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3章 離發瘋不遠了?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早上說的話,這才多大一會兒就傳到趙禎耳朵里來了.

哪個嚼舌頭的,生兒子沒......好吧,歐陽修躺槍.

他不知道,昨天歐陽修在回山客講,知今天給柳七公立碑,就住了一晚沒回京,今早正好在北屏上聽到唐奕與一眾儒生的胡鬧.

禮成他就回京了,正好趙禎有事召見,閑聊的時候說到了這個梗,真不是有意嚼唐奕的舌頭.

......

"聽說你要考狀元?"

趙禎這話可怎麼答?別人問,唐奕還能吹吹牛,或者起誓發願地賭氣一番.他問......

唐奕要說"是",那可就算是定死了,改不了了.

李秉臣見官家一問,把唐子浩問住了,抿嘴圓場.

"陛下還別說,以咱們大郎的本事和見識,拿個狀元卻是說得過去的."

"哈哈!"這時的趙禎早沒了皇帝的樣子,一副長者作派."他拿狀元?你讓他背個《孝經》來聽聽."

《孝經》這個梗,趙禎也知道......

唐奕苦道:"都已經很丟人了,您就別落井下石了."

趙禎笑得更是開心.從見面,唐奕就一口一個草民,甚是恭敬,聽得他這個別扭,生怕這孩子疏離了.現在倒是正常了.

"丟人?"趙禎不打算放過他."賭都打了,要是考不上,那時候才是真丟人呢!"

......

好吧,趙禎與范仲淹一樣,開始用激將法了.

他可是盼著唐奕入朝,盼得眼都快瞎了.

以趙禎的意思,還考什麼試?直接恩蔭入朝就是了.

科舉雖是正途,但恩蔭官也不是沒有身居高位的例子,那個夏竦也是恩蔭入仕,後補的進士,張堯佐亦是如此.

可是,偏偏不行!

大宋講究的是一個平衡,禮度.趙禎不得不顧忌各方的意見,別人倒還沒什麼,偏偏就唐奕不行.

別忘了,他頭上還有個"謀反"的屎盆子呢?

雖說是構陷,但是,有這一層,那些所謂的清流必然會跳出來.就算是唐奕正經考上來,也都不一定一帆風順,何況是蔭補?

所以,趙禎不得不再等兩年,而且激著唐奕考個狀元出來.哪怕就是三甲,到時也能讓諸臣閉嘴了吧?

......

可是......狀元?

怎麼考啊?

回到回山,在碼頭正碰見張晉文和曹佾.

曹佾眼前一亮,"正找你呢!聽說你入宮了?"

"別找我!"唐奕鼻子不是鼻子臉不臉.

二人一怔,這是怎地了?又發什麼瘋?

不過,太知道唐奕的脾氣,這時候不能招他.一聲不吭地跟在唐奕身後,一直跟到小樓.

進屋之前,唐奕擰著眉頭回身,"你們跟著我干嘛?"

曹佾道:"氣消了?那說正事兒!"

"說什麼正事!?"唐奕嚷道."耽誤了老子課業,算你的算我的?考不上狀元,算你的算我的!?"

曹佾被他頂得面紅耳赤,心說,哪惹來的氣性,跟我撒什麼啊!?

不想,唐奕又補了一句,"從今天開始,大小事務自己做主.沒我唐奕,你們還掙不來養家錢了是怎地?"

"你......你啥意思?"

唐奕進屋,反身關門.樓門關上之前,只聽他鄭重其事地道:"意思就是,老子要閉關苦讀,你們屁事兒太多,離我遠點!!"

咣,門板拍在一處,發出一聲悶響.

隨即,就聽里面,唐奕聲嘶力竭地吼道:"巧哥!!!拿《孝經》來!"

......

張晉文愣愣地看了半天,轉頭對曹佾道:"他啥意思?當起甩手掌櫃了?"

曹國舅深以為意,沉重點頭,"大郎這回好像認真了......"

"噗......"

張晉文噴了,"認真?他不會真要考狀元吧?"

咣!

樓門猛的又開了.

唐奕沖出來,指著張晉文的鼻子大罵:

"誰要考狀元!?誰要考狀元!?我考你大爺的狀元!"

"再特麼提'狀元’二字,老子把你這些年嫖過的姐兒刻塊碑,立在碼頭上!"

咣!

樓門又關了......

--------

唐奕真要考狀元.

正如他在北屏山上,在柳七公墳前所想,特麼都是兩肩膀扛一個腦袋,誰怕誰啊!?

第二天一早,賤純禮迷迷糊糊地起床;迷迷糊糊地先去給父親大人請安;迷迷糊糊地路過唐家小樓;迷迷糊糊地聽見從院里傳出郎朗讀書之聲......

子曰:"先王有至德要道,以順天下,民用和睦,上下無怨.汝知之乎?"

......

子曰:"夫孝,德之本也,教之所由生也.複坐,吾語汝."

"身體發膚,受之父母,不敢毀傷,孝之始也.立身行道,揚名于後世,以顯父母,孝之終也.夫孝,始于事親,中于事君,終于立身.《大雅》云:'無念爾祖,聿修厥德.’"

賤純禮掏了掏耳朵,這動靜好熟,怎麼聽著像唐大郎?

好奇地進院一觀.

這一看不要緊,真特麼是唐奕!

正捧著本《孝經》,搖頭晃腦地背頌......

"特麼見鬼了!"

賤純禮偷偷地又撤了出去.

回到大宿舍.

"我特麼看到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."

曾鞏知道他喜歡一驚一乍,沒當回事兒地問:"看見什麼了?"

"唐大郎起早溫書......"

呵......

呵呵......

一屋子正在整理內務和洗漱的同窗無不干笑.

王韶道:"那還真挺不可思議的."

然後就沒了下文.

"真的!!"

賤純禮一看大伙的表情,就知道沒人相信.忍不住大叫:"沒開玩笑!"

蘇小軾裝模作樣地捅了捅晏幾道:"來觀瀾幾年了?"

"三年多."

"見過小唐教諭早起看書嗎?"

"沒有!"

又看向宋楷,"你呢,來幾年了?"

"七年!!"

"見過小唐教諭早起看書嗎?"

"沒有!"

"所以嘛!"蘇小軾,賤賤地朝范純禮一推手,"假的!"

"你個倒黴孩子,比老子還賤!"范純禮照著蘇軾的腦袋就是一下子.

"輕點,打傻了!"蘇軾白了他一眼."要考狀元的."

范純禮不搭理他,對眾人嚷道:"反正我說的是真的,信不信由你們!"

曾鞏道:"就算他看書,又能怎樣?可真能考狀元不成?"

宋楷則不然,停下手中動作.

賤純禮是他兄弟,他想什麼,宋楷怎麼可能不知道?

有些沉重地道:"老三不是這個意思."

"那是什麼意思?"

宋楷環視眾人,"唐瘋子要是不正常了......"

王韶一個激靈,終于反應過來,接道:"那離發瘋也就不遠了."

章惇也終于轉喜為悲,"不會把火氣又撒在咱們身上吧?"

屋里的人無不打了個寒顫!!!

這時,

獨臂閻王的出操哨子,響了起來......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