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7章 與你無關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雪舞長街,百姓駐足.

無不冷眼看著唐子浩長刀一指,帶人沖進大遼使館.

這個時候,沒人覺得唐子浩瘋,甚至恨自己不能像他一樣瘋.

因為,只有瘋子,才敢這般為老王爺報仇.

......

大遼使館之內已經亂作一團,站在長街上的百姓亦能真切地聽到,里面發出的驚恐喊叫.

這一刻,看熱鬧的百姓心中升起一絲明悟:

似乎......

遼人也沒那麼可怕,至少,他們也是血肉之驅;至少,他們也怕死!!!

良久,館中歸于平靜,再沒了呼喊之聲.

而大雪彌漫的大門之中,亦有一個身影漸漸清晰......

唐奕,出來了!

百姓無不動容,因為此刻的唐奕,連自己人看著都有些嚇人.

長發披散,面容扭曲,沖血的雙瞳仿佛沒有眼白,似兩個血色黑洞,要吞噬一切.

右手的鋼刀之上,血猶未干,而左手......

則提著一顆表情定格在恐懼之中的人頭.

蕭思耶,那是蕭思耶的人頭.

鮮血滴在白雪之上,洇出大片鮮紅......

......

唐奕漫無目的地左右看看,然後怔怔地把人頭往街中一扔,"給老王爺送去......"

"嗯."楊懷玉應了一聲,來到他身前.

"今日王爺發喪,你真的不去?"

唐奕搖頭,"他不讓我送......"

......

回首環視眾人,露出一個勉強的慘笑,"幫我上柱香,就說......"

"就說,我唐奕記下了,不拿回那塊地,絕不近北屏半步!"

楊懷玉暗自搖頭,老王爺知道唐奕的脾氣,所以才留下這樣的遺言.

不收回燕云,唐奕真的能一輩子不去見他.

"那你......"

"你們去吧!"唐奕打斷他."讓我一個人呆會兒......"

楊懷玉點頭,不去勸他,與曹覺,潘越使了個眼色,三人帶著兩顆人頭,還有一眾手下,上馬而去.

唐奕看了眼黑子,"跑了好幾天,回去歇著吧!"

黑子點頭,默不作聲地走了.

眨眼之間,遼朝使館門前就只剩下唐奕和君欣卓.

唐奕就那麼站著,在漫天雪舞之中,宛若一座孤石.圍觀的百姓們識趣地不去看他,不去注意他,仿佛這條街上,就沒有這個人一般.

......

陪著他在雪中站了良久,君欣卓實在心疼,默默地抓住唐奕的胳膊,想給他一絲安慰.

而唐奕強撐了七天,那探過來的玉手卻成了壓垮他的最後一根稻草,只覺雙膝一軟..朝著君欣卓就倒了過去.

二人順勢,直接坐在了雪地之上.

......

君欣卓抱著唐奕坐在雪地里,在唐奕耳邊呢喃安慰:

"會好的,一切都會好的."

唐奕聞聲,全身每塊肌肉都緊繃著,顫抖著,用力抓著君欣卓的衣袖,死命地往她懷里鑽.

沒有眼淚,只是心口好像插著一把刀,讓他喘不過氣來.

"會好的......一切都會好的."

百姓們怔怔地看著唐子浩瘋魔一般提頭而出;怔怔地看著他立于雪中宛如豐碑;又怔怔地看著他頹然倒下......

不知道為何,心中升出一股莫名的感覺.

他不是瘋子......

他只是個不守規矩的性情男兒罷了!

--------

大年夜,趙禎是在回山過的.

理由是:要為皇叔親自守陵,除歲.

其實,他身為大宋天家,當然不用如此.趙禎的真正用心,是擔心唐奕.

他怕這件事對唐奕打擊太大,這孩子會受不了,會做出什麼沖動的事情.

......

大年初六,趙禎在回山開了朝.朝臣散去之後,獨把文彥博,富弼留了下來.又命人去叫范仲淹,杜衍和王德用.

趁著幾位老臣還沒到,趙禎對文彥博二人道:"留你們下來給朕出出主意."

二人一愣,"出什麼注意?"

"唐大郎除了大年夜露了個面,這幾天就一直把自己關在屋子里沒出來過,你們給朕想想辦法."

文扒皮一聽,不禁暗道,您和范公他們都沒主意,我們就更沒招了.

"陛下!"富弼出聲道."這個坎得大郎自己過,誰也幫不了他."

文彥博聞聲附和,"富相公所言極是!大郎重情重義,但也不是不知輕重緩急,給他一些時日,當自己就能調整過來."

趙禎點頭,"可總這樣也不是個辦法......"

這時,范仲淹等人到了,趙禎把憂慮又說了一遍.

范仲淹略一沉吟,"長痛不如短痛,陛下不如把他叫過來,咱們君臣一起把他心里的結解開便遍是."

趙禎一想也對,遣人去叫唐奕.

過了一會兒,唐奕到了.

趙禎緩聲笑道:"這個年沒過好吧?"

唐奕悶聲道:"不光我沒過好."

"叫你來,是有幾句話要與你說."

"陛下,請講!"

趙禎沉吟了一下,"皇叔之死與你無關!!"

唐奕猛的抬頭,不明白趙禎怎麼突然冒出這麼一句.

趙禎繼續道:"你唐子浩再能,再親,也沒資格讓一位郡王替你以死脫罪."

"他是為了燕云而死,為了大宋的千秋基業而死!你的事只不過是捎帶手.或者說,保華聯,比保你更重要!"

"所以,你別有什麼負擔."

"草民知道."唐奕低著頭答道."所以,陛下也不用開解與我,草民很好,不用陛下和老師們費心."

呃......

趙禎尷尬了,怎麼一句話就讓他又繞回來了?

"那你這大過年的也不出來透透氣,憋在屋里做什麼?"

"......"唐奕沒答.

也不等他答了,趙禎索性一甩手,"算了,你說沒事就沒事吧."

"把你叫來,還有一事要和你交代清楚."

一指屋里的一眾朝臣,最後指向自己.

"從現在開始,這屋里的任何人,包括朕,只要涉及到燕云之事,隨你調遣,隨你驅使!"

唐奕一怔,急忙道:"草民不敢!"

這里吧,他也就好意思使喚使喚文扒皮,連富弼他都不好意思使喚.更何況,這里還有他的長輩,老師和皇帝!

趙禎擺手,絕然道:"不敢也得敢!!"

"朕想的很久,皇叔可以以命相搏,朕又能做些什麼呢?唯有全力配合,全力支持,方能告慰皇叔在天之靈!"

范仲淹適時出聲,"你也不用有什麼負擔.讓你主理此事,主要還是因為你對宋遼態勢,遼朝內情,還有大遼的暗中布置最為了解.若換了別人,卻是做不到你這個程度!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