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0章 誅心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唐奕靜靜地看著蕭母,良久不語.

心中想的倒不是怎麼答,而是生出一種莫名的異樣之感--說不清,道不明.

"回伯母的話."唐奕終于開口.

"晚輩還沒娶呢!"

此言一出,蕭母杏眼一斂,看不出喜悅,也看不出深沉.

"沒......"

蕭欣愣愣地看看二哥,又看看母親.

"啥意思?"

卻聞唐奕又道:"晚輩是個直性子,說幾個孟浪之言,伯母別見怪."

蕭母又不著痕跡地看了兩個兒子一眼,"子浩說來便是."

唐奕深吸一口氣,"晚輩與巧哥之間雖無非分之舉,然多年相處,早已超脫知己的范疇."

說到此處,唐奕一頓,眉頭也不由一擰,"不錯......"

"我朝陛下待我如子,又意在撮合我與公主之間的姻緣,晚輩亦不能拒."

"但是,因為所謂大局,所謂妥協,而委屈了巧哥,晚輩也是萬萬不能接受的."

"晚輩待外人尚能舉義為先,況至親至情乎?巧哥于晚輩身側,細微處尚不忍其受得半點委屈,又怎能在大事大非上欺辱于她?"

"所以,不論巧哥身份如何特殊,亦不論晚輩處境如何微妙,那都是晚輩的問題,伯母且安心靜待.這個名份,晚輩不敢不給!"

"也不能不給!"

......

"好!"

蕭欣都忍不住為唐奕擊節叫好.

這一番肺腑之言,放在別人嘴里,聽者可能會覺得他是在做夢.不得不娶公主,又要給一個遼女名分?這是不可能的事情.

可是,從唐瘋子口中說出來,確讓人有種不得不信的感覺.確實是唐子浩的風格!

蕭母臉色連變,嗔怪地瞪了兒子一眼.

她也沒想到,唐奕會是這樣一番說辭.

有些不死心地的道:"子浩的意思是,既要娶公主,又要給巧哥名份?"

唐奕歎道:"算是吧!"

"如何做到?"

"呃......那是晚輩的事情,尚無定計."

蕭母苦笑,"看來,本宮說的沒錯,子浩想要的東西還真是不少!"

"......"

唐奕說不出的別扭,倒不是丈母娘審女婿,讓他有點露怯.而是今天這整場談話看似合理,卻處處透著他說不清的詭異.

......

不想,蕭母神情由沉思到堅定,再次話鋒一轉.

這倒是讓唐奕一下子明朗了起來,之前想不通的,也一下就通了.

"你與重元的事情,譽兒與本宮說了,不知道子浩從中又想要什麼呢?"

......

唐奕眼神微眯,緩緩出聲,有意回避道:"我與耶律重元之事,與巧哥似乎沒什麼關系,伯母不必擔心."

蕭母哪肯罷休?

"與巧哥自然沒什麼關系,但與蕭家,與大遼,卻是關系甚大啊!"

唐奕全明白了......

原本唐奕就覺得奇怪.蕭母可以甘願助力巧哥出逃,從一個蕭家嫡女,大遼王妃,變成一個漂泊異鄉的普通人.

為了女兒的快樂,這位母親什麼都不在乎了,又怎麼會為了一個所謂的名份,等了唐奕半年呢?

原來,她根本就不是為了巧哥的名份才找他的.

想通此處,唐奕無語搖頭,"原來,是晚輩誤會了長公主殿下!"

"......"

從"伯母"一下變成了"長公主殿下",蕭譽,蕭欣皆是一怔,不知道唐子浩又抽的哪門子瘋.

而唐奕卻不管,"晚輩只當面前坐著的是巧哥的親娘,原來與晚輩一續的,卻是大遼的長公主殿下."

被唐奕奕當面戳穿,蕭母奕有些面上掛不住,有些面熱道:""子浩當理解才是......"

理解?

唐奕當然理解,就好比他熱愛大宋,願意為之奔波勞碌.同樣的,蕭母是大遼的子民,而且別忘了,蕭母是姓耶律的,比唐奕更有理由為故國思慮.

她怕唐奕......竊了大遼的江山!

倒不是說蕭譽,蕭欣就不愛大遼,只不過,他們沒有蕭母想的長遠罷了.

"長公主殿下有何計較,不妨直說."

"我......"蕭母欲言又止.

卻是蕭欣不干了,"大郎!你與我娘說話客氣一點!"

再怎麼說也是你長輩,還是你丈母娘,一叫一個"長公主",雖是尊稱,卻讓人聽著別扭.

唐奕苦笑,"若坐在此處說的是家長理短,親情溫良,我又哪敢造次?別說伯母,若老人家認可,叫聲娘親我也無不可."

"但是......"

"伯母既然不是以長輩問話,而是以一國公主質詢,那晚輩又怎麼敢妄套近乎,直呼伯母呢?"

這話唐奕說的有怨氣,因為想通一切他才發現,原來蕭母這是給他設了一個局,一個給蕭家兄弟看的局!

正好此時,蕭譽覺得他們身為人子,坐在此處再聽,有些不合適了,起身欲告退.

唐奕斷撚道:"不行!"

"你們還不能走!"

蕭母更是面熱,羞愧難當,卻是讓唐奕都看穿了.

"怎麼不能走?"蕭欣愣道.

倒是蕭譽比弟弟心思玲瓏得多,唐奕說不能走,幾乎是一點就透,終于明白母親為何讓他們兄弟在此旁聽了......

適才,蕭母說唐奕與耶律重元合謀,蕭家和大遼有莫大關系,蕭譽就猜到了母親說的那個"莫大關系"是什麼關系.

唐奕再怎麼說也是宋人,他對唐奕毫無懷疑,但母親不會.一個宋人挑起大遼內斗,所圖真的只是那麼一點點嗎?

做為大遼公主,蕭母當然會懷疑唐奕謀求的不只是那一點點,而是大遼天下.

只不過,自己的兒子,女兒都無條件地相信唐奕,讓蕭母想給他們提個醒都做不到,只得等了半年,設下了今天這個局!

什麼局?

一個誅心,誅義的局!

為什麼要當著蕭譽,蕭欣的面給巧哥要名份?這根本就是一個無法回答的問題.若是正常人,唐奕無法拒絕皇帝,所以只能辜負巧哥.

但是,唐奕要真那麼回答了,那麼無形之中,他在蕭家兄弟心中,至少在這個"義"字上就不是那麼無懈可擊了.進而對其生出懷疑,也不是不可能的.

蕭母倒不是要挑撥他們與唐奕的關系,只是要給兩個孩子提個醒,讓他們提防唐子浩.

可是,老太太沒想到唐奕會看穿,更沒想到,唐奕會那麼回答那個沒法回答的問題.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