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5章 遼騎越境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肯定是把整個河套草場打劫了......

要不,哪兒特麼來這麼多戰馬!?

渝霞關外,閻王營整裝待發,來的時候還是步兵,現在卻是鳥槍搶炮,成了一水的騎兵了.

而且,這還不算,幾乎每人身邊都還牽著兩三匹.

唐奕以前見過大遼的皮侍軍,號稱千軍萬馬.今天,他算是看到了,什麼才叫真正的千軍......萬馬.

三千閻王營,最少也得有一萬匹駿馬在側!!!

"你特麼怎麼整這麼多?"唐奕瞪著眼睛看向楊懷玉.這動靜也太大了!

一萬多匹戰馬,在大遼也不是個小數目.且遼朝對戰馬管制也是極其嚴的,楊懷玉一下掏走了這麼多,怎麼可能壓的住.

真當大遼是自家後院兒了?若是查了出來,很可能影響唐奕的大事兒.

"你,你,你這也太冒失了!"

楊懷玉一笑,"安心,今夏河套鬧馬瘟,戰馬病死無數,突吉台家已經報上去了."

唐奕見鬼了一樣看了一眼楊懷玉,又瞅了一眼無邊無際的馬隊,最後又看了一眼薇其格.

"這特麼也行??那隔三差五倒是可以讓這'馬瘟’鬧上一鬧......"

楊懷玉貼到唐奕耳邊,用不讓薇其格聽到的聲音道:"你是不知道,突吉台他們家都窮瘋了,咱們這個大財主一出手,他們是生怕咱買少了.一萬一,一共一萬一千匹上好良馬!"

唐奕聽的直咧嘴,吐槽道:"這可真是'等咱有了錢,戰馬買三匹,騎一匹牽兩匹’."

"不過,他們給多少,吳相公就接多少?咱大宋的日子也不好過,這麼多馬,三司和兵部可是又要高興,又要犯愁了."

高興的是只此一趟,大宋騎兵的數量就激增了近三分之一;犯愁的是,哪擠這麼多錢去?一萬多匹馬,就算是白菜價,也得幾十萬貫.

"嘖嘖,宋公序怕是要肉疼了!"

不想,楊懷玉玩味一笑,"吳相公說了,有多少要多少,再來一萬也都收著,反正不是朝廷花錢."

唐奕暗笑,大宋的相公也是想馬想瘋了,讓遼夏用騎兵壓了這麼多年,終于有馬了,這都不細算賬......

等會兒!!

不是朝廷花錢???

唐奕心中生出一絲不祥之感,"不是朝廷花錢?那誰花錢??"

楊懷玉大大咧咧地一指唐奕,"你呀!吳相公說了,是你要出來找事兒的,你不花錢,誰花錢?"

我噗!!!

唐奕一口老血噴將出來,難怪這老頭這麼大方?原來是拿老子的錢去慷他人之慨.

"吳老頭!"唐奕不干了,叫嚷著朝馬車沖了過去.

楊懷玉死命把他拉了回來,"算了,算了!老爺子真在氣頭兒上呢,別去招他."

"算了!?"唐奕瞪著眼睛."幾十萬貫啊?老子的血汗錢啊!"

"不是,老子的錢大風刮......"

"吵什麼吵?"卻是吳育鑽出了馬車.

"呃......"唐奕氣勢一短.

"還走不走了!?"

"走,走......"

唐奕乖乖上馬,乖乖指揮大隊前進.

看著隆隆而動的萬馬長隊,唐奕肉疼的眼角直跳.

奶奶的,就當是晾了你吳育半年的補償好了......

可是,真有點貴啊!

------

渝霞關到宋遼邊境這一段路程,一如來時一樣,突吉台部早就做了布置.唐奕等人通過之時,別說軍隊,連百姓都見不著幾個,一路通行無阻就到鍋盔嶺下.

看著眼前山嶺,唐奕一陣晃忽,本以為最多在遼境呆兩三個月,卻是半年多才回到這里.

看向蕭譽,蕭欣,薇其格,"過了這山嶺就是大宋的土地,諸位就送到這兒吧!"

三人點頭,這時蕭巧哥已經從馬上下來,來到兩個哥哥身邊,就連潘越也是下馬,與薇其格到旁說著悄悄話去了.

......

蕭譽溺愛地看著巧哥,"別哭,過段時間,我爭取去大宋通使,到時就能常見了."

蕭巧哥乖巧點頭,眼中還是難免濕潤.

蕭欣也道:"我不能去大宋,但是等咱爹出了京,你可以回來看我們啊!爭取讓爹去菜州一帶任職,你坐著船,睡一覺就從大宋到大遼了."

蕭巧哥撲哧一笑,"哪有那麼快?"

"有的,不信你試試?"蕭欣繼續插科打諢."再說,小妹已經是大姑娘了,能自己照顧自己了,我們放心......"

......

那邊薇其格與潘越粘粘糊糊,一向颯爽的契丹女人也少有的露出小女人姿態.

"你也老大不小了,遇到心儀小娘,就......就娶了吧......"

潘越心里也說不出是什麼滋味,"娶是一定會娶,但是心儀......卻是難了."

薇其格笑了,淚中帶笑!

"有你這句話,我就知足了."

"等萬事安定,我就舍了現在的一切去大宋找你,給你做妾!"

......

唐奕站在蕭家兄妹身邊,看著潘越那邊你濃我濃,酸的牙都倒了.

"這小子還是太嫩啊......當面首都能當出真情來."

蕭巧哥抹了把淚眼,嗔怪地瞪了一眼唐奕,"唐哥哥莫要編排薇姐姐,她......她也是動了真情了."

"呃......"唐奕有點不信.

蕭巧哥看了眼那邊,悠然道:"自那年你們來了大定,這麼多年,薇姐姐卻是再沒讓......"後面的話,蕭巧哥羞于出口.

"反正薇姐姐變了!"

蕭譽也道:"薇其格確實變了不少."

好吧,唐奕再次感歎愛情的偉大.

見天色不早,與蕭譽,蕭欣一拱手,"來日方常,後會有期!"

"咱們開封再聚!"

----------

唐奕不知道,鍋盔嶺的這一邊,楊文廣已如熱鍋上的螞蟻,急得團團轉.早就接到那邊傳來的消息,說是今日過境.

楊文廣聞訊,親自帶人來迎接,早早的就等在這里.

這半年......可把他急壞了.

一廂三千人的隊伍,大搖大擺地就進了遼境,稍有不甚,就是萬劫不複.何況,這一去就是半年之久,他能不擔心嗎?

更何況,這里面還有他的兒子!

這半年的時間,他這個西北三軍都部署,防務一把手,就釘在豐州保甯寨,哪兒都沒去,眼巴巴地盼著唐子浩早點回來.

終于啊!

終于特麼回來了!

"來了!!"手下副將眼望山林,一聲高叫.

楊文廣一震,極目遠望,果然有動靜.

只是......

只是動靜好像不對!!

"是騎兵,大隊騎兵!!"副將也發現有異,驚懼大叫.

"不好,遼騎越境!"

聽這動靜最起碼有萬騎之巨.

楊文廣心里咯噔一聲:

"完了!!"

遼人的萬人隊,說明唐子浩與楊懷玉......

凶多吉少!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