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0章 押自己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范仲淹,杜衍,孫複等人站在七公墳前,眼看著一眾弟子,在本應嚴肅的場合,逐漸鬧騰了起來,卻是沒有阻止之意.

也許,這正是七公希望看到的.看到一眾弟子朝氣蓬勃,為了他沒有完成的那個心願,奮勇向前!!

......

可是,唐奕卻不淡定了,特麼你們爭狀元,肯定是爭破頭啊.那還不都得豁出命的,往死了學?本來那個甲等就有點不靠譜,這回不是更特麼的沒戲了!?

清了清嗓子,一聲厲喝:

"鬧騰什麼!?"

眾人一滯,那些吃味的新吏心中一陣得意,讓你們狂?把唐瘋子招來了吧?有好戲看嘍.

可是,事態卻不是按他們設想的發展......

章惇嘿嘿一笑,"我們在撲狀元,小教諭要不要也來撲一局?"

我撲你大爺?唐奕臉都青了.

不想,更搓火的還在後面,蘇軾這個看不出眉眼高低的,也是興奮道:"教諭來吧,押我就好,穩贏!"

"噗......"

宋楷都樂出了聲兒,特麼這幫不知死活的,惹毛了大郎,誰也別想好.

可唐奕卻不是這麼想的.

心中冷笑,跟我撲?老子早就知道下科狀元是誰.不但知道狀元,還特麼知道榜眼,探花花落誰家.

這特麼不是必贏之局嗎!?

"一百貫!!"唐奕叫道.沒叫太多,怕他們給不起.

......

唐小教諭也撲狀元?大伙兒一愣,這可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,蘇軾更是一喜.

"教諭好樣兒的!為了這一百貫,咱也定要拿下狀元回來!"

唐奕一撇嘴,"誰要押你個小屁孩兒?"

剛要指向章衡,不想,蘇軾這賤孩子聞聲搶白:

"不押我??噗!!"指著唐奕大笑."教諭,莫不是也要押自己吧?"

哈哈哈哈!!

不但一眾觀瀾儒生們都笑了,就連綠袍新吏,還有滿山的鶯鶯燕燕也都笑出了聲兒.

唐子浩是有點歪才,但是......

蘇軾笑道:"考狀元?您還是算了吧.誰不知道,教諭是一篇《孝經》就背了好幾年的'牛人’."

......

唐奕這個氣啊,老子背不下來《孝經》那是因為沒時間,誰特麼給我傳出去的!?

那邊,范仲淹都忍不住的笑了,與杜衍小聲道:"這個蘇子瞻倒是幫了個小忙."

自己的弟子什麼樣兒,自己最知道.唐奕什麼都好,就是受不得激.

果然,一激之下,讓唐奕心中不服氣了起來.

都是一個肩膀扛一個腦袋,憑啥啊?老子文采是不如你們,但老子還有見識.

"我還就押我自己了!!"

高聲叫道:"唐奕,嘉佑二年狀元及第!一百貫!!"

"真壓啊!!!"

眾人有點愣,他哪兒來的自信,要爭一爭狀元?

......

萬幸的是,所有人都被唐奕要撲自己為狀元的事所吸引,倒是沒有注意,唐奕一時激動說漏了嘴.

"......"

"嘉佑??"

唯一人聽出了不對,喃喃自語.

"嗯?希文在說什麼?"杜衍聽到了范仲淹的嘀咕,卻沒聽清.加問了一句.

范仲淹搖頭,"沒什麼......"

---------

為柳七公立了碑,唐奕從北屏上下來就遇到了楊懷玉,說是在這里等他有一會兒了.

"走吧,陛下召你進宮."

唐奕了然.

其實,趙禎早就等不及要見他的,只不過趙禎知道,唐奕得知柳永死訊必是悲痛,這幾天就一直忍著沒召見.今天與柳永立碑,此事算是告一段落,自然要召他入宮,把入遼的事兒細說一番.

與老師說了一聲,就要入城進宮.可是抬眼一看楊懷玉.唐奕心說,不對啊?

"怎麼是你來傳旨?"

楊懷玉面容一垮,一把抱住唐奕的胳膊,"大郎救命!!"

唐奕嫌棄地甩開他,"離我遠點,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有龍陽之癖呢!"

楊懷玉不依,"我不管,你得幫我!"

"那你也得先說說是什麼事兒吧?"

楊玉懷張嘴,就吐出一個字兒"馬"!

得!唐奕懂了,肯定是有人惦記上他那些個好馬了.

"這你也找不著我吧?你身為將門,三衙里都是自己人,這點事兒還搞不定!?"

楊懷玉一苦,還真稿不定.

主要是,他帶回來的軍馬太多了,大宋從上到下,想馬都想瘋了,楊懷玉一下子從西北帶回來這麼多匹戰馬,哪會讓他一人專享?

頭天進京就被人惦記上了.當時,楊懷玉進宮回旨還沒見著趙禎呢,兵部馬軍都指揮使石進武就已經先一步找趙禎去了.

趙禎都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兒,只是聽石進武的意思,閻王營隸屬殿前司,雖有馬軍配備,卻也是嚴有限制,怎能私改兵種?

所以,楊懷玉帶進京的那匹戰馬得統歸馬軍指揮司調配.

石進武夠狠的,准備把楊懷玉扒個乾淨,連褲頭都不給他留.

"愛卿且先等等."趙禎實在是一頭霧水."你是說,楊懷玉從西北回來了,且帶回了軍馬?"

"對!"石進武叫道."他一個殿直的步軍廂,怎有資格配軍馬!?"

趙禎里心暗笑,"幾匹馬而已,愛卿何必與之較真?配他幾匹如何,全當將官福利便是."

"幾匹?"石進武嗓音都變了."陛下,那哪是幾匹?是幾千匹!粗看之下,上萬都有可能!"

"多少?"越禎一瞪眼,"上萬......!?"

......

于是乎,一場因為軍馬而引發的軍界大戰,就此拉開.

石進武的馬軍都指揮司要馬,那是情理之中,而王守忠雖比石進武來的晚,但氣勢卻一點兒不比他弱,說的也是有理有據.

殿前司馬軍的戰馬多少年沒換過了,有的老馬年齡比牙子兵的歲數還大,這回來了這麼多馬,你得給我換點兒了吧?

還有步軍都指揮司,要前線探馬的戰馬配備;就連正事堂都來湊熱鬧,要各地快驛驛馬的配備,禮部要出使迎使儀仗的馬匹配備.

......

反正一時之間,大宋缺馬的地方都跳了出來,恨不得拽一條馬腿回去也是賺了.

"反正你得幫我!"楊懷玉說明了緣由,苦大仇深的磨著唐奕."怎麼也不能成了過路財了吧?我那一廂成了給他們倒騰馬的馬販子了!"

唐奕是一陣無語.

特麼這幫官老爺是花老子的錢花慣癮了,都不問問馬哪兒來的?花了多少錢?就想分肉.......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