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6章 見面切一刀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山下看不清山上是何狀況,可山上看山下卻有幾分真切.

唐奕在山梁上就看到了山下有宋兵接應,知道楊文廣會親來迎接,心中登時充斥著故人重逢之喜.

可是定睛一看,好像哪里有些不對勁兒呢?

怎麼個個長刀出鞘,大槍前指,一副要干的意思......

"什麼情況?"唐奕一頭的霧水.

楊懷玉也搞不懂,但是出于軍人的本能,有險必防,有敵必警,急令全軍戒備.

哐!!

三千帶甲,齊齊列陣迎敵.

"怎麼了?怎麼了?"吳育從車里跳了出來.

自打進了大宋地界,這老頭兒好像有幾分還陽.

在大遼跑了半年都沒事兒,這剛一回到自家地界,怎麼就一副要干的架勢?

......

好嗎,山上山下兩相戒備,眼瞅就要打起來.

楊文廣在山下汗都下來了,這時候要冷靜,不能亂,更不能跑.

他這邊都是步兵,而"遼人"是騎兵,要是往死了追,哪里跑得了?

可是不跑?他就帶了一營五百甲士來接人,卻不想遇上了遼人的萬人隊.

這特麼要打起來,九死一生!

......

心下惴惴不安地列陣迎敵,而山上的"遼人"似乎也沒准備,可能是沒想到在這兒就能遇到宋兵,反而顯得比楊文廣還要小心,雖是騎兵,又是下沖之勢,前進的卻是極慢.

"******!"副將有點崩潰地大罵."一群沒卵子的蠻子,四條腿還這麼慫?也不知爹娘怎麼生出這幫孬種!"

楊文廣沒說話,可心里也在大罵:就是沒卵子的,更是有爹生,沒娘養的慫蛋!

萬人大隊遇小股阻敵,就慫能這樣兒,還特麼當什麼兵?回家哄孩子去算了!

......

正想著,"遼兵"終于近了.從第一騎壓著步子出了樹林,再到密密麻麻的戰騎彙聚成海,也只是轉瞬之間的事情.

只不過......

只不過,不對啊?

剛剛罵人那副將道:"怎麼瞅著像咱們的人?"

......

"就是咱們的人!!"副將終于看清了.

"打頭的是二公子!"

啪!!!!

副將叫的正歡,楊文廣猛的一個大脖溜兒就扇了過去,打得那副將呲牙咧嘴一個趔趄.

"大大,帥......你打我干啥?"

楊文廣這個氣啊,做勢要上腳.

"打你!?老子踹死你!"

副將一縮脖子,不敢說話了.

早知道那是你兒子,肯定換個罵法了......

------

楊懷玉出了林子,也看清了對面的人是誰.不由一聲苦笑,原來是自己老子,這誤會可大了.

猛一夾馬腹,急沖而出.到了楊文廣面前翻身下馬,拜倒在地,"孩子見過父親大人!"

"呃......嗯!!"楊文廣脹紅著臉,尷尬地應著,還故作姿態地挺了挺腰板兒.

楊懷玉一疑,"父親,這是怎麼了......怎麼臉色?"

"無事!"楊文廣急忙否認,背著手,朝那萬馬大隊走了過去.

楊懷玉知道父親也是愛馬,連忙陪著.

"從遼人那里弄來的?"

"對!"楊懷玉來了興致."一水的大宛馬與草原馬的交種!既有耐力,又有爆發,且受過牧民專訓,不懼刀兵,是最最上等的戰馬了!"

楊文廣點點頭,心里早就流口水了......

"多少?"

"三十五貫每匹,簡直就是白送的,在大宋買頭牛都比這貴."

"誰問價錢了?我問有多少匹!"

"哦哦,一共一萬一."

"一萬一!?"楊文廣差點沒咬著舌頭.

眼珠子亂轉,半天才清了清嗓子,威儀無比地,輕描淡寫地,不容有疑地道:

"回頭給我留下三千."

說完,也不等楊懷玉反應,就大步穿過馬隊,去尋隊後的吳育和唐奕了.

楊懷玉一聲哀嚎,追上父親,"爹,咱不帶這樣兒的啊......"

......

大宋的兵被遼夏的狼騎欺負怕了,近百年的兩條腿跑四條腿,一百多斤硬扛人家人馬加一塊兒五六百斤的過往,讓軍漢們從上到下,見到馬比見到自己媳婦還要親.

毫不誇張地說,馬軍都指揮司治下的軍馬待遇比人都要好,可見宋人惜馬已經到了什麼程度.

楊文廣這個打了半輩子仗的漢子,說心里話,也沒指揮過萬人以上的騎兵.

如今,自己家老二一下子發了財,竟享受起"萬馬齊奔"的美事兒了,他這個當老子的,焉能不來一刀?

三千?算仁義的,這是給楊懷玉留了情,知道回京之後,兵部馬軍指揮司也得來一刀,這是給他留了富裕.

--------

半月之後,開封城外.

殿前司負責職守外城各門巡防的兵士猛見西邊煙塵迷茫,一支近萬人的馬隊隆隆而來,也與當時的楊文廣一樣,嚇得不輕.

只是一見人家只到城外,卻不入城,才知道這是自己人.

此事驚動了殿前司都指揮使王守忠,親自來看,卻是消失了半年的吳相公,還有唐子浩等人.

王守忠不淡定了,他可不知道唐奕入遼了.

事實上,王家與觀瀾上的事情王德用做的極有分寸,不到萬不得已,是不會讓孫子王守忠摻合進來的.畢竟他現在是大宋三軍統帥之一,身份太敏感.

"你們......你們這是去西北了?"

接下吳育,趁著機會,王守忠實在好奇,盤問起楊懷玉和唐奕.

"對啊!"唐奕裝傻.

"信你個大頭鬼!"王守忠笑罵."要是在西北,這半年吳相公也不會一點音信都沒有.再說了!"

王守忠用下巴一指馬隊,"把西北洗三遍你也弄不來這麼多馬!"

"嘿嘿."唐奕只是笑,卻不說話."走吧,隨我進宮,興許能分你杯羹!"

王守忠笑了,還是自家兄弟夠意思,好事還想著自己人.但是,卻不打算隨他進宮.

"出來之時就猜到是你們,陛下吩咐,舟車勞頓,大郎辛苦,讓你先回觀瀾休養,三日之後再進宮詳稟,今日只吳相公一人進宮複旨便是."

唐奕笑道:"還有這好事兒?"

五守忠吃味道:"就沒有比咱們那位陛下更慣著你的了!"

唐奕輕笑不接,一拱手,"那有空到觀瀾,請你吃酒!"

說完,回身朝宋楷,龐玉等人一招呼,"走!"

"回家!!!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