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7章 來晚了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回家......

不知不覺間,觀瀾已經成了唐奕的家,宋楷,龐玉,丁源,唐正平,范純禮的家.

這句回家,唐奕喊的順嘴,眾人答的也是暢快!

沿汴河而下,時值暮秋,兩岸景色金黃一片.農戶在進行最後的收獲,而開封秋游的文人雅士則是在入冬之前,想再細品最後的一絲大地生機.

船近回山,唐奕感覺好像比以往熱鬧了不少,光是碼頭上的畫舫,花船就停了不下百艘.

上岸之後,這種感覺更是強烈.街市之上,紅男綠女接踵紛來,那叫一個熱鬧.

不過,可能今年開封流行素白,街上的女子多是白裙素花,少了往昔的嫵媚,卻多了幾分淡雅.

宋楷看著街兩旁的門樓香閣,不禁喜上眉梢,"半年未歸,怎麼回山添了這麼多青樓花館?"說著,他還對龐玉等人輕佻地一挑眉毛.

眾人會意,青樓姐兒多了,他們當然是喜歡的緊.

而唐奕則是苦笑......

"再這麼下去,觀瀾書院都快變成觀瀾妓-院了!"

進到書院..宋楷他們直奔大宿舍,與章子厚,蘇小軾他們半年未見,還真有點想念.

賤純禮也沒心沒肺地跟了去.

唐奕則是讓君欣卓與蕭巧哥先回小樓,自己拾級而上,直奔老師的住所.

"老師,我回來了!"

一進院,唐奕就嚷開了.卻是忘了,正是午休時分,他這一喊倒是擾了范仲淹的小歇.

范仲淹推門一看,是自己那個混蛋弟子,欣慰一笑,"還行,還知道回來......"

唐奕嘿嘿憨笑,半年時間,范仲淹又蒼老了一些.

"老師定是沒聽話,又操勞了."

范仲淹不無責備地揶揄,"你這不省心的,一去不歸,老夫哪有不操勞之理?"

唐奕不接,還是一個勁的傻笑.外面再好,卻沒有家里的這份安心,即使挨罵,也是一種享受.

范仲淹把他讓進屋來,唐奕看到才九月中的天氣,屋里就已經生了火,可見范仲淹的身體真的是大不如從前了.

不等唐奕說話,范仲淹道:"說說吧,事情辦的怎麼樣?"

唐奕來了精神,"萬事順利,而且有意外收獲!"

"哦?什麼收獲?"

"重元!"唐奕也不無激動地叫著.

這半年,其實最大的收獲是耶律重元.可是當時的情形,即使他再興奮也沒人去說,憋了半年,現在終于能顯擺一番了.

范仲淹一震,"重元?耶律重元?"

"對!"唐奕點頭.把與耶律重元夜會等等事適,細細說來.

范仲淹聽罷,恍然點頭,"難怪你傳信讓晉文往雄州送錢,當時只當又做了什麼生意,原來是這麼大的謀劃."

唐奕請賞道:"怎麼樣?弟子這一百萬花的值吧?"

范仲淹贊賞點頭,"若能成事,當然值得,只不過......"

"你與耶律洪基之間的百萬之盟何時兌現?若是晚了,耶律重元得錢先動,事態可就很容易失控了."

"老師放心,最晚明年入夏,耶律洪基必與我來要!"

范仲淹無奈搖頭,唐奕給他感觸最大的,就是那好像永遠也用不完的自信.

"且不說這個,別的事情辦得如何?"

唐奕道:"老師安心,全都安即定之策在行事!而且,我還在太原物色了一個能走西北商路的商人,稍做准備,就可開動!"

范仲淹滿意點頭,別的都只還是謀劃,唯這個銀圓的事情是迫在眉睫之事,早一天實行,就早一天見效.

正要再問,卻聞如夫人甄金蓮帶著幾分責備之意的聲音響起.

"我道是誰來了,惹的夫君連午覺都不睡了,原來是大郎回來了."

唐奕一怔,這才想起,來的不是時候.

尷尬地撓了撓頭,"師娘,我......"

甄金蓮好好看了眼唐奕,"這是跑哪兒瘋去了?碼頭苦力也沒你這般粗糙."

范仲淹無語道:"在說正經事,你來攪什麼局?"

甄金蓮不依,"正經事也得分時候,早點晚點能有什麼區別?"說著,語氣一緩."夫君可不年輕了,要知保養."

"師娘說的是!"唐奕見勢,急忙幫腔."老師且先休息,我晚些再來."

范仲淹哈哈一笑,抱怨道:"人老了,連自由都沒嘍."

唐奕嘿嘿笑著,"您就好好歇著吧!正好我去柳師父那里看看,看他老人家歇著沒."

"......"

"......"

唐奕一說去看柳永,屋中氣氛莫名一滯,范仲淹臉上的笑容也漸漸斂去.

唐奕覺出不對,弱聲問道:"怎麼了,這是?柳師父......柳師父又病了嗎?"

"......"

"......"

"你要......"范仲淹只說出兩個字就說不下去了.

唐奕預感不好,顫聲道:"怎麼了啊!?您倒是說啊!!"

"大郎......"卻是甄金蓮出聲替范仲淹說話.

"你柳師父,三個月前就......就西去了!"

唐奕騰的一下子躥起來,眼眸之中瞬間灌血.

"不可能!!"唐奕大吼.

"前......"

"前幾天兩邊通信,不還說好好的,能吃能睡嗎!?"

范仲淹一歎,"其實......"

"其實你沒走之前,七公就已經是強弩之末.怕你分神,才讓孫先生一直瞞著你.你去後不久,更是一病不起,孫先生盡全力也只支撐了......三個月."

"那......"唐奕腦袋嗡的一下就炸了.

"那為什麼不告訴我!?"

范仲淹道:"七公臨走之前囑咐,不要告訴你,怕你分神.讓老夫帶話與你,平安回來就是對他最大的告慰了."

"還說,還說你給他選的地方很好,他很喜歡."

"啊~!!!"

唐奕一聲淒厲長嚎,不顧一切地沖出屋子.

奔到院中,就見宋楷,龐玉,丁源,唐正平,范純禮一個不少,正淒然地站在院子里等他.

顯然,他們也從同窗那里得了消息,每人腰間,更是系著一根白孝.

宋楷眼圈通紅,一言不發地把一根白孝遞到唐奕手中.

唐奕雙目懷恨,無聲接過,在腰間一攏,打了個結,然後一言不發地向北屏上的那塊地走了過去......

......

一路之上,唐奕耳朵嗡嗡直響,宋楷他們說什麼,他都聽不見.

現在,他全明白了:

為什麼碼頭上那麼多畫舫花船;為什麼街上憑空多了那麼多青樓花館.再細想下,為什麼滿街鶯紅,盡著白衣......

她們是在給七公守陵!!!

唐奕恨,恨他自己!

粉紅知已,花間簇擁尚能送柳師父一程,而他這個視若親生的弟子,卻什麼都沒做.

......

北屏山上,楓紅松挺,一切如故,只是添了一座新墳.

墳前無碑,孤零零地遠眺整個回山......

兩行男兒淚,再也無法抑制地奪眶而出,唐奕急走兩步來到墳前,碰的一聲,雙膝砸在地上.

身後幾人,無不隨之拜倒.

"柳師父在上,不孝弟子唐奕......來晚了!"

"來晚了!"

宋楷等人高聲跟唱,亦隨唐奕長拜不起!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