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5章 誰活擰了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來了......"

這一聲提醒,不光是三個斗嘴為樂的姐兒,長街之上也為之一肅,除了吱嘎吱嘎的推窗之聲,再沒了別的聲息.

掃街老漢又是忍不住的搖頭.

名花多慕柳,花王問桃居.

如今七公已經仙去蓬萊,桃花庵也非往日的桃花庵了.但是,妖嬈大宋又怎麼會少得了風流雅趣?

從前只"慕柳"的紅粉客,現在又開始偏愛觀瀾的儒生們了.

寂靜街市,除了一位掃街老人,還有懸在半空的一顆顆歌妓春心,再沒了動靜.

漸漸的,從望河坡那邊,隱隱傳來整齊奔跑的踏雪步子聲.

一雙雙大腳砸在雪地里,發出砰砰的聲響,宛若少女的心跳.

步子由遠而近,終于在街角露出真容,不是觀瀾書院出早操的儒生們,又是誰?

只見百多人,五人一排,隊列整齊,又不失速度地向著碼頭急奔.

雖是寒冬,但是活動開了身子,哪還怕冷?外面的罩袍早就不知道哪兒去了,一個個索性赤著上身,只穿一條秋褲,無人說話,卻有一種無聲的朝氣,夾著熱浪撲面而來.

"來了,來了!"

沿著街市兩邊,青樓花館的閣窗齊刷刷地敞著,探出一個個俏麗的面容,見儒生們出現,更是激動得叫出了聲.

"噓,小聲些!驚動了他們,卻是不美......"

有姐兒心疼道:"穿這麼少,不冷嗎?"

旁邊之人聞聲嫵媚一笑,"穿的少還不好?姐姐是巴不得不穿呢吧?"

那姐兒也不害臊,接笑道:"不穿當是要得,這身子骨兒,穿了反倒是累贅呢."

"可不,許這大宋朝,只回山能見到這般能文能武的書生了呢!"

夏天送走七公,京城的歌伎舞妓感念七公,自發留在回山與他老人家守陵三月.

可是,哪成想,柳七公是走了,可他的那些弟子卻是一點不差.原本以為開封的才子墨客皆在城里,現在才知道,和觀瀾的後生一比,城里的都是渣渣.

而且,大宋的**們愛才子,寵才子真是不假,甚至到了可以愛他們的一切,包括那股子弱不禁風,手無縛雞之力的陰柔.但是,女人嘛,誰不想有一個結實的肩膀,一個強壯的男人為依靠?

觀瀾的儒生,即有文采,又有見識,還不失男人的豪邁,雄壯,簡直就是女人心中的完美情人.

姐兒們怎能不愛?

所以,七公三月孝期一過,本應回城的姐兒們,好多卻是不走了.反正回山的繁華堪比馬行街,又有才子為伴,回去做甚?

每日清晨,如花癡般看著觀瀾儒生晨操而過.這是她們的保留節目,只要儒生們風雨無阻,各色粉黛也必是風雨無阻.

------

姐兒們刻意小聲,卻也沒小到哪兒去,多多少少被儒生們聽了去.

王韶不著痕跡地抬頭望了一眼,熱切地小聲對曾布道:"今晚就這家,端是奔放!"

曾布瞪了他一眼,"滾蛋!"

"要來你自己來,再不專心用功,就真讓唐瘋子給超了.到時,看你還有什麼臉面出來吃花酒?"

王韶一怔,"不能吧?哪有那麼快!?"

"不能?"曾布下意識地瞟了一眼隊前的唐奕."這次旬考,那瘋子已經拿到乙等了!"

"真的假的!?"王韶有些不淡定了.

這次旬考的成績雖然還沒公布,但是他和曾布上次也都是乙等,這次想來也差不太多.畢竟牲口太多,想拿個甲等比特麼上天還費勁.

"也就是說......那瘋子和咱們已經是一個水平了?"

曾布扁嘴,不想認,但也不得不認.

"就算有差距,也只在微末之間了!"

"日!"王韶怒罵一聲.哪里還有心思想什麼吃花酒,這要是讓唐奕給超了,那可就真沒臉見人了.

"特麼這孫子不但做事兒瘋,讀起書來怎麼也這麼瘋?"

......

瘋?這才哪兒到哪兒?

其實,唐奕論才智,思辨比王韶他們要強很多,文章,詩賦和范仲淹,尹洙他們混了這麼多年,熏也熏出一手好文采了,只是,基礎和背頌方面弱些.但只要他肯下工夫,最後花落誰家,還真不一定呢.

這幾個月,唐奕是大小事務一概不問,一心向學.趙禎也知道唐奕這段時間最該干什麼,能不煩他的事兒絕不去找他.

是以,唐奕進步確實十分明顯,雖然還達不到曾鞏,蘇軾那種水平,但是應付一個旬考,還是不難的.

......

從書院沖到碼頭,再從碼頭沖回來,一幫大小伙子個個身上白霧蒸騰,看得豔姐兒們心中一蕩一蕩的.

回到書院,散了隊,王韶悶頭往回走,蘇小軾過來,一拍他的肩膀,"聽說,子純晚上要出去?"

"干嘛?"

"一起,一起!"

"滾!"王韶罵道."忘了?老子起過誓,再和你一起吃花酒,這輩子考不上進士!"

蘇軾一苦,"干嘛呀?放心,這回再不搶兄弟們風頭!"

章惇正好從身邊經過,"信你才有鬼!!"

......

好吧,蘇小軾被孤立了.

只怪這孩子實在太"妖",本來,吃花酒是個挺高興的事兒,可回回都讓蘇子瞻搶了風頭,大伙兒怎能樂意?

現在,書院里半夜跑出去風流的倒是不少,可是,絕沒人願意去給這倒黴孩子做綠葉.

唐奕一邊搖頭輕笑,一邊小跑著往自己的小樓走.

蘇仙啊,這才特麼十八,就有點攔不住的架勢了......

跑到小樓院前,就見蕭巧哥手里捧著棉袍已經等在那里了.

見他跑過來,急忙又迎出來幾步,把袍子給他披上.

"跑步就跑步,穿的這麼少,著了涼可如何是好?"

唐奕嘿嘿一笑,"就咱這體格,光一天也凍不著!"

蕭巧哥一嘟嘴,"臭美......"

推著唐奕正要往屋里走,卻聞身後有人叫唐奕.

"大郎."

回頭一看,是曹佾.唐奕眉頭微皺,"不是讓你少來嗎?"

曹佾不以為意,拉上他就往小樓里進.

"出事兒了!"

......

唐奕一怔,"出事自己想招去,我不管!"

"大事!"

唐奕頓了一下,不再說笑.曹佾一大早就親自跑來,肯定是出了他解決不了的事情.

"什麼大事?"

曹佾凝重道:"有人把你給耶律重元助資的事情泄露了出去!"

騰的一聲,唐奕躥了起來,張嘴就罵:

"誰******活擰了!?"

......

--------

不舒服,今天只有兩章了,明天吧.

求票,求打賞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