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4章 冬晨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想起一年前的慘狀,一屋子儒生無不一哆嗦.

心懷忐忑地出屋,更是心直往下沉.因為,那個殺千刀的瘋子,赫然在列.

"完了,完了!"王韶小聲嘀咕."咱們可是好久沒沖過碼頭了......"

今天又不知道要多少趟了?

只不過,等大伙兒小心站好,准備迎接地獄的降臨,卻發現好像有點不對勁兒:唐瘋子居然不是站在隊外,而是站在了隊末!!

章惇小聲嘀咕:"他要干麻?和咱們一道出操?"

王韶道:"不知道,可別又憋著什麼壞."

......

"你們特麼嘀咕什麼?"曹滿江一聲暴喝,跟當兵的時候訓戒手下沒什麼區別.

章惇一縮脖子,心說,壞了,讓唐瘋子抓住毛病了.

可是,預想之中的懲罰卻遲遲不來,唐奕就好像什麼都沒聽見一般,默默站在隊尾.

一直到早操出過,也不見唐奕發飚,讓眾人一時摸不著頭腦.

待吃過早飯,照常去上課,發現唐瘋子又出現了.依然老老實實地往後排一坐,手里還捧著一會兒尹師父要講的課業溫習.

章惇還是不放心,提醒大伙兒,"都老實點啊!肯定是假象,說不得就是憋大招呢!"

眾人深以為意,一節課上得是提心吊膽.

可是,唐瘋子好像真的是來聽課的,這一節大課聽得比誰都認真,課上還回答了尹師父的提問.

下課之後,蘇小軾看著唐奕默默離去的背影,呆呆道:"他不會真是要刻苦讀書......爭狀元吧?"

......

刻苦?

還真算不上,比起唐奕之前操過的心,天天忙著的事,講堂聽課,閑時背書,簡直就跟度假一樣.

再說,牛已經吹出去了,且現今又沒什麼需要操心的事情,拋開所有瑣事,唐奕還真要爭一爭這個狀元!!

不得不說,唐奕的自治能力還是很強的,角色轉變也是說換就換.從儼然是大宋的布衣權臣,觀瀾小教諭,只是幾天工夫,就作回了范仲淹的弟子,書院的儒生.

每天與宋楷,蘇軾等人同吃,同課,同出操,真的是一點外面的事兒都不管了.

至于楊懷玉托付給他的,那個戰馬的鬧劇,唐奕只一句話就給解決了.

他讓曹佾給文扒皮,石進武等爭馬的人帶了句話,那些馬是他出的錢,讓他們看著辦吧.

于是,石進武先縮了.

為什麼?因為他怕唐奕,他心虛.

......

很多人忽略了一個細節.就是當年黑子保護董惜琴遇刺,汝南王府動用的是禁軍的人.

而到底是哪一系?是誰與汝南府一家有勾連?唐奕與趙禎卻是極為默契地沒有再追查.

將門之中,除了潘,曹,王,楊幾家都是觀瀾一系,只剩柳,石兩家.柳家主要在河東,唯石家在禁軍之中根系強大.

那你說,誰的嫌疑最大?

趙禎不往下查,他是怕查下去抖出來太多,與穩定無益.再說,將門大半在觀瀾,若是把石家放倒,更是有悖大宋制衡之本.

而唐奕也深知道趙禎需要平衡,比需要真相更重要.且既然抓到了罪首是汝南王府和張俊臣,也沒必要再抓著禁軍不放.

可是,事情過去了是過去了,但不代表大伙兒都忘了......趙禎記著,唐奕記著,石家,當然更得記著!

如今,汝南王一系伏蟄不動,石進武更是心里沒底,哪還敢來和唐奕找麻煩?

所以一說這馬是唐奕出的錢,等于明告訴他們:要馬可以,去找唐瘋子.

石進武敢來嗎?

......

當然,也有敢來的,文扒皮才不管那些.

只不過,他來了也是白來,連唐奕的人都沒見著.到了觀瀾,接待他的,是自己的恩師孫複.

于是,文相公很無辜地讓孫老頭指著鼻子一頓臭罵:

"大郎志在頭籌,誰敢來給他生事,老夫就與他沒完!誰敢來擾他進學,老夫就跟他拼命!"

于是,文相公灰溜溜地又回去了......

......

可是,大宋實在是太缺馬了,八千戰馬要是都給了楊懷玉,肯定是要招人恨的.

最後,這事兒還是趙禎出來和稀泥,從入京的戰馬之中撥調三千匹,與殿前司分配.給了文扒皮五百,剩下的,讓王守忠和石進勇自己扯皮去了.

閻王營剩下了五千戰馬,于是趙禎准其再增員兩千,加上原來的三千兵勇,正更好五千之數.

一廂擴一軍!

......

秋去冬來,轉眼就是年關.

今年的汴京之冬,似乎比往年又冷了幾分.十月中就落了雪,卻是不像往年,下完就化.年關前後,中原大地已經是白雪皚皚,回山更是被盈雪掩蓋,一片銀裝素裹.

清晨.

回山街市雖剛從徹夜的歡宴,歌樂之中沉寂了沒多久,倒有幾分蕭瑟.

昨夜新雪,除了幾個掃街的官仆在街上清理積雪,再沒什麼人影兒.街邊的雜鋪食店,青樓,戲館,更是排門緊閉,無一開業.

它們才剛關了沒多久,不到中午哪會開門?

吱嘎......

一聲木軸轉動的聲響,打破了清早的沉靜.

掃街仆役抬頭看了一眼,原來是一家青樓花館的二樓,小姐兒們正推開繡房閣窗,眼巴巴地往街上看著.

......

按說,這個時辰,這些粉頭豔姐應當是剛剛睡下,卻在這大冷天開窗做甚?

可偏偏掃街的一副見怪不怪的樣子,只是看了一眼,就搖頭輕笑著繼續掃著積雪.

......

吱嘎......

又是一聲閣窗洞開的聲音.

然後,又是幾個裝扮齊整的小娘子,探出頭來.

"來了嗎?"姐兒們柔柔軟軟的動靜在熟睡的回山街市響起,婉轉,好聽.

有人出聲,卻是一定有人搭話.街對面的花樓之中也探出一個豔麗的面龐,嘴上卻盡是調笑之意."呦~!小浪蹄子!瞅把你急的.怎地?香榻才空了沒一會兒,就又想男人了?"

這話說的露骨,被揶揄的小娘子卻是一點兒都不以為意,媚態橫生地一挑彎眉:

"大冷天也凍不住你葉香奴一張利嘴.怎地?姐姐不好生歇著,起了大早卻是為何?"

被叫作葉香奴的姐兒淺淺一笑,用香帕掩了半張臉,"明知故問......"

不想,她旁邊的花館子也傳來動靜,"大早上就吵個不停,端是恬燥.若讓公子們聽了去,看你們兩個還如何裝得下去?"

"來了!"

卻是不等她說完,已有小娘忍不住興奮叫出了聲.

三人再無心斗嘴,瞬間面帶桃紅,不約而同地轉頭朝書院的方向望去.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