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4章 歸途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在云州休息了幾天,唐奕不敢再呆了.這一趟出來,預計最多也就三個月,可是一來二去,卻是帶著一支軍隊在大遼駐了半年......

與薇其格,蕭譽通了氣,便定下了歸期.

臨行前的一晚,蕭母再次把唐奕請到自己院內,敘談了整整兩個時辰,直到月上中天方散去.

出來時,蕭譽,蕭欣為之送行.

"真要我去大宋通使?"蕭譽還是有點不明白,唐奕為何提議讓他去大宋通使.

唐奕道:"別小看這個通政使之職,于異國常駐,疏通兩國政令,接觸我朝高官,這對你來說,既是一種鍛煉,也是一種積累.將來,若真要走那一步,宋遼關系是繞不開的問題,提前在大宋官員面前留下一個印象,是沒有壞處的."

"可是......"蕭譽道."洪基當然也知道駐宋通政的重要性,不然也不會將叔父召回了.想來,他是要派遣親信之人出任,怎麼會輪到我?"

唐奕白了他一眼,"誰讓你出通政使一職了?以你的資曆,混個副使,武司之職就不錯了.實在不行,使吏亦可接受."

"好吧......"

蕭譽一歎,母親與唐奕在這方面,確是要比他老道得多.

......

第二天,蕭母與蕭巧哥依依惜別.

蕭巧哥舍不得母親,哭成了淚人兒,"女兒不孝,不能侍奉左右......"

蕭母溺愛地拂著巧哥的頭,"傻孩子,你過的好,就是母親最大的欣慰.何況,又不是永別,以後多的是機會見面."

蕭母說到此處,倒是提醒了旁邊的唐奕,昨夜商談卻是忘了......

插話道:"伯父請調東京的事情還需加緊.若有難度,先出知萊州也不是不行."

唐奕口中的東京可不是大宋的東京汴梁,而是大遼東京遼陽.

蕭母一疑,"此事難是不難,那個涼薄之人巴不得把我們趕出大定.可是,卻是不用這般急吧?"

唐奕心道,我總不能告訴你,耶律宗真活不到來年入夏,耶律洪基一上位,遼陽和萊州的地位立馬就不一樣了,得搶這個時間點吧?

"總之,此事益早不益遲.早些出京,早些准備,想見巧哥也容易很多不是?"

蕭母點頭,算是記下了.

見兩母女又是一陣悲戚,唐奕悄然退下,給她們留些空間.

來到隊前,蕭譽,蕭欣,還有薇其格,已經在馬上等著了.

他們會送唐奕到渝霞關,與從草原過來的閻王營彙合,再送唐奕至宋遼邊境.

又過了有一刻鍾,耶律巧哥才極為不願地離開母親身邊,上了馬車.

唐奕一夾馬腹,大隊人馬隆隆開動,向云州城外而去.

蕭母佇立在突吉台府前,傾著身子,直到馬隊再無蹤影,還是遲遲不肯回去......

--------

原本唐奕倒還沒覺得有多想家,可一旦上了路,那種歸心似箭之感就越來越強烈,不說日夜兼程,也是提速不少.

從云州到渝霞關,本來是四天的路程,他們卻三天不到就跑完了.

只不過,行至關下,還沒等入關,唐奕就有點後悔了......因為此時,吳育老相公正負手迎風,立于關城之上.一張老臉冷的都快結了冰茬子,一點都沒有了當初來時那嚇破膽的樣子.

......

唐奕一縮脖子,自我安慰道:"好吧,半年沒聽這老頭兒絮叨,倒是有點兒想念......"

輕抖缰繩入得關內.

"給老相公請安!半年不見,相公身體可還康健?"

都沒等吳育從關城上下來,唐奕就屁顛屁顛地迎了上去.

可惜......

吳育背著手,瞪了他一眼,就沒打算搭理他......

不搭理我?沒關系啊!以唐奕這個厚臉皮,單口相聲立馬走起.

"看我這話問的,您這氣色,比從前至少年輕十歲,身體自不用說,定是康健的很."

......

"我都聽說了,您在西邊獨擋一面,與遼地牧民周旋,削價,把咱們原定的購馬價格又壓下來三成,這等本事,小子可是不行的."

......

"您看,我把巧哥給您帶回來了......"

一邊說著,一邊一個勁地給蕭巧哥使眼色,你倒是上來幫個忙啊?

蕭巧哥想笑,卻是憋著,緩步上前.可還沒等她說話呢,就讓吳育給頂了回去,"車里坐著去!"

蕭巧哥一吐舌頭,乖乖走了.

唐奕一翻白眼,老頭很生氣,不太好哄......

"你......"吳育終于對唐奕開口了."你絮叨完了?"

"呃......"

唐奕心說,好像平時絮叨這個詞是給您用的吧?,

"完了."

"完了就好."吳育點頭,面無表情."那上馬吧."

"上馬?"唐奕愣了."上馬做甚?"

"回家!"

"不是,您等會兒!"唐奕都快哭了."我這急著見您,連跑了三天,怎麼著您得讓我歇一天吧?"

"你走不走!?"

吳育眼睛一立,氣息粗重,顯然是一直壓著火氣,但已就在發飆的邊緣.

"走,走!"唐奕忙不迭地應著.

心下哀嚎,回身看了眼憋得肚子疼的眾人,認命地翻身上馬.

左右看看,"楊懷玉呢?他-媽沒聽見老相公發話了?上路!回家!"

好吧,唐奕想把這點怨氣都撒在楊懷玉身上.

可惜,自進關開始就沒見著楊懷玉的影子......

不想,吳老頭鑽進馬車之前,扔下一句,"少廢話!懷玉已在關外等候,比你積極!"

日!

唐奕這個憋氣,狠狠的一甩馬缰,再次上路.

******!這個門兒進來還沒站穩,就得從另一個門兒出去......

打馬帶著大隊穿關而過,心里還琢磨著,一會兒見著楊懷玉得問問,這老頭兒這半年都吃什麼了?怎麼不絮叨,反倒更難搞了?

只是,一出關城,唐奕眼珠子沒掉出來,哪還有心思和楊懷玉問這事兒.

特麼,吳育這老頭是不是帶著閻王營把整個河套草場給劫了!?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