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5章 值得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瘋了......

瘋了!!

大宋郡王與遼使賭命?

所有人腦子里都下意識地出現了一個問號,這該是唐子浩的套路啊?怎麼堂堂郡王也用上了?

"我......"

蕭思耶料想那酒瓶里十之七八不是毒酒,這老貨不過是在嚇唬人.他還真不信,大宋王爺會和他玩賭命這麼"幼稚"的把戲.

但是,只要不是十成十的把握,誰敢拿自己的命去賭!?

蕭思耶腦袋里一片空白,一時僵在那里,話都不會說了.

這時,西夏使臣知道,以蕭思耶的心智,是解不開這道題了.

上前一步道:"王爺,莫要逼迫!您貴為大宋郡王,蕭通政縱使再有把握,也不敢拿您老的命與之相拼吧?"

"你還知道這是逼迫!?"趙德剛猛的暴吼,震得二人耳膜生疼.

"本王是大宋的王爺,今日卻要為了一點通誼之事毀了清白.來龍去脈盡數理清,你二人卻依舊不依不饒,到底是我逼你們,還是你們逼我!?"

趙德剛面目猙獰,"本王身為太祖之後,卻要在此事上讓祖宗蒙羞.不說清楚,讓本王如何面對天家?如何面對大宋?如何面對祖宗!?"

蕭思耶與夏使已經說不出話來了.面前的老王爺,面色潮紅,狀若瘋魔,全無半點慈祥之相,反倒像是地獄爬出來的索魂厲鬼.

而殿上的所有人也都被趙德剛的情緒所感染.

老王爺說的沒錯,這個屎盆子太大,誰也接不過.這不但是逼,而且是往死了逼!

王德用看著場中情勢,眉頭一直不見舒展,這老頭兒"演"得也太真了.

他隱隱覺得哪里不對......

而且,南平郡王今天實在是反常,好像把壓了一輩子的憋曲,在今日都爆發出來了一般.

緩步出班,想要上前勸勸這位老王爺.

可是,那邊趙德剛根本不給他上來的機會.再進一步,酒瓶子都要貼到了蕭恩耶的臉上.

又是一聲暴喝,"敢?還是不敢???"

蕭思耶敢個屁!?

頓時氣勢全無,下意識地向後縮了一步.

趙德剛再笑,還是那副輕蔑至極的表情.

"契丹狼族?不過爾爾!!!"

"你不敢,本,王,敢!!"

猛的拔掉酒瓶的木塞,張嘴就把瓶中之酒倒了下去......

......

"不可!!"

蕭思耶驚叫出聲.

可是,已經來不及了,駭然之下,竟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.

轟!

腦袋一下就炸了.

倒不是嚇的,而是......

而是在祈禱:

千萬別是毒酒......

若是毒酒,趙德剛就這麼灌了下去,那特麼就不是宋人陰險,擾亂遼朝綱常,他這個通政使來興師問罪了.而是遼朝跋扈,當廷逼死大宋王爺!!

......

----------

"王爺!!"

"皇叔!!"

事到如今,王德用,趙禎等人哪還看不出反常,齊齊驚叫出聲.

王德用更是不顧一切地沖了上去,一把搶過趙德剛手中的酒瓶.可是,一瓶子酒,已經被老王爺灌下去了一半兒......

"王爺,怎可如此想不開啊!?"王德用聲淚俱下.

那酒瓶子除酒味,還發出一股異常的辛辣之氣,直往鼻孔里面鑽,哪還不知絕非平常的東西.

趙德剛踉蹌兩步,慘然一笑:

"他不敢,本王敢......"

"太醫!!太醫何在!?"

趙禎也不管什麼皇儀不皇儀,沖下龍椅大聲叫著太醫.

他怎麼也想不通,事情怎麼會鬧到這個地步?

只是,哪給眾人反應的時間,此時的趙德剛,已經兩眼發直,轟然而倒.

王德用一把扶住他,不讓他摔實.大宋的南平郡王,就這麼直挺挺地倒在了大殿上.

"老王爺,何至如此?何至如此啊!?"

王德用老淚橫流,心肝欲裂.除了慘然哀嚎,再也說不出別的.

滿朝文武無不動容,齊聲哀鳴:"王爺,何至如此啊!"

聽著滿堂山呼.趙德用煞白的臉上浮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.

隨即,猛的臉色一變,雙目圓瞪,幾乎用最後一絲力氣嘶吼出聲:

"爾等記住!"

"本王......"狀若枯枝的手指顫抖高抬,指向遼夏使臣."本王是被他們逼死的!!"

"若為我漢家兒郎,有朝一日,為我報仇!"

說完這句,趙德剛渾身一軟,昏死過去.

"太醫!!"

王德用緊抱老王爺,仰天嘶嚎.

--------

福甯殿.

趙禎面沉似水,坐在正位一動不動.而王德用,范仲淹等人則是眉頭緊鎖,一言不發.

整個福甯殿上,雖擠滿了朝臣百官,卻是沒人發出一點聲響.

終于,太醫從後殿中閃了出來.

趙禎騰的一聲站了起來,一眾朝臣也是忍不住向前靠了幾步.

"怎樣???"

太醫低著頭,深深向趙禎一禮,"臣下無能......是,是丹毒......"

碰!

趙禎絕望地砸在椅子上.

丹毒,也就是砒霜,鶴頂紅,無藥可醫.

"王爺這是何必啊!!"王德用痛哭出聲.誰能想到,那個"老實人"會使出這種絕戶招.

趙禎也是茫然自語,"就,就一點辦法都沒有了嗎?"

太醫頭的低得更低,他也是恨不得給自己一巴掌.大宋的王爺被人逼得在自己的大殿之上飲下毒酒,而他這個醫者卻無能為力.

但是,現在不是悲痛的時候,強壓心頭悲戚,止住皇帝與朝臣的哀然.

"王爺尚有一息,陛下還是親自送老王爺一程吧......若是再晚,就是吊命老參也起不得效力了."

趙禎一怔,馬上起身朝後殿行去.

王德用,范仲淹,杜衍,文彥博,富弼等人急步跟上.

到了後殿,只見老王爺躺在榻上,面如死灰,一雙渾濁老目半睜著,望著殿門這邊,似是在盼著什麼.

趙禎見狀,再難抑制,熱淚盈眶.

"朕無能,害了皇叔!"

趙德剛笑了,卻不接趙禎的話頭.

"告訴那小子,別自作多情,臣此舉不是為了保他,而是為了燕云!"

趙禎聞言,更是心肝俱裂.

趙德剛知道自己時間不多,也不管趙禎神情,繼續道:"請陛下下道旨,讓臣葬于觀瀾.什麼時候收回了那塊地,什麼時候再送我入祖陵,臣要帶著好消息才有臉去見列祖列宗......"

"全依皇叔."

"還有就是......若陛下還感念今日之功,還請陛下善待老臣後人.別封官進爵,保其富貴,做太平閑人就可."

"皇叔放心,朕會記住皇叔今日的恩德!大宋會記得皇叔今日的恩德!"

趙德剛笑了,笑得再無牽掛.

"陛下別難過..."

"用我這老弱殘軀......換一個希望......"

"值得!!!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