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3章 百無禁忌趙德剛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蕭思耶步步緊逼,要趙禎給個說法,堂上的氣氛更是讓趙禎心下淒然.

大郎說的沒錯--

弱國無外交!

堂堂大宋皇帝卻讓一個夷狄使臣逼到了牆角.

"蕭通政希望朕查什麼呢?"

"呃......自然是......"蕭思耶略一沉吟."自然是把那個唐子浩抓來撤查,也好與我朝皇帝一個交代."

趙禎陰陰地揚起嘴角:"要是查不出什麼呢?"

"這......"

蕭思耶當趙禎真是問他,"這卻著實是個問題.依外臣之見,南朝查證之時,當有北朝官員在側,已示公正!"

嘶!!

滿朝文武無不憤然,欺,人,太,甚!

你遼人一句子虛烏有的罪告,我大宋皇帝就要下旨拿人?別說是唐子浩,就算真是個無關緊要的白身,也關乎我大宋國體,你說查就查?

而且,查與不查那是我大宋事情,你遼人居然要監督我大宋的法度,這分明是沒把咱們放在眼里.

趙禎氣得臉色發白,手指死死地摳著龍椅,混身顫抖.

"若是朕不查呢!?"

"不查?"出聲的卻是夏使.

"宋皇當然可以不查!不過,各邦使臣也是要好好地斟酌一下了,皇帝如此偏袒一個草民,著實有些意外.那賄賂遼朝皇太弟的,究竟是那個唐子浩,還是......"

說到這里,夏使抬頭看向趙禎,意味明顯,不是唐子浩,那就是大宋朝廷嘍!

"大膽!!"文彥博暴喝一聲."汙我天家清譽,你要挑唆三國邦交嗎?"

"挑唆?"夏使寸步不讓.

"文相公此言欠妥!邦之誼,何需外臣挑唆?此事若是成真,那挑唆之名當是大宋背負才是."

夏使停頓了一下,環視各國使臣,"眾位,若真有此事,大宋以財厚為倚仗,挑唆遼朝皇族內亂,這般做為,誰還敢與大宋為交?"

"各國之間若皆如此,誰還敢談什麼'邦交’?"

"......"

"......"

殿上嗡的一聲,盡是竊竊之聲,遠道而來的各國使臣還真讓這夏使給說動了.

就連有些大宋官員也是面上發熱,覺得丟人.心中更是腹緋,此事要是當真,那這個唐瘋子還真是不"體面"了.實非名儒門生,君子所為.

那夏使暗暗得意,嘴皮子是玩不過你們,但是,誰的棒子粗,誰就有說話的權力.

再次高聲道:"若是大宋破壞邦交在先,那就不能怪我們這些外臣為難了,卻是要與宋皇討個公道!"

"朕要是不給你這個公道呢!?"

趙禎幾乎是低吼出聲,他即位雖已二十余載,但是,這種當面被遼夏屈辱的情況,卻還是頭次遇到.不禁想起當年,父皇在澶淵城下,是怎麼面對外國辱盟,怎麼面對天下百姓,怎麼面對自己的!!!

"不給?"蕭思耶揚起嘴角,終于找到了一點自信."那我大遼只能自己動手,興兵來問!"

夏使一笑,"我西夏雖不是大國,但也願追隨遼朝,為小國諸邦討一個公道!!"

"......"

"......"

玩大了!

遼夏......聯手?

殿上無不驚恐,大宋朝支應一個尚且吃力,兩國聯手,豈能擋住?

宋臣們有幾分心虛,而各國使臣則是萬沒想到,一個年關大朝竟演變到這個地步.

"好!!"

砰!!

趙禎一聲暴喝,猛的站了起來.

既然撕破臉皮,那也沒什麼好遮掩的了.

......

"陛下息怒......"

一個蒼桑之聲止住了趙禎下面的話.

眾人尋聲望去,卻是南平郡王趙德剛雙手抄前,悠悠地走了出來......

朝趙禎一拱手,"兩個強盜無理使蠻,陛下何必與之動怒?"

"......"

大伙兒心說,這尊大神終于出來了,難道等了這麼多天,等的就是這一刻?只是,當著人家的面兒,說人家是強盜,這老王爺真是百無禁忌啊!

"陛下稍安,且讓本王與這兩位說上幾句."

回轉身形,蕭思耶一梗脖子,倒要看看這位宋朝王爺說什麼.

不想,趙德剛搭理都不搭理他,行到夏使面前.

"夏臣如此賣力助遼朝大鬧我皇宋朝堂,定是收了不少好處吧?"

"你......"夏使一噎.

當然是收了出場費的,而且還不便宜.不然,他這麼拼命做甚?

大遼已經答應,從云州遷出二十萬黨項族人與西夏.為了這二十萬人口,夏使怎麼不賣力吆喝?

趙德剛看他的表情也不追問,點到即止,讓自己人和各邦使臣有個概念就行了.

回頭再對蕭思耶.

"且不說你們遼朝放著身邊的皇太弟不問,卻要揪著我大宋的一個孩子不放,是何居心.就算耶律重元真收了宋人的好處,你們又能怎樣?"

"我!"蕭思耶局促道."我們自然是要興師問罪,討個說法."

"哼!"趙德剛笑了,猛的抬高聲調.

"興師?你們敢嗎!?"

"誰不知道,你朝皇帝自食其言,想把皇位傳給兒子,而不是皇太弟!?此為最關鍵時刻,你興師一個試試?"

"不是本王笑話與你,現在,馬上,各點兵百萬,雄州決戰......"

"可,敢,一,戰?"

蕭思耶倒退兩步,一臉駭然地看著趙德剛.

這老頭兒怎麼這麼大的火氣?

連大宋群臣都是聽得直咧嘴......

王德用心說,這老貨今天好像真不正常....說話句句帶刺.別說對遼人,剛剛在福甯殿就毫無顧忌.

趙德剛適時瞪了蕭思耶一眼,"沒用的東西!一個遭老頭子就把你嚇成這樣,還妄言興師問罪!?"

"怎樣!?"蕭思耶強裝硬氣.

"我大遼內因自會解決,出不出兵也用不著你關心,倒是南朝敢與我朝一戰嗎?"

百官一滯,捫心自問,真的敢打嗎?打得過嗎?

蕭思耶見一句話就把宋人鎮住,不由得意,"就算不興兵,唐子浩與我朝為禍,也是我輩死敵!"

"哦......"趙德剛佯裝不解道."死敵?怎麼個死法?"

"興兵你們不敢,最多使一點嘴上功夫,何用?"

"......"

見蕭思耶被噎得說不出話來,老王爺一副教育晚輩的口吻,"省省吧,沒用的."

"不過嘛......"話風一轉."不過,你們不能拿唐大郎怎麼著,但也不能無故讓一個孩子背了這個惡名吧?"

......

蕭思耶一頓,"怎是無故!?他與我皇太弟勾結,自然有情有源."

趙德剛搖頭,"只是想找個敲竹杠的由頭,本王給你就是,何必抓著一個孩子不放?"

"那錢......是本王給耶律重元的!可好!?"

......

"王爺,不可!"

王德用一著急,叫出了聲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