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6章 三個不許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趙德剛--

這位八十四歲的老王爺,可能從他出觀瀾入京的那一刻,就想好了會是今天的結局.

有些話,他沒有說,也沒來得及說.

上朝之前,趙禎在福甯殿中說,換了唐子浩以外的任何一個人,就換了,值得!

那時,老王爺就想說,趙禎說得對.換了任何一個人,換那塊地也是行的,比如......他這個太平王爺.

可是,趙德剛知道,這話不能說.說了,趙禎和王德用等人一定會阻止.

等做了之後,眾人才恍然大悟,為什麼在福甯殿,他會毫無顧忌地說趙禎和他爹都太軟;為什麼在殿上,會不顧形象地自領罪責.

他這是在用命保住唐奕在遼朝的所有布置!!

正如他所說,"用一個王爺,換一個希望!!"

值得!

......

--------

唐奕奔入皇宮之時,就像一個殺紅了眼的瘋子.若是不知內情,定會被當成是闖宮做亂的叛臣.

可是,誰都知道為什麼!

不但不阻攔,王守忠更是親自為其開路,直沖福甯殿.

只不過,已經晚了......

沖到福甯殿前不足二十丈,唐奕猛的頓住,再不敢上前一步.

因為,他看見趙禎已經從殿中出來,老師他們亦跟隨在側.

唐奕死人一般定在那里,紅絲密布的雙眸死死地盯著殿門.

......

趙禎走到唐奕身邊,"皇叔讓朕轉告與你......"

唐奕眼圈見紅,"讓,讓他自己和我說......"

趙禎暗歎,接下來的話卻是有些不忍心了.

但是,還是要說.

"皇叔告訴你,不許你到靈前悼念,不許你送葬,也不許你上北屏山祭拜......"

"為,什麼......"

趙禎目光一肅,"不干成那件事,皇叔死不瞑目,不想見你!"

......

不想見我......

不想見我?

不,想,見,我!!

唐奕眼神越來越冷......好!

碰的一聲跪倒在地,朝著福甯殿重重地扣首三次!!

起身,轉頭,大步出宮.

......

看著唐奕離去的背影,王德用有些于心不忍,"我們這幾個老家伙對這孩子有著不一樣的意義,不讓他見一面,是不是......"

趙禎搖頭,"皇叔要給大郎加點分量."

......

范仲淹則是突兀出聲:"他去找蕭思耶了."

杜衍一激靈,急忙沖王守忠叫道:"王將軍,快攔住他!"

"不!!"

趙禎斷然喝道:"由他去吧!"

眼神中,狠厲一閃而過.

"皇叔不能白死!"

"殿前司都指揮使王守忠聽令!"

"臣在!"

"點兵十萬,陳兵雄州,劍指幽州!"

"臣,領旨!"

"李秉臣!"

"奴婢在!"

"擬旨!"

"詔!石進武點兵十萬,陳兵定州,隨時北進!"

"詔!西北三軍都部屬楊文廣,引兵五萬,劍指雁門關!"

說到此處,趙祉仿佛換了一個人.

"那兩父子不是想安安穩穩地易位嗎!?"

"朕,偏不讓他們如意!"

一眾臣子,無不拜倒.大宋的文臣們,從沒有像這一刻這般,渴望戰爭......

"臣等遵旨!!"

趙禎回頭看了一眼福甯殿.

"即日起,舉國大喪,以親王禮安葬皇叔!"

"在福甯殿設靈,停靈七日!發喪之日,賜龍蓋,玉輦相送!"

"陛下不可!"文彥博第一個出來反對.

別的都好說,但是在福甯殿設靈?這算怎麼回事兒?這可是皇宮.就算是帝王發喪,也沒有在皇帝寢宮設靈的這一說啊.

趙禎卻道:"沒什麼不行,朕就是要讓自己記住,讓大宋子民們記住,皇叔就是死在朕的住所,朕的面前!此為國恥,若敢忘,必遭天譴!"

......

----------

南平郡王用死,把大遼的要挾質問,變成了當殿逼死大宋皇族的跋扈之舉!

用死,喚醒了大宋君臣的血性和骨氣!

事件傳開,全宋嘩然.上到白發枯骨,下到總角孩童,無不憤恨難平.

大宋興兵北上,要為王爺討一個公道的做為,更是得到了百姓們無條件的支持.開封城中,壯年男子甘願涅面從軍者,不勝枚舉.

大軍出爭之日,百姓更是夾道十里相送.

一時間,宋遼之間,本來熱絡的邦交之誼,降到了冰點.

......

昨夜,新雪.

大遼使館門前的積雪卻是無人清掃,甚至連個腳印都不曾留下.緊閉的大門在一片銀白之中,顯得頗為蕭瑟.

門前的街道之上,亦是無一人奔走.

但是,卻在馬路正中,擺著四把交椅.

唐奕......

潘越......

曹覺......

楊懷玉!

唐奕坐于正中,一瞬不瞬地緊緊盯著遼館正門,眼中殺氣凜然.

楊懷玉,曹覺,潘越則是一身帶甲戎裝,左手握著腰間長刀,也一動不動地盯著遼人的使館.

四人額前都系著一縷孝綾,雪白的綾尾在寒風中咧咧飛揚.

......

七天!

唐奕已經在這里坐了七天!

而遼朝使館七天沒有開過大門.

唐奕就這麼坐在這里?會在這等?

依他的性子,應該是沖進去,一刀一刀地刮了蕭思耶.

但是,他不能......

他不能讓南平郡王白死!

他在等.

驀的,長街之上幾匹飛騎從雪霧之中由遠及近,馬蹄敲打石板的聲響,好似急鼓穿心.

曹覺轉頭看過去.

"是黑子回來了......"

唐奕不接,依舊盯著遼館大門.

沒一會兒,馬隊到了近前,正是黑子,君欣卓,還有閻王營的秀才,李賀等人.

黑子翻身下馬,從馬鞍上解下一個布包,碰的一聲扔在地上.

"帶回來了."

布包散落,從里面滾出一顆人頭,卻是大朝當天見事不好就開溜了的西夏使臣.

唐奕依舊不看一眼,喃喃出聲:"給老王爺送過去......"

黑子點點頭,看了眼遼館的大門,"那這個呢?"

唐奕吐出一個字:

"等!!"

"等?"

黑子不知道等什麼,但是大郎說等,他就等.

當然,也沒用他等多久......

沒一會兒,急蹄飛掠之聲再一次打破了長街的甯靜.

這一次,不但有馬蹄聲,還夾雜著半生不熟的漢話高喊:

"大遼皇帝陛下詔令......"

"來了!!"

楊懷玉,潘越,曹覺三人騰然而起,握著刀柄的手忍不住緊了緊.

而唐奕卻是不動,也不看.只不過,瞬間潮紅的臉龐,還有越發殘忍的血瞳,卻出賣了他,顯然心中並沒有那麼平靜.

......

那是一騎大遼的驛馬,奔到了使館門前,人和馬皆是撲通一聲栽倒在地上,顯然是不眠不休急奔多日而來.

那髡頭驛卒栽倒在地,爬都爬不起來,卻不忘本能地竭力高喊:

"大遼皇帝陛下詔令......駐宋通政使蕭思耶狂心妄言,挑唆兩朝邦誼,逼死南朝郡王......罪大惡極,不可寬恕,交由大宋法辦......絕不姑息!"

"哼!!"

唐奕笑了,也終于動了.

一點都不出所料,那個涼薄的家伙為了平息宋怒,挽回大宋三路陳兵邊境的局面,又怎會在乎一個蕭思耶的生死?

從黑子手中接過長刀,斜指遼朝使館--

"殺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