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1章 姓耶律,還是姓趙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蕭母用心良苦,想讓自己的孩子在與唐奕的交往中保持一分清醒.

但是,她沒想到唐奕會那麼答,而且答的那麼決然.不但沒動搖他心中的"義",反倒讓兩個兒子更加信任于他.

無奈之下,蕭母只得直奔主題,直問唐奕是不是覬覦大遼江山,這才讓唐奕,讓蕭譽看出了破綻.

蕭譽想通這些,臉色數變,有些面上掛不住.

"母親你......"

言語之中,更是多了幾分責怪之意.

急忙又轉向唐奕,"唐兄莫要......"

唐奕一擺手,"什麼都不用說."

就算他心里再有氣,這也是巧哥的娘,適可而止,留些情面卻是必要的.

蕭譽會意,給了唐奕一個感激的眼神.他沒想到,即使這樣,唐奕還能為母親著想.

拉著三弟又坐了回去.現在他倒真想聽聽,在耶律重元的問題上,唐奕到底還有沒有別的用心了.

四人之中唯獨一個蕭欣屁事兒都沒看出來,提線木偶一般,又讓二哥給按了回去.

不等他反應,蕭母一歎,既然問了,也已經被看穿,所性問到底吧.

"子浩,可否與本宮說句實話?相助耶律重元,真的就只為了大宋邊事不擾,子浩方可安心整頓內制嗎?"

唐奕苦笑道:"還有意義嗎?長公主殿下既然生出了懷疑的種子,我說什麼您還信嗎?"

"信!!"

出聲的是蕭譽,蕭母沒說話,也算是默認了.

......

"好吧!"唐奕一歎.

"不是."

"不......不是?"

蕭譽愣了,連蕭母也沒想到,唐奕就算有別的想法,卻也能回答的這般痛快.

唐奕向蕭母一拱手,"不管伯母怎樣看待于我,說到底,奕還是當伯母是長輩.所以,我也就說幾句自家人關起門來的話吧."

"子浩請講."

唐奕一攤手,"我不喜歡耶律洪基!"

"......"

"......"

"在坐的都知道,我與他曾經有過不小的嫌隙,再加上巧哥尚在人世這個不一定什麼時候就會劈下來的大雷.所以,對我來說,誰當大遼的皇帝,都比耶律洪基要強."

"所以呢?"

唐奕已經說出了所以,可是,蕭母還是又問出一個所以.

"所以......"唐奕扁嘴道."所以,給大宋贏得時間是一方面;另一個原因就是,不喜歡他,就得把他攪合下來嘍."

說完,環視蕭家兄弟,還有蕭母,又道:"單就巧哥的事情,還有現在的形勢,你們也不希望他來當這個皇帝吧?"

蕭譽與蕭母對視一眼,皆是無言.

單就現在的形勢,他們真的不希望耶律洪基在皇位上坐穩.

蕭觀音還活著,這就是一把永遠都懸在蕭家頭上的鍘刀.洪基繼位,就會讓這把鍘刀懸得更高,將來落下來就更狠.

而且......

唐奕不知道的是,他不在這半年,大遼發生了許多事.

耶律宗真重病不起,無法臨朝,理應監國的皇太弟耶律重元得了唐奕的重金資助,又知爭位無望,干脆就窩在折津,根本沒回大定.做出一副讓賢的姿態,退出了儲位之爭.

如今,耶律洪基監理國政,上位的第一件事就是--罷相.把原來的老丈人蕭惠從相位上趕下去,讓齊國公這個新丈人上位;更是傳召在大宋任使臣的蕭英回國,想把通政使也換成新丈人的人.

幾番動作,蕭家在大遼朝堂上的地位已經大不如前,大有秋風蕭瑟之感.

還沒真正登頂,耶律洪基就已經向曾經擁戴他的老臣下手了.可想而知,待他上位,蕭家還有什麼好果子?

蕭母思量再三,還是有所懷疑,"子浩真的沒有覬覦大遼之心?"

唐奕把腦袋搖得生風,"這個真沒有!"

"您也不想一想,我大宋那一畝三分地上的事情晚輩都忙不過來,侵遼?何以為刃?"

"再說了,大宋朝中的那些老儒您多少也應當有所耳聞,能用嘴解決的問題,他們全辦;不能用嘴解決的問題,也要攬下七分."

"侵遼?誰會同意?"

好吧,燕云在唐奕看來,不算侵,而是"拿回來".

"噗......"

蕭欣樂了,這麼嚴肅的話題,他都能扯出一堆怪話來.

--------

話已經說到這個份兒上了,唐奕覺得也沒有說下去的必要了,站起身形,向蕭母深深地鞠了一躬,"晚輩言盡于此,剩下的,就只能伯母自行裁斷了,奕且先下去了!"

蕭母心思還未回來,茫然地點頭.

等自己家孩兒和唐奕已經走到了風閣門口,蕭母才驀的一震,出聲叫住他們.

"子浩......"

唐奕回身,"晚輩在呢."

"你不喜歡耶律洪基繼位,因有嫌隙."

"不過,好像你與耶律重元之間的仇怨更深吧?"

蕭母何等聰明,怎會讓唐奕這般搪塞過去?

耶律洪基與耶律重元兩個爭位之人,哪個都不應該是唐奕心中所想才對.

耶律洪基與他有嫌隙,但與耶律重元的仇怨好像更大.

現在,耶律重元是有求于唐奕只得暫時放下,一但他得勢,怎會不報殺子之仇?

一瞬不瞬地看著唐奕,蕭母嘴角輕揚,心道,就算你這小瘋子嘴若懸河,卻還是讓本宮抓到了破綻,看你還如何搪塞.

不想,唐奕並無慌亂,點頭稱是.

"耶律重元也非上上之選,所以,換一個人來當這個皇帝就是嘍."

"換一個人?"此言一出,蕭母心跳都漏了一拍.

不說這小瘋子說的好像換件衣服那麼簡單,單是換誰,就足以讓蕭母心驚.

說到底,她心中還是有點怕,怕這個妖孽竊了大遼的江山.

在云州半年,蕭母想了很多,看了很多,越想越怕,越看越心驚.

這個唐子浩只來了大遼兩趟,卻已籠絡了包括他蕭家在內的一眾盟友.

蕭家,突吉台部,納其耶部,還有耶律重元一系,甚至是耶律宗訓的兩個兒子,耶律德緒和耶律德容都與之相交慎密.

別人說吞遼可能是玩笑,但,要是這個妖孽說他吞遼,不知為何,蕭母卻要信上三分.

想到這里,語氣不由冷了幾分,"換的那個人,應該還是姓耶律吧?"

她是耶律一族的女兒,當然不希望皇權旁落.

"不會是姓趙吧?"

唐奕聞聲,嘴角微微上揚.

"姓蕭......也是可以的吧?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