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6章 圖什麼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誰特麼活擰了!?"唐奕一下就炸了.

真是不怕神一樣的對手,就怕豬一樣的隊友!

大宋朝這是怎麼了?那些做臣子的難道不知道,什麼事可以拿出來利用,什麼事兒是關乎國本,絕不能觸碰嗎!?

他第一反應就是,汝南王府的余孽,又或是西北那家.

和耶律重元這次密交,最讓他提心吊膽的就是事情萬一敗露,讓耶律宗真父子知道此事.那他處心積慮謀劃了這麼多年,可就全都白費了.

耶律洪基什麼都不用做,只要按兵不動,不與耶律重元起正面沖突,唐奕就無從下手.

什麼百萬銀錢?什麼宋遼那條水泥路?全他媽是白送.

可再一細想......

不對!!

除了當初陪他去白坂道的宋楷等人,就只有吳育知道此事.就算那幫尸位素餐的蠢貨想泄密,他們也得先知道才行啊?

宋楷他們隨然"二"了點兒,但是,事情的輕重緩急還是知道的,絕不會拿這件事開玩笑.

吳育......

也不可能.

那到底是怎麼傳出來的呢?

唐奕凝重地看向曹佾,"不會是你和潘國為喝多了,說漏了嘴吧?"

除了宋楷他們和吳育,就只剩下曹佾和潘豐知道此事了.

曹佾眼睛一立,"說特麼什麼呢!?"曹國舅直接就急了.

"這是關乎大郎聲譽的要命大事,我等怎會那麼不小心!?"

唐這急忙安撫,"你別急,我就問問."

曹佾張嘴先關心的是唐奕的名聲,卻不是什麼別的利害,足見對唐奕的關心.他又怎會不慎重呢?

"難道是大遼那邊出了問題?"唐奕喃喃自語.

也不像,薇其格與蕭家都算是可靠,沒有出賣他的理由.

......

想不出,唐奕索性也就先放下.現在不是追查誰泄密,而是處理後續的爛攤子.

"目前情形如何!?耶律重元那邊可還沉得住氣?"他怕那老貨一旦事情敗露就慫了.

曹佾一甩手,無語道:"現在還管什麼重不重元?你先顧好你自己吧!"

說著,神情忍不住又凝重了幾分.

"除了少數幾人,這事兒沒人知道.傳出去,你這可就是私通賣國的大惡之名,解釋都解釋不清!"

一個宋人資助大遼的守邊重臣,這特麼要是傳出去,誰能圓得過來?

弄不好,比當初謀反那事兒還嚴重.

對!!謀反!!!唐奕那個謀反的事兒才剛過去,又來這麼一出,那可真是雪上加霜了!

"你還是想想怎麼過自己這關,一個不好,可就萬劫不複了!"

唐奕眼神堅毅,無所謂地搖頭,"能把老子怎樣?砍了我!?"

"最多打打嘴炮,又特麼不掉塊肉.現在首要問題是盡快彌補,不能讓這麼多年的謀劃付之東流."

曹佾心口一陣發緊,他替唐奕難受.

你圖什麼啊?

這些年掙下的錢都添了朝廷這個窟窿,最後,惹了一身的臊,連他-媽個好名聲都沒落下.

而出事兒了,他的第一反應還不是牽連最大的自己,還是漢家天下.

再無私也要有個底線,這樣下去,早晚不是累死,就是屈死.

"還他-媽愣著干什麼?"曹佾悶頭不語,唐奕卻是不干了."趕緊給劉韜去信,把大定咱們的人都撤回來.生意扔給遼人,不要了,人不能出事兒!"

想了想,又補充道:"把幽州的人也扯回來,耶律重元那軟蛋,保不准就把咱們賣了."

曹佾不樂意道:"這個時候,還特麼有心顧這些,你這心可真夠大的!"

"廢特麼什麼話,趕緊去!"

"放心!"曹佾不情願道."耶律宗真父子比你還怕,專門派使去幽州安撫耶律重元去了,且又給耶律重元升了官.正是最關鍵的時候,他們可比你更不願意出事兒!"

"嗯?"唐奕一怔,沒想到是這麼個情況.

可是稍一緩神,他猛的想到一個問題,瞳孔逐漸放大,面目也越來越猙獰.

"****你大爺!耶,律,重,元!!"

曹佾有點懵,"好好的,你罵他做......"

話說一半,曹佾也愣住了.

"你,你是說,這消息是耶律重元自己漏出去的?"

唐奕咬牙切齒,"除了他,還能有誰!?"

剛還說這貨夠慫,可是現在看來,這孫子比唐奕想像中的,還特麼的慫不知道多少倍!!

還沒等別人告密,他自己先跟遼帝去賣好了.

曹佾不解道:"可是,這對他有什麼好處?只是他怕了?"

"那倒不至于."唐奕篤定道."那老狐狸就是'當****還想立牌坊嗎’?"

"啥意思?"

"就是有心反,卻沒那個賊膽,還幻想著靠使手段奪得皇位!"

耶律重元打得一手好算盤,耶律宗真病重不起,今年的冬獵都沒能去成,眼見就要不活.

這最要命的時候,遼人也是力求穩定,所以,他把唐奕助資的事情說了出去.一方面,威懾那對父子,讓他們掂量掂量;另一方面,也是告訴大遼群臣,我耶律重元不是沒有能力得到那個位子.

至于唐奕在這件情當中受到多大的沖擊,耶律重元根本就不會考慮.殺子仇人,不盼他明天就讓雷劈死就不錯了.

可惜,耶律重元太天真了.

那對父子走到今天這一步,就差最後的一哆嗦,又怎麼可能因為你一點小小威脅就乖乖讓出皇位呢?

"這個殺千刀的王八蛋!!!"曹佾恨不得活撕了耶律重元.

唐奕反倒安定了下來.

"若是如此,反而沒什麼大不了的.經此一次,耶律重元也應該死心了吧?"

"你還是先管管你自己吧!"

唐奕苦笑,"我?"

"反正已經是臭了,還在乎這點嗎!?"

曹佾無奈的一歎,"哪有你想的那麼簡單......"

------

唐奕當然不會想的那麼簡單,他也只是讓曹佾安心罷了.

送走曹佾,唐奕沒去吃早飯,而是邁著沉重的步子去到范仲淹的院子.

可是沒想到,不光范師父在,杜師父,尹師父,孫師父,就連王德用和趙德剛兩位老壽星也在.幾個老頭兒正圍坐一桌,用著早餐.

"有事兒?"一見弟子一大早就來了,范仲淹出聲問道.

人太多,唐奕不想說這些爛眼睛的破事兒.

給幾位老人家行了禮.

"沒事兒,就是來給您請個早安.不打擾幾位長輩用餐,小子就先回去了."

"回來!"

出聲的是王德用,待唐奕回頭,就見王老將軍一臉玩味地看著他.

"怎麼?還不能讓我們聽?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