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8章 臥薪嘗膽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話說到這個份上,唐奕沉默了.

說心里話,在奪取燕云的問題上,趙禎要是完全的放權,確實是他求之不得的.畢竟,這件事不是有條件,有實力就能干成的,還要照顧到皇帝,大臣們的怠戰之心.

趙禎放權,就等于去掉了這層阻礙,他想怎麼折騰,就怎麼折騰.

而且,趙禎這句話,也遠遠不是一個決定那麼簡單......

大宋開國百年來,皇帝從來沒有因為一件事,對一個臣子說出過這樣的話.

任你驅使!任你調遣!只為燕云!

趙禎這是放權,是大宋皇帝第一次對一個臣子放權.由此可見,趙禎此時的信念是多堅定.

......

不是矯情的時候,唐奕最終還是下定了決心.

"草民只有三個要求,只要陛下滿足,其余的,就只看草民一人支應就是."

趙禎點頭,"漫說三個,三十個,朕也依你!"

"第一......唐奕抬起頭.今後五年,觀瀾商合無法向朝廷提供支援,陛下和相公們要自己想辦法了."

"可以!"趙禎一口答應.

"不但如此,直通燕云的宋遼大道,還有通濟渠未完成的工段,接下來的支出也不用觀瀾費心,朝廷自己想辦法."

說完,趙禎看向文,富二人,文扒皮一改往日的摳門,"沒問題!大郎全心管好自己那一攤就行."

唐奕點頭.

"第二......"

"耶律重元的助資,我要加到每年兩百萬!"

"行!!"這回說話的是王德用.

"大郎盡管為之,朝廷,坊間有任何議論,有老夫給你擋著!"

范仲淹也道:"做你的事,外面的聲音還傳不到觀瀾."

唐奕心中暖洋洋的,"最後一件......"

"陛下派出去的幾十萬大軍,常駐邊關!!"

"......"

這個卻是有點為難了.

趙禎略一沉吟,咬牙道:"行!只要你不現在就打,駐多久都行!"

轉頭對李秉臣道:"擬旨,把王守忠調回禦前.有他在,京里的禁軍少一點,朕也能安心!"

"至于糧餉......"

趙禎看向文彥博,其實糧餉才是大問題.

唐奕也知道朝廷不寬裕,再加上剛剛趙禎已經答應要負擔通濟渠和宋遼大道的尾款,幾十萬大軍的糧餉對于朝廷來說,真的不是小數目.

"糧餉我可以從觀瀾商合里擠出一些."

到頭來,唐奕還是得貼點兒.

"不用!!"出聲的是文彥博.

"糧餉,臣與彥國自會想辦法!"

趙禎心里直發虛,"文卿,有什麼辦法?"

文彥博道:"陛下讓臣等出知宰相,不就是要應對這些解決不了的問題嗎?若非如此,要我二人為相還有何用?"

唐奕好好看了看文扒皮,這老貨是真拼了啊......

"文相公不必......"

"大郎無需多言!"富弼把唐奕頂了回去."我們司其職,朝廷的事,大郎不用費心!"

"可是......"

唐奕想說,朝廷平年都沒多少余錢,別說要出兵,還要負擔兩個大工程了,你們能哪兒弄錢去?

不想,文彥博面容肅慕,緊緊盯著唐奕.

"大郎記住!!朝廷的事,是我們的事,再難,也耽誤不了大郎的謀劃.但是,燕云卻是大郎的事!如果我們這般全力支持,你若還拿不下來......"

"唐子浩!!你就是罪人!"

......

唐奕怔怔地看著文扒皮,包括面前的富弼,王德用,范仲淹,杜衍,還有趙禎,腦子里忍不住浮現出一個詞--

臥,薪,嘗,膽!

......

拼了!

大宋君臣,真的是拼了!

不為別的......

只為,挺起腰杆,不再談遼色變!

只為,在自己的朝堂之上,不再逼死自己的王爺!

......

此情此景讓唐奕激動莫名.

"定不負陛下與諸公重托,草民立誓--不取燕云,終身不娶!"

趙禎滿意地點了點頭,唐瘋子又回來了!

以前總覺得,這娃瘋起來淨惹事兒,可通過這幾天來看,他還是瘋點兒吧......

連終身不娶這種誓也敢......

等會兒!!

趙禎剛反應過來,"終身不娶?"

"那什麼?"尷尬地清了清嗓子.

"有這份心意是好的,但,終身不娶......用不著!"

你特麼不娶,我閨女可咋整?

"不說這個."趙禎怕接著說下去讓人看出他的心思,急忙轉移話題.

"遼朝來了公涵."

唐奕本來還為自己那點小心思被趙禎頂回來而郁悶,一聽遼朝來了公涵,立馬把之前的事拋到了九宵云外.

"什麼公涵?"

趙禎笑道:"還能是什麼?大遼通政使讓你給砍了,遼帝怕咱們真要開打,不但半個'不’字沒說,而且又派了一個來讓你砍!"

"誰啊?"

"耶律德緒."

唐奕一怔,"是他?"

趙禎從李秉臣手中接過一張文書交到唐奕手里.

"這是大遼的正試公書,你看看吧."

唐奕接過,展開.

好吧,都是熟人.

大遼偷雞不成失把米,逼趙德剛當殿飲下毒酒,把遼人嚇得不輕,畢竟大宋是實打實地往邊境壓了幾十萬的禁軍.

從年前到現在,短短不足半月,已經來了三封公涵了.

直到這一封,還在意圖緩和兩國關系.

派的是,當過幾次使節的耶律德緒.而且,遼帝和耶律洪基知道,耶律德緒與唐子浩關系不錯,讓他來,打的什麼心思一目了然.

副使蕭譽,駐宋武官......蕭無用.

看到這三人,唐奕樂了.

這是他過年到現在,第一次笑.

嘴里還喃喃有聲:

"老王爺,一定是您在天有靈,真是幫了大忙啊......"

眾人聽他嘟囔,不明所以.

唐奕解釋道:"本來以為,讓蕭惠之子蕭譽出副通政使之職,與咱們就是有天大的好處."

趙禎等人點頭,蕭家與唐奕關系好,這是大家都知道的.

"然後呢?"

"然後?"唐奕一指公涵."然後沒想到,遼帝估計是病糊塗了,全是熟人!!"

蕭無用,就是前前通政使蕭英的兒子,蕭巧哥的堂兄.

當年帶蕭巧哥出大遼的時候,唐奕連蒙帶唬加威脅,把這倒黴蛋兒拉上了賊船.

而耶律德緒也差不多,不但讓唐奕坑了,還挾持一路,護送他們出遼.

......

不同的是,蕭無用從那之後就沒了什麼聯系,只和他爹有些往來,也不算太密切.

但是,耶律德緒卻是自此交下.每逢年節,唐奕都會托人給他送去一些問候禮品,耶律德緒也是經年回禮,相交頗深.

忍不住得意道:"耶律宗真父子把這三個人派到大宋,是真怕自己成不了聾子,瞎子啊!"

趙禎道:"大郎別高興得太早,耶律德緒畢竟是耶律一族之人.事關耶律族的整體利益,到時,他不一定認下你這個朋友."

唐奕搖頭,"陛下放心!耶律德緒與他的弟弟耶律德容不同,此人是個性情中人,不善權謀."

"臣有把握讓他在關鍵時刻,不發一言!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