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8章 山雨欲來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這兩尊神到底要干嘛?

.....

富弼也看到了二人,思慮一番,還是走了過去.

向兩位老人家一拱手,"二位年事已高,怎可連日站朝?還是回府靜侯,這里有我與寬夫擋著,等真不可控,再勞煩二位不遲."

王德用掃了眼富弼,看都不眼看他,"老夫還行,沒老!"

富弼鬧了個紅臉兒,心說,您老跟我叫什麼勁?咱們是一頭兒的.

而趙德剛則是不著痕跡地輕笑一下.

看來,官家也是怕事情有失,把大郎的全部計劃與富彥國,文寬夫都說了.一旦兩個老家伙壓不住場子,好讓他們從旁策應.

緩聲對富弼道:"彥國,且回去吧,不到萬不得已之時,你們不要參與."

富弼一頓,他當然知道,他們若跳出來,是下下之策,而且官家也知道這一點.但是,又有什麼辦法?這回無論如何也不能讓唐子浩再背這個鍋了.

"可是......"

"沒什麼可是!"王德用不容有疑."你們幾個後生早就和大郎綁在了一塊兒,出來只會添亂!"

文,富和唐奕什麼關系,朝里誰人不知?他們出來幫腔,只會讓局勢越來越亂.

"那,那就拜托王老將軍,拜托王爺了......"富弼重重點頭.想了想,又加了一句,"千萬保重身體!"

......

富弼一走,趙德剛看向王德用,"且不說他們,你的身份也是尷尬,能少說話,就少說話."

"無妨!"王德用不以為意."這點自信老夫還是有的!某就不信,誰還敢說我與大郎串通賣國不成?"

趙德剛無語,是沒人能說你這幾朝元老什麼.可問題是你,兒子還在大遼任通政武官,孫子又是殿前司都指揮使,怎麼也得為他們想想吧?

......

趙德剛緩聲道:"總之,若有變故,我出頭陣!!"

王德用沒接,上下打量了幾眼趙德剛.

這位王爺小心謹慎了一輩子,怎麼這次卻要搶著出頭了?

無意間看見趙德剛大袖兜口被什麼硬物支起來一塊兒,"你這揣的什麼啊?"

趙德剛無聲地整理好袖口,平靜地一笑,"沒什麼......"

--------

正好,職守的內侍大監出來傳朝了,王德用和趙德剛就這麼開始了每天照常上朝.

依舊是那副不請奏,不參議的作派.就往殿上一站,誰也不敢忽視他二人的存在.

可是,一連七天,朝堂上卻是一點動靜都沒有,好像根本就沒有過這麼回事兒一樣.

"老師,您勸勸那兩個老頭兒,這麼長時間都沒事兒,想來是過去了,讓他們回來吧."

這段時間,人人都繃緊著一根弦,可唯獨唐奕這個當事人卻是最輕松的.在老師的看管下,依舊照常上課,照常出操過日子.

可是,那兩位連著上了七八天的朝,唐奕實在有點于心不忍,找到機會就想讓老師把他們勸回來.

但是,范仲淹哪里肯聽他的?越是平靜,越是可怕.

"安心讀你的書,余事莫問!"

好吧,又把唐奕頂了回來.

這時,范仲淹望著窗外的白雪,悠然道:"明日即是小年,年前最後一次大朝了吧?"

唐奕心里咯噔一下,老師的意思是......明天會出事兒?

......

第二天.

唐奕照常早起,先來給老師請安,卻是沒見到人.

甄姨說范師父,杜師父,尹師父,半夜就起來,駕舟進京了.

唐奕一怔,都去了!?

都去了,而且正如范仲淹所料,出事兒了!

......

--------

年關在即,小年這天是最後一次上朝,也是年前最大的一次朝會.不但常朝的各司主官要列班,正五品以上的京屬官員皆要上大慶殿朝拜.

連各國來賀歲的使團亦上上殿覲見.

遼朝駐宋的通政使更要代表各國使官,向趙禎覲年表,也就是辭舊賀詞.

漏院之中,百官待朝,更有奇服加身的異國使節也一並在內侍的侍奉下,等著見大宋皇帝.

可是,唯獨少了兩人--

王德用,趙德剛!

"那兩位今天怎麼沒來?"

兩尊大神陪著大伙兒站了好幾天,突然沒來,還有點不適應,有人已經開始小聲議論了.

有消息靈通的道:"沒來?早來了!"

"先一步去了福甯殿......"

又有人道:"我還聽說,范公,杜公,還有尹師魯,不到寅時就進了城.守城禁軍破例提前開的城門,這會兒當是與王老將軍,南平郡王一起見了陛下."

邊上幾個朝官聞言,無不羨慕地直撇嘴,"陛下還是不忘舊情啊,這班老臣退了下去,卻榮寵更盛了!"

--------

福甯殿中.

王德用,趙德剛,范仲淹,杜衍,尹洙一個不少地列于下首.

甚至連朝官們不知道的,曹佾,潘豐亦在此列.

眾人默不作聲地看著正位的趙禎.

"可否確定?"

趙禎問話,曹佾急忙上前一步,"回陛下,十之八九!"

潘豐接道:"可靠消息,北朝的辭舊年表三日前就到了.可是昨日,快馬飛驛又來了公文禦令,直投蕭思耶的手里,應該就是針對那件事無疑了!"

王德用則是冷著聲音道:"昨天晚間,北朝使館的人先後去了賈昌朝,包拯,唐介,王拱辰,還有另外幾個言官的府上."

除了一個賈子明是宰相,剩下的都是大宋的言官,諫臣.去干什麼,不用想也知道了.

......

趙禎聽得臉色越來越難看,終于來了嗎?

范仲淹道:"遼人怕是沉不住氣,想要撕破面皮了."

趙禎抓起案上的鎮紙,想扔出去,卻又忍住了,握著鎮紙的指節發白.

"公然勾連我朝諫臣,好生霸氣!"

范仲淹道:"此事咱們有愧,遼人自是無所顧忌.再說,遼人也清楚,咱們怕把事情放上台面,更添膽氣."

曹佾一歎,看了看左右的諸位老臣,咬了咬牙,終還是忍不住,再上一步,拱手長揖.

"臣有一句話,不知當講不當講?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