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0章 遲到了五十年的勇氣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趙德剛說得露骨,甚至是忤逆,但卻似全不自知.

他見識過太祖和太宗的宏志,也見識過真宗與趙禎的一味求穩求和.

雍熙北伐!

正是那次無功而返的北進,折了大宋的膽氣.以至于遼人鐵騎打到了自家門口,皇帝卻只想著逃,卻不願再拿起劍,與夷狄拼命!!

當年,趙德剛在澶淵城頭,親眼見識了大宋君臣的懦弱,親眼看著真宗與遼人簽下那份城下之盟.

他的心在滴血,他不知道大宋到底怎麼了!?哪出了問題!?

讓蠻人給閹了嗎?

......

這些話,他在心里憋了五十年,整整五十年!

"身為太祖之後,老臣這一輩子謹小慎微,生怕一個不好,給子孫招禍."

"老王爺!"杜衍想止住他的話.這話怎麼能說得出口,何況當著趙禎的面兒說?

"讓本王說完!"趙德剛面目猙獰.

"本王雖也是懦弱一生,但是......"

"但是,本王畢竟姓趙,畢竟是漢家兒郎,是大宋子民.看著大宋越來越屈辱,臣卻是再也憋不住了."

趙禎心口發悶,"叔皇所言極是......朕......愧對先祖!"

"不!"趙德剛一口否認.

"說句大不敬的話,陛下比先皇強得多."

"至少,陛下的血還沒徹底冷掉!"

......

說到這里,趙德剛環視眾人.

"本王與大郎第一次見面,是在華聯鋪的開業大典之上.當時,那個小子當著京中貴胄的面兒,把潘國為罵了個狗血淋頭."

潘豐臉色一紅,窘道:"老王爺,提那些舊事做甚?"

趙德剛笑道:"卻是要提的."

"因為本王當時有一種錯覺,那就是,像他這種天不怕地不怕的硬人,本王已經許多年沒有見過了.他讓我想起你們的祖上,與太祖,太宗一同橫掃六合的那批'硬人’!"

"這些年,本王一直靜靜地看著這個孩子一步步走過來."

說到這里,趙德剛頓了一下,"諸位沒發現嗎?"

"若是早十年,別說是謀劃燕云,就算是生出這個想法,有幾人會認同!?更別說,咱們已經謀劃了一半兒了!"

趙禎一怔,他不禁問自己,喃喃地說出了聲兒:

"十年前......?朕是不敢放一個孩子這麼折騰的吧?"

"哪里是敢不敢的問題?"趙德剛篤定道."剛剛那番'智不可得,攻之!’'有生之年必複燕云’的宏圖鐵志,會有嗎?!"

"想來,要是沒有唐子浩,范希文會繼續在官場沉淪!"

"本王會繼續混吃等死!"

"曹景休,潘國為還繼續做他的富家翁!"

"尹師魯可能已經變成了一捧黃土!"

"而陛下......"

"陛下也必是得過且過地支應著大宋,苟活于世!"

"誰敢去想燕云幾時歸宋!?"

"......"

不會!

真的不會!

......

趙德剛是在告訴趙禎,唐奕正潛移默化地影響著身邊的人.

時至今日,雖然他革宋的志向還未實現,但是卻把大宋君臣的心志提升到了另一個高度.

正把宋人的膽氣一點點地掙回來,把眾人的精氣神再次點燃.

至少,從前的趙禎是絕說不出剛剛那番熱血之言的.

"智不可得,攻之!"

這樣有血性的話,一甲子,一甲子也沒人說過了!

"所以......"趙德剛目光堅定道."陛下說的對,別說一個燕云,十個燕云來換唐子浩,也不能換!"

"對!"

王德用一拍大腿,"老王爺此言甚是!"

趙禎笑了,笑的無比舒心......

之前,他雖然說甯保唐奕,也不要燕云.話雖絕然,但也不是沒有掙紮的.

燕云啊?

于一位大宋皇帝來說,意味著千秋功績!

意味著,他的父親,父親的父親,父親的兄長,都無法完成的千秋功業!

可是,這個突然爆發的"老實"皇叔點醒了他,比起一城一地的得失,更重要的是那股子兵血未冷,宋志未寒的精,氣,神!

更重要的是,唐子浩還在,這股精氣神就不會丟,那就一切都有可能!

"那就這麼定了!"

趙禎猛然高喝,再沒了往日的溫良謙和,似一個嗜血猛獸,眼中血光乍現.

"且讓遼人先得意著,來日,朕以兵戈取之!"

......

眾人無不拜倒,"陛下聖明,臣等願效犬馬之勞!!"

范仲淹誠心拜下,心中與尹洙,杜衍等人一樣,澎湃萬分.

此時的大宋皇帝,已非昔日可比!

趙禎,卻是登上了一個全新的高度,同樣大宋也找回了缺失多年的血性!

一切--皆有可能!

......

只是,誰也沒注意到,趙德剛雖隨之拜倒,卻是一言未發,溝壑縱橫的老邁面龐不歡不怒,心中亦是不悲不喜.

時辰......到了!

--------

不知不覺,趙禎與幾位老臣在福甯殿中已經細談了一個時辰.

......

卯時半,漏院里已經快要炸鍋了.

按常例,這個時辰都已經該下朝了,可是,咱們那位從來不遲到的皇帝,卻在年關大朝這個接骨眼兒上,遲到了....

富弼面沉似水,與文彥博對視一眼,"怎麼還不出來?"

文彥博沉吟道:"當是快了吧......"

其實,他心里也沒底.

今早一來,他就發現有點不對勁兒.一向還算和善的大遼通政使蕭思耶冷著臉,一副距人千里的樣子,西夏賀歲使也是似笑非笑.心里有鬼的文彥博總覺得,這貨在等著看好戲.

唐介似乎有話要與他們說,但是包拯一直貼在他身邊,找不到機會.王拱辰和幾個言官也是眼神閃躲.

而包拯那頭倔驢看過來的目光好像刀子一般,似是要把他和富彥國扒光了.

安慰富弼道:"陛下與諸公當是知道了些什麼,正在謀劃,我等只得靜觀其變就是."

正說著......

"出來了!"卻是吳育叫出了聲.

果然,漏遼側門閃出幾個身影.

眾臣一看,好家伙,個個紫袍玉帶,份量都不輕.

王德用,趙德剛赫然在列,而置仕已久的范仲淹,杜衍,尹洙也都來了.

更為誇張的,是王德用的一身金甲.白發蒼蒼卻盔甲齊備,左手抓著腰間寶劍,威嚴無比!

而趙德剛......

穿的是祭服!!

只有皇族祭祀大典才穿的祭祀華服.

文彥博一怔,大朝不假,但老王爺也不用穿得這麼隆重吧?

......

可是,不容他多想,職守內侍已經出來了.

"陛下有旨,大慶殿見駕!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