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2章 心疼錢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福康一走,沒多一會兒,唐奕就見趙禎緩著步子進了後苑,滿面笑容地直奔渴歌亭而來.

唐奕一陣無語,咱們這位皇帝,當真是比鄰家大叔還像鄰家大叔,想嫁個女兒都得繞上幾繞.

"參見陛下!"

"免禮,免禮!"趙禎樂呵呵地虛扶一計.

"都說塞上風沙似刀,看來真的不假."指著唐奕,轉頭與李秉臣說笑."好好一個俊後生,生生刮掉了一層皮."

唐奕嘿嘿直樂,不敢搭話.

趙禎見他笑了,也是心下安穩,"你柳師父的事都安頓妥當了?"

唐奕點頭,"今日立了碑,算是一切皆安了."

越禎點頭,"柳卿離世,朕要下旨追封,可是柳涚不受.說是其父臨終前有托付,官至于此足矣,不願再進半步."

唐奕道:"柳師父是怕給陛下添麻煩."

趙禎斜了他一眼,"給朕添什麼麻煩?我看,柳卿是怕給你添麻煩吧?"

唐奕不接,事實確是如此.七公的官是唐奕生生給他要來的,老人心里清楚,滿朝文武更清楚.

趙禎為了唐奕不吝嗇再加追賞,足見對唐奕的寵愛.但老人卻不能受,受了,就是給弟子招恨.

"不說這些."趙禎擺手,四下觀瞧."咦,怎不見福康?他母親說她也在後苑賞秋,朕還說多日不見,要好好看看這孩子呢!"

唐奕暗暗翻了個白眼兒.

(拙劣,睜眼說瞎話!福康要是不走,你能來?)

趙禎可不管那個,繼續道:"今春去回山行在,你不在,皇後與一眾妃顰卻是好生念叨."

(說重點!)

果然,重點來了.

"特別是福康這丫頭......"

(暈,您老不累嗎?)

趙禎可謂是用心良苦,可是唐奕卻一點不領這個情.

正是因為趙禎的這份苦心,讓唐奕是接也不是,拒也不是.而且,弄得他家里那兩個不知道怎麼處理呢!

可心里吐槽是一回事,嘴上卻是另一套說辭,"草民從西域帶回了一些特產,有西域涼瓜,還是大食瓜等等,已經派人送到了內侍省."

"估計走個過場,晚間陛下和幾位娘娘就能品償得到了."

趙禎點頭,"有心了."

說到這里,閑話也差不多了,給李大官使了個眼色,李秉臣立馬讓一眾宮人退下,亭子周圍只剩唐奕,趙禎,李秉臣三人.

"你這一路的事情,吳愛卿知道的,都與朕說過了."

本要問唐奕獨入西域的過程,這是吳育不知道的.可是說到這兒,趙禎還是忍不住加問了一句,"真要給耶律重元助資?"

看來,趙禎是心疼錢了.

唐奕無語道:"陛下,錢都已經給完了......"

"哦,哦對......都已經給完了."

有點肉疼的又道:"那耶律宗真父子那邊......"

唐奕接道:"那邊也是一百萬."

趙禎眼皮直跳,下一句就出賣了他的"小氣"本色,"一年兩百萬啊!"

......

唐奕無語,咱們這位皇帝什麼都好,就是愛算小賬.說好聽點兒,就是仔細,節儉;說不好聽點......

格局不大.

"大郎啊!"趙禎試探道."你說,一年兩百萬,經年累月也不是一筆小錢,要是給咱們自己的軍隊,若收燕云,也夠用了吧?"

唐奕一歎,回道:"陛下,就是沒有這兩百萬,若是上下一心,志複燕云,也夠了!"

"呃......"趙禎好尷尬.

唐奕這是變向在說,他這個皇帝做不了臣子的主.

事實本就如此,要是硬碰硬可以解決問題,唐奕才懶得處心積慮地使手段呢!關鍵是,就算大宋有武力收服燕云的實力,可有那個膽氣嗎!?

都不說別人,就算是觀瀾系內部,都得有一大批文臣猶豫不決.

說白了,就是沒人想打仗.

......

趙禎一捉摸,既然都這樣兒了,就別給唐大郎添堵了,好像人家花錢為國使力,咱還得寸進尺似的.

"不說這個,大郎放手為之,朕信你!"

"多謝陛下!"

"那半年西游,可有收獲?"

"收獲甚大!"

"哦?"趙禎一喜."說說!"

唐奕道:"找到一處鉻鐵富礦,又與西域諸國梳理了一番.若是不出意外,草民帶回來的那些西域特產,今年還算奇貨,來年就能滿大街都是了."

"不過,尚有一事,需陛下定奪."

"什麼事?"

"鉻礦遠在極西之地,距我大宋疆域幾千里之遙,是在產地就地冶煉,還是把礦石運回大宋再入爐成鐵,草民做不了主."

趙禎略一沉吟,"大郎有何意見?"

唐奕皺眉,"最好還是回國冶煉,因為一但把焦爐和小高爐建在礦產之地,技術很難保障不外泄.畢竟,那里不是大宋."

"只是,運礦遠比運成品耗費的人力,物力大得多,卻是一個問題."

趙禎點頭,"耗費大點就大點吧,那是我大宋的命脈神技,絕不可落入蠻夷之手."

唐奕應下.那這幾天草民就派人西去准備,爭取明年入秋之前就把鉻鐵運回來.

"嗯."

"還有一事."趙禎想起什麼."今年朝廷已經停止新發銅幣,朕是怕萬一走漏了風聲......"

唐奕道:"陛下放心!鑄銀之事,除了當初的幾人,再無人知曉,走漏風聲不太可能."

說完這句,唐奕還在心中腹緋,沒看出來啊,趙禎夠損的.

停發銅幣,看似是在為銀幣鑄造做准備,實則是陰險非常的一招損棋.

往年,朝廷竭盡全力的增加銅錢的發行量,這都穩定不住銅錢市場,更抑制不住富戶屯銅之舉.

今年停發,而且明年肯定也不鑄銅錢了.如此一來,銅錢大漲,富戶不明其中厲害,肯定要加速屯銅.

這可就是正中了趙禎下懷,等銀圓一發行,銅價定是立貶,以前是屯銅必賺,立馬就變成了必賠,而且是割肉都來不及補救的賠.

"對了!"

說完了正事兒,越禎突然笑了,笑的讓唐奕有點滲得慌.

"聽說,你要考狀元?"

日!!唐奕暗中罵娘.

誰特麼嘴這麼快!?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