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2章 你為什麼不反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從蕭母處出來,唐奕頓感輕松不少.

心中吐槽:這個老太太很厲害,不好"糊弄"啊!

想起賤純禮說的那個什麼文會,便對身邊的蕭譽,蕭欣道:"不說花園有文會嗎?咱們也去瞅瞅?"

只不過一回頭,發現蕭譽,蕭欣二人像兩根木頭樁子一般杵在那兒一動不動,狀若活尸,根本就沒聽見他在說什麼.

"喂~!至于嗎?"

"至于嗎?"蕭譽反應過來.

"你嚇著我了......"

唐奕輕蔑一笑,"怎麼?蕭族給耶律皇族做了一百年'背後的女人’,卻從來想過取而代之?"

......

真的沒想過......

後族最多也就玩玩漢人垂簾聽政那一套,母憑子貴,代行天子之事倒是常見.

可是,取而代之!?沒有,就算有,也只是背地里意淫一下.

唐奕暗暗搖頭.

大遼表面上與大宋政體一致,處處制衡,取而代之好像並不那麼容易.但是骨子里,少數民族政權還是離不開部族政治.

而今,當年的契丹八部只帝後兩族最為強盛.若是運作得當,後盛而帝衰,取而代之,並不是沒有可能.

鄭重地看向蕭譽,"今天既然說到這兒了,我也就給你交個實底."

"你回去好好想想,若是有心覬覦大位,那麼就這麼定了,我必全力助你."

"若無此宏志......"唐奕拍拍他的肩膀."就當我什麼都沒說."

"全力助我?"蕭譽瞳孔放大,說不出的驚駭.

"對!全力!"唐奕篤定道."我的人脈,財力,資源,一切皆可助你走到最後!你應當知道那意味著什麼."

蕭譽不言,他當然知道那意味著什麼.

意味著,幾乎整個大宋都是他的助力;

意味著,突吉台和納其耶兩部就成了他堅定的盟友;

意味著,華聯鋪在大定苦心經營這麼多年攢下的人脈,都是他登峰造極的鋪路石;

意味著......

真的不是不可能!!!

......

"喂!喂~!!"

蕭欣猛然打破了二人的沉默,一臉蛋疼地叫嚷.

自始至終,唐奕都是只跟他二哥說,看都沒看他一眼......

指著自己的鼻子,委屈地對唐奕道:"為什麼不能是我?如果這麼簡單就能......我也想啊!"

"一邊兒玩去!"

"一邊兒玩去!"

唐奕與蕭譽幾乎是異口同聲地說出這句,正說大事兒呢.

很可能就是決定曆史的重大時刻,你個不著調的添什麼亂!?

好吧,蕭欣怨念爆表的"一邊兒玩去"了.

不過,弟弟這麼一胡鬧,倒是提醒了蕭譽.

"高堂尚在,就算有這個心思,也非我蕭譽的福份.為什麼和我說,而不是我爹?"

"免談!"唐奕都不等他話音落地,眼睛一立.

"剛剛在里面,當著你娘親的面,我是不好意思說出口."

"但是,丑話說在前頭,若是換了你爹有此心思,那想都別想,我直接去找耶律德容,也不與你爹謀事."

"......"

蕭譽一陣尷尬,唐奕在他爹的問題上,是一點余地沒留,還是記恨當年的那點不愉快.

"都過去那麼多年了,大郎何必再計較?"

唐奕冷臉搖頭,"這與情感無關,一個為了利益可以隨時出賣親生女兒的人,我信,不,過!"

"......"

唐奕把話說的這麼絕,蕭說不禁苦笑.

心說,當年在觀瀾北閣,父親輕親情而重權力,與唐奕說出的那番話,可能是他這一輩子說過的最失敗的一段話了吧?

......

不管怎麼說,唐奕今天都為蕭譽打開了一扇門--一扇不知是通往地獄,還是天國的大門!

唐奕知道他心思煩亂,要好好地捋一捋,就與之辭別,讓蕭欣帶著他去花園找宋楷他們了.

去花園的路上,蕭欣和唐奕很有默契地走的很慢.蕭欣更是一改剛剛的跳脫,沉默著低頭看路,一言不發.

唐奕看他如此,開玩笑道:"你不會也動了那個心思吧?"

蕭欣一怔,抬頭瞪了唐奕一眼,"你看我是那塊料嗎?"

唐奕樂了,直言道:"不是......所以都懶得問你."

不想,蕭欣不接,反倒沒頭沒腦地道:"比起太平,順心,快樂地過日子,那個位子就真的那麼好嗎?"

唐奕沒想到,蕭欣會說出這麼一句,"你想說什麼?"

蕭欣停下腳步,"唐子浩,也許有一天我會恨你!"

"......"

"你今天畫了一張餅,一張天大的餅,把二哥拉向了一個我們誰都不知道會是什麼樣子的前程."

唐奕皺眉,"你是擔心你二哥會敗?蕭家也會因此沒落?"

蕭欣搖頭,"他能找到一個值得奮斗的目標,敗了又如何?人生不就是如此?"

說到這里,朝著唐奕一笑,"人生百年,找到自己想做的事情並不容易.壯士不問功與名,莫問生前身後事!成敗並不是評判一切的標准."

"靠!這話說的像個哲人."

"哲人是什麼人?"

唐奕解釋道:"就是腐儒!"

又疑惑不減地問道:"即不擔心他的未來,你恨我做甚?"

蕭欣默默搖頭,"那個位子......會把人變得冷血.若家中再無往日溫情,我會恨你!"

"......"

唐奕第一次覺得,以前有些小看蕭欣了......

這個看似長不大,不著調的蕭家老幺,其實也有細膩的一面.

"放心,他不會!因為他是你哥,也是我兄弟!"

蕭欣笑了,"嗯,也對!咱們兩個人應該不會都看錯人吧?"

......

見他露出笑臉,唐奕心中一緩,拉著他向花園而去.

"大郎."

"說."

"既然今天什麼都說開了,我再問你個問題."

"問."

"你自己為什麼不覬覦那個位子?"

唐奕一頓,沒想到蕭欣會問這個.

蕭欣停了下來,緊緊盯著唐奕,"別和我說什麼忠君愛國.既然能鼓動我哥生出這個心思,說明你就是一個藐視傳統,敢想敢做的人!"

"為什麼?以你現今在大宋的實力,若是想反,也非難事,為什麼你不反?"

唐奕歎道:"是啊,大宋立國七十余年,我是第一個......"

"第一個打破種種制衡,第一個有可能失控的人物.為什麼我不反呢?"

"為什麼?"蕭欣追問.

唐奕笑道:"好好的,為什麼要反呢?"

說完,又笑容斂去,似是在追憶什麼.

"這個問題,你不是第一個問的."

蕭欣一愣,"還有人問過?誰?"

"我的老師,范仲淹!"

".....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