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9章 皇威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臣有句話,不知當不當講......"

包括趙禎在內,所有人都是一怔.

都這個時候了,還有什麼是不能講的?

"這里並無外人,景休直言便是."

曹佾再咬了咬牙,身子壓得更低,"是陛下做出決斷的時候了!"

趙禎愣了一愣,"決斷?"

只聽曹佾繼續道:"是要燕云,還是唐子浩?還請陛下聖裁!"

眾人無不一震,"要燕云,還是唐子浩?"

既然開了頭,曹佾也沒什麼可顧忌的了.

"事到如今,情勢已然明朗.遼朝想借此事壓我皇宋一頭,好讓耶律洪基更為平穩的上位,甚至也不排除從中撈一些好處的心思."

"可是,此事甚大,不可明示.若想安然度過,除了讓大郎背下所有惡名,朝廷撇得一干二淨,再無他法!"

"不行!"王德用不等曹佾說完,就斷然否決."咱們大宋的男兒還沒死光,難道事事都讓唐大郎來堵窟窿!?"

說到此處,老將軍眼中濕潤,朝趙禎猛然抱拳,"陛下!!!"

"他剛剛成年,前途無可限量!您不能......"

"不能啊!"

趙禎急忙起身,親自上前扶起王德用."老將軍不必如此,那孩子也算是朕看著長大,怎忍心讓他......"

趙禎也說不下去了,他這個皇帝欠唐子浩的.

"臣的話還沒說完!"曹佾在二人傷懷之時,突兀插話.

"若要保下大郎,只能朝上拖延,盡量化解.而且要撤回遼朝的一切布置,斷了耶律重元的助資,做出緩和的姿態,安撫遼人."

說到這里,曹佾抬起頭,一字一頓道:"如此一來,就相當于告訴遼人,這樁事,咱們大宋認下了."

"就算他們不事後算帳,也必會有所防范,再想從頭謀劃到今日的地步,卻是千難萬難了!"

說完,給趙禎時間消化,隔了半天才道:"所以臣說,要陛下做個決斷,是要燕云?還是唐子浩?"

"......"

福甯殿中一片死寂,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.

若是朝廷不認,推給唐奕,那麼最多費些口舌,花些銀錢.唐奕在遼朝謀劃的東西,埋下的人脈都還在,照著這個路線發展,取回那塊地,並不是沒可能.

但是,這麼做,唐奕就算是徹底廢了.

私通外國,不論是在禮法,還是百姓的情感上,都是無法接受的.

可是,若是保下唐奕,那麼正如曹佾所說,收複燕云也就沒了希望.

良久,趙禎悠悠一歎,"燕云啊......"

"那是我漢家身上割下來的肉!"

"卻在夷狄手中變成了一把刀,一把懸在我大宋脖子上的飲血長刀!"

說到這里,看向眾人.

"大郎與朕說過,不取燕云則萬事難啟.大宋除了守成苟活,再無建樹!"

王德用聽到這里,以為趙禎要放棄唐奕,選擇燕云.

"那也不能......"

"老將軍!"范仲淹攔住他,淒然道."那是大郎之志."

趙禎這樣選,無可厚非,這是一個皇帝應該的選擇.即使唐奕站在這里,他自己也會這麼選,以犧牲一人,換故土歸國--值得!

趙禎笑了,"朕還沒說完,老將軍莫急......"

"燕云確實重要,若換了唐奕以外任何一人,哪怕是朕自已!"

"就換了!"

趙禎眼中精光暴射,"因為值得!"

"可是......"

話鋒一轉,"用燕云來換一個唐子浩,值嗎!?"

隨後,趙禎語氣更加堅定:

"不值!別說一十六州故土,十個燕云朕也不換!"

"廢了布置,就廢了!我趙禎猶在,唐子浩猶在!"

"智不可得,攻之!"

"朕卻不信,有唐子浩,有你們,大宋上下一心,政通民和,有生之年,拿不回那一十六州的祖宗基業!!"

"!!!!"

王德用有點晃神兒,這話......這話是趙禎說出來的?是咱們那個"和事佬"說出來的?

猛的抱拳,再次拜倒.

"有陛下這句,老臣願再苟活二十載,戎裝再起,助我皇宋,達成所願!"

范仲淹,杜衍,尹洙,曹佾,潘豐,無不激動難明,齊齊拜倒.

"臣等願效死力!"

......

殿上諸人唯一人沒動,一瞬不瞬地看著趙禎.

"好!!!"

趙德剛高喝一聲,響徹福甯殿.

老王爺笑了,笑得無比欣慰.

"此情此景,老臣卻是有一甲子不曾見過了!"

趙禎愣道:"皇叔你......"

趙德剛笑道:"大郎的事且先放一放,今日老臣卻有幾句心里話,與陛下說說."

"皇叔請講!"

趙德剛眼神一陣恍惚.

"臣今年八十有四,垂暮老矣.當年父皇崩世之時,也還只是個五歲孩童."

眾人一怔,不知道趙德剛怎麼說起太祖來了.要知道太祖之死,到現在也是老趙家的禁忌.

趙德剛卻仿佛沒看見大家的表情,仍然自顧自的說著.

"那時,老臣尚且年幼,對當年的人和事印象也是模糊不清.以後再想起,也就只剩下一個概念了."

趙禎問道:"什麼概念?"

"精,氣,神!"

趙德剛一字一頓道:"當年,不論是父皇,還是太宗皇帝,亦或是滿朝文武,那股子朝氣,是現在沒法比的!"

"雖然內蕃未平,外敵不息,百姓生活也遠沒今日富足.但是,從上到下臉上都掛滿著希望,掛滿著沖勁兒,用唐大郎的一句糙話就是'老子天下第一’!"

聽到此處,王德用被其感染,他比趙德剛小不了幾歲,也是滿臉追憶.

"是啊......"

"那時,我們的父輩猶在!潘美,曹彬,楊無敵,石守信,我大宋戰將云集,名臣無數,在太祖,太宗的帶領下,南征北戰,橫掃六合,何等豪邁,何等傲然!"

趙德剛接道:"老臣還記得雍熙年間,太宗皇帝高臨開封城頭,與北伐將士送行.那股揮師百萬,劍指天下的氣魄,那股複我河山,鐵血長空的膽氣,卻是在先皇與陛下身上再也沒見到過了."

"因為,陛下與先皇......真的是太軟弱了......"

".....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