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3章 敬畏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你為什麼不反?

蕭欣這句問話讓唐奕陷入了回憶,一邊漫步在石階小道之上,一邊悠然說著,就好像說的是別人的事情.

"去歲大宋發生了很多事,我的諸多布置都受到了不小的沖擊,身邊的朋友,兄弟更是身陷困境."

"還好,最後都被我一一化解,並將敵酋送入萬劫不複之境."

"至歲末之時,朝堂之上已無一人可對我形成威脅,儼然一副無敵于世的樣子,我的老師就問我....."

說到此處,唐奕抿然一笑,"他問的不是為什麼不反,而是我會不會反?"

蕭欣愣愣地看著唐奕,連唐子浩的老師都擔心這一點,就更別說南朝的君臣了......

"你是怎麼答的?"

"我說......"

"即使我能力再大,但也有一處是無論如何也比不上當今官家的,反之無益!"

"什麼!?"

唐奕一字一頓地說道:"人命!大,于,天!"

見蕭欣聽得一頭霧水,唐奕解釋道:"我是個藐視一切的瘋子,包括生命!否則,也不會盛怒之下取了耶律涅魯古的小命."

"但趙禎卻不同.他深知人命大于天的道理,珍惜每一個生命,比愛惜他自己更為過之."

"曆數上下幾千年,漢夷諸國,這樣的皇帝不多."

"有這樣的皇帝,是臣子之福,也是天下之福."

"這樣的皇帝,不能反."

蕭欣怔怔地站在原地思量了很久,才稍稍有所領悟......

人命大于天!

這是那個南朝天子的態度,也是唐子浩的態度.

......

南朝皇帝向來以仁治世,這是天下皆知的事情.而唐奕能把這當成不能反的理由,說明他也深深認同.只不過,他的仁與趙禎不同.

趙禎是大愛無疆,但是唐奕......他在尊重生命的同時,卻也有他自己的私心.

也就是說,唐奕比趙禎自私,做不到連敵人,囚徒,亦不敢濫殺的地步.

深深地的看了唐奕一眼,"沒想到,唐子浩也有敬畏."

唐奕一挑眉,"怎麼?我就只能當個瘋子?"

蕭欣笑道:"不是,挺好的,有敬畏是好事兒!"

雖然和唐奕相交非淺,但是蕭欣總是覺得哪里不對,這個和他一般年紀的宋人,就是個妖孽,是個瘋子,是個神棍!!

干出的事兒件件非常人所及,件件瘋狂無比.

而且,他一共就來大遼兩趟,第一次殺了耶律涅魯古,拐跑了他妹妹;第二次喝退了耶律重元,又鼓動蕭家覬覦大位.

這樣的人就算再知根知底,也是讓人敬而遠之,不敢靠近.

但是,今天聽唐奕說出這樣的話,蕭欣挺高興,最起碼知道唐子浩是有底線的.有底線就不是真瘋子,就值得交.

......

"其實,你還有一個原因不反,對不對?"

唐奕玩味地看著蕭欣,"說來聽聽!"

蕭欣篤定道:"因為你懶!!"

"我懶?"唐奕指著自己的鼻子."可著大宋朝就找不出一個比我再勤快的好不好!?你看我有一刻是歇著的嗎?"

蕭欣不以為然,輕蔑一笑,"懶不懶,你自己知道!"

說完也不管唐奕,大步而去.

唐奕無語搖頭,好吧,他確實是懶.但卻不是身懶,而是心懶.對于那個操心又不討好的位子,他還真不感冒.

只不過,這個心思也就他自己知道罷了,說出去誰信?沒想到卻是被蕭欣看穿了.

急走幾步追上蕭欣,"你是怎麼知道我懶的?"

蕭欣道:"猜不出來吧?很簡單,因為我和你是一類人."

"......"

--------

眼看到了花園,二人不再說這些嚇死人不償命的話題,轉而聊起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.

一進花園,二人就是一愣.

突吉台家的小花園本就不大,一群少年人圍在一處目標又太大,所以根本不用找,一搭眼就知道他們在哪兒.

只不過,二人愣的是:

這是來晚了?怎麼一個個都作勢欲走的樣子?

走到近前,更是瞧見一個書生扮相的年青公子,急匆匆地向薇其格的弟弟一拱手,"家中管教甚嚴,不敢多呆,小弟就......就先行告退了."

說完,還無比尷尬地看了一眼杵在場中的宋楷,賤純禮.

且他還不是個例,唐奕和蕭欣進園子這一會兒工夫,都走了三四個了......

二人狐疑來到場中,蕭欣率先出聲,"怎地?這麼快就散了?"

薇其格的小弟只有十七,還是個半大小子,不想他也漲紅著臉,都沒回答蕭欣的問話.

"我......我也有事,先走一步......"

得,主人都走了.

一眾云州城的文生可算找到了台階下,一哄而散.眨眼之間,場中就只剩蕭欣,唐奕,還有宋楷他們五個.

"什麼情況?"蕭欣有點迷糊."本公子很嚇人嗎?"

唐奕多少猜出個大概,搖頭輕笑,"不是告訴你們下手輕點兒嗎?"

賤純禮拿起桌上的香梨啃了一口,"沒下狠手,就是這幫大遼書生也太弱雞了一點."

"......"

"弱雞?"蕭欣愣道."你們動粗了?"

動粗?

還用動粗?

本來就是來看個熱鬧,不過卻真如唐奕所料,這幫大遼書生一見來了幾個孔武有力的黑臉大漢,哪會願意.文人以文會友,相互切磋,怎是你們這些武刀弄劍的糙漢能摻合的?

好吧,他們與開始時的蕭欣一樣,把宋楷幾人都當成唐奕的護衛了.

于是,他們都悲劇了......

別看宋楷他們在觀瀾書院那是墊底的存在,但是,怎麼說也都是家學深厚,名師高徒吧?

別說是在大遼,在大宋只要出了觀瀾,扮豬吃虎那也是手到擒來的事情啊!

也沒怎麼著,就是一人隨便作了首,"涼月入夜,塞上風黃月進秋"之類的酸辭;

對了兩幅"忘川不忘千秋苦"的破對聯;

又一人作了一篇評秋悼夏的作文.

......

這些小地方的小書生們哪兒見過這架勢?

還不跑?再不跑就被轟成渣渣了!

我噗~!

蕭欣聽罷個中緣由,直接就噴了.

"你們也太損了點吧?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