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4章 敢還是不敢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趙德剛瘋了!?

要知道,他這一句不要緊,卻是比唐奕來背這個鍋更加的嚴重.

趙德剛是什麼身份?大宋郡王,太祖之後.

遼朝那邊要是把罪責怪到他身上,以他郡王的身份,就等于承認了,這事是大宋朝廷所為.

而在大宋這邊,老王爺同樣撈不到好,實在是太祖之後這個身份太惹眼了.

太祖之後與遼人勾結?意欲何為?往深了想,比唐奕與遼人勾結更加的嚇人.

......

所以,趙德剛一句"那錢是我給耶律重元的",頓時滿堂皆驚.一眾文臣武將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似都失去了思考的能力.

王德用更是驚叫出聲,"王爺,不可!"

趙德剛自己卻是鎮定非常.

"沒什麼不可!本王做下的,自是不能讓一個孩子來背罪."

王德用急了,沒您這麼個扛法,這與之前在後殿議出來的章程不一樣啊......

主要是,他覺得趙德剛做得太絕了.為唐大郎開罪固然重要,但卻不是這個開法.就算老王爺不為自己著想,也得為子孫們想想啊!

"南平郡王年老體衰,一時不清醒說出的戲言,諸位不可當真!"

王德用管不了那麼多了,先入為主,語氣不容有疑.

"來人,帶王爺下去休息!"出聲的是趙禎.

他也覺得皇叔此舉有些過了.

不想,趙德剛哪里肯走......

"本王很清醒,亦不用你們為我脫罪!"

說到這里,老王爺一笑,"也算不得什麼罪.當年耶律重元與老夫尚且年輕,耶律重元曾以賀歲使之職訪宋,與本王有過數面之緣,相交莫逆.今歲耶律重元壽旦,本王送些賀禮與他,也說得過去吧?"

"......"

這回輪到蕭思耶說不出話來了.

傻子都看得出來是假的,但是,他不想扯上一個大宋王爺啊!!!

說白了,大遼不想打仗,只想撈點油水,順便讓宋人老實點.或者說,他們的目標就是唐子浩.

一個王爺摻合進來,你能把他怎麼著?打不得,罰不得.就算大宋皇帝把他砍了,與大遼也是一點好處都沒有.

"老王爺倒真會說笑!"蕭思耶冷哼一聲."賀個壽,用得了一百萬嗎!?"

趙德剛一疑,"一百萬?誰告訴你的?可有證據?"

"呃!還需要證據嗎?大遼人盡皆知,如此巨資,除了唐子浩,誰有這麼多錢?"

他是變著法的往唐奕身上扯,說什麼也不能讓那小子摘出去.

趙德剛不說話了,冷冷地看著蕭思耶.

"蕭通政為何一而再,再而三的往唐子浩身上說事?莫非你與之有仇!?"

"我,我和他有什麼仇?素未謀面."

趙德剛點頭,"那就是別人與唐子浩有仇,指使通政這般與之為難嘍?"

"難道?坊間傳說,唐子浩入遼拐跑了耶律洪基的正妻蕭氏,這是真的!?"

噗....

從宋官到各邦使節都噴了.

這事兒,有點丟人......

你大爺!!

蕭思耶差點罵娘,臉色騰的一下就紅了.

大遼王妃讓唐奕給拐跑了,這事兒能說嗎?

別說遼人現在還不知道真假,就算知道是真的,也不能拿出來說啊!臉面何在?

"王爺,莫要胡攪蠻纏,此事唐子浩是絕難脫得了干系的."

趙德剛一攤手,"到底是誰胡攪蠻纏!?"

蕭思耶脖子一梗,你說我胡攪蠻纏?好,我就胡攪蠻纏了.

"既然南朝有意在天下萬國面前偏袒,外臣也無話可說."

"我們只能當是南朝認下了這樁丑事,我朝皇帝,燕趙王殿下記下了,來日方常!!"

說到這里,蕭思耶看著滿堂宋臣,"至于那個唐子浩,他于大遼的一切產業盡數罰沒,相關人等必深追罪責.倒要看看,他在我大遼都干下了些什麼不可見人之事!!!"

高位上的趙禎陰陰地一眯雙目,"枕戈以待,悉聽尊便!"

......

蕭思耶對這個結果其實並不滿意,他實在想不明白,一向只知求和的南人怎麼一下子就硬氣起來了.

只不過,已經到了這一步,最起碼剪除了唐子浩在大遼的生意,也算是為燕趙王殿下出了一口惡氣.

"好!!"高喝著回應了趙禎."那外臣告退!"

說完,掉頭就往殿外行去......

"慢!"

出聲的還是趙德剛.

蕭思耶回頭,"怎麼?王爺還要把外臣留下問罪不成??"

趙德剛輕歎一聲......

遼人要罪沒唐奕在大遼的生意,可能他們並不知道其中有什麼算計,但卻正好扼住了唐奕的脖子.

在福甯殿上,眾臣與趙禎為什麼糾結?正是舍不得這些"生意".一但被大遼斬斷,唐奕的謀劃,疏通的關系網,布下的暗樁,就都沒了.

"此事與唐子浩確無關系,蕭通政為何不信呢?"

蕭思耶心中暗自腹緋,信你?憑什麼信你?

"王爺空口白牙無憑無據,何以為信?"

"......"

趙德剛看著蕭思耶,良久......

"本王可以性命擔保!"

"性命?"蕭思耶一扁嘴."我只是外邦小臣,何敢要王爺的性命!?"

趙德剛搖頭,顯得極為不屑,"賭上一賭不就得了?"

說著,緩緩從大袖之中往出一掏.

殿人所有人都是一怔,王德用更是一皺眉.

老王爺上殿,還帶酒作甚?而且好像不止帶了一天了.記得頭天上朝,他就發現這老頭兒袖子里有東西.

確實是酒,鄧州出產的醉仙特供獨有的白瓷小瓶,用軟木塞塞著.雖聞不到酒氣,卻是沒有一個人不認得.

"這是一瓶......"

"毒酒."

趙德剛只一句話,就讓所有人倒吸一口涼氣.這老頭兒真瘋了不成?帶毒酒上殿!?

而趙德剛卻不理會.

"蕭通政堅持是唐子浩所為,而本王卻堅稱是我送去的壽禮......"

"你,你要干什麼?"蕭思耶汗都下來了,哪見過這架勢?

趙德剛一笑,"既然咱們各持己見,又都拿不出實證.那不知蕭通政可敢以性命為自己說過的話負責?"

說著把酒瓶往蕭思耶面前一推,"來,一人喝一口!"

"......"

"!!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