的機會,轉身而走.

......

耶律德緒怔怔地看著唐奕的背影,問向蕭譽,"他,他什麼意思?"

蕭譽輕笑道:"大郎的意思是......"

"事情辦得順利,對咱們沒好處.反而事情老是辦不下來,與你我兩家卻有莫大的好處......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