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9章 我蕭家的女兒怎麼辦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把蕭巧哥送到云州母女重逢之時,唐奕沒有見蕭母.借故正事為重,頭天到,第二天就催促薇其格上路,向西去了.

可以說,他在躲著蕭母.

一來,他自己就是最重親情的人,知道那種親人萬里相隔,久別重逢的心境,不忍心去打擾.

二來......唐奕心中有愧!

還是因為親情,他這個"外人"拐了人家的女兒,多多少少有些心虛.

可是,卻沒想到,蕭母竟在云州等了他半年.

暗暗一歎,對蕭譽道:"走吧,去給令堂請安."

蕭譽上下掃了他一眼:"就你這扮相,還是先去洗洗吧."

唐奕這才想起,連日趕路,他這一身兒還真不太整齊.

苦笑一聲,"那你們等我片刻."

回房細細梳洗一番,又是猶豫半晌,反複想著蕭母可能要跟他說什麼,最後待心緒平靜,方推門而出.

不料,院中倒是熱鬧,宋楷,龐玉等人比他快多了,早就梳洗停當,聚在一處正要往外走.

"剛回來,不好好歇著,上哪兒晃蕩去?"

賤純禮看是唐奕,鼓噪道:"聽說薇其格的親弟在花園辦了個文會,與你出來半年多,都快忘了咱們是儒生了,我們去沾沾文氣."

唐奕一翻白眼兒,卻聞宋楷道:"要不,你也跟我們去看看?那個蕭家老太太,等會兒再見也不遲."

唐奕搖頭,他也不想見,但是躲是躲不過的.

"你們去吧!"

"那我們可走了啊?"賤純禮一邊兒說,一邊招呼大伙兒往外走.

"等等."唐奕想起什麼,叫住眾人

"看看就得了,下手別太狠."

--------

與蕭家兄弟會合,二人引著唐奕向蕭母住處而去.

"巧哥呢?"自進府說蕭母要見他,蕭巧哥就沒了蹤影.

蕭欣橫了唐奕一眼,"怎地?還要我妹子陪著你不成?"

唐奕回道:"就你這張破嘴,打斷三條腿都不冤!"

蕭欣哈哈大笑,細數起來,唯與唐子浩斗嘴,最是有趣.

......

蕭母住所在突吉台府西邊的偏院里.顯然,蕭母知道唐奕要來,把一眾傭仆都打發了出去,三人到時院中一個人影兒都沒有.風閣之中,更是只有蕭母一人在矮幾上調茶.

"孩兒拜見母親大人!"

蕭家兄弟上前見禮,唐奕也是緊隨其後,鄭重地一拱手,"晚輩拜見蕭伯母,給伯母請安!"

"嗯,來了啊?"蕭母輕應一聲,視線始終不離幾上的茶湯."先坐吧!"

唐奕一滯,今日的蕭母與印象中那個慈祥的老婦人不同,少了幾分慈愛,卻平添了幾分威儀.

沒等唐奕坐下,蕭母的聲音再一次傳了過來,"半年遠游,子浩去了很多地方吧?"

無奈,唐奕只得又站了起來,恭敬道:"回伯母,確是去了不少地方.耽擱了歸期,讓伯母在此久候,晚輩深感愧疚!"

蕭母抿然道:"算不得久等,比本宮料想之中,還早回來不少呢."

"呃......"這話唐奕沒法接了.

蕭譽聞聲也是一滯,他愣的是母親的那聲--"本宮".

母親一向不喜自持身份,更以平易近人為德.當年與唐奕相遇在上元燈會,那時一來是生疏,二來唐奕是外臣,自稱"本宮"是為了大遼威嚴.

但是,按現在蕭家與唐奕的關系,蕭巧哥與唐奕的關系,怎麼都不應該這般生疏了吧?

今天這是怎麼了......自稱起"本宮"來了?

......

這時,蕭母抬起頭來,"站著作甚?坐吧."

"是."唐奕這回終于跪坐下來.

蕭譽,蕭欣也是意外,沒想到母親與唐子浩一會,會是這般氣氛.

蕭欣給二哥使了個眼色,然後躬身道:"母親且與子浩慢談,我們就先下去了."

"下去干嘛?"蕭母疑聲道."你們也坐吧,一起聽一聽."

"......"

二人無法,只得坐下.蕭母轉頭對唐奕道:"可知本宮為何料定子浩此去頗久?"

"伯母心思,晚輩不敢妄揣."

蕭母輕笑,"即使子浩一出云州就找到你要的東西,你也不可能馬上就回來的."

"哦?伯母何出此言?"事實還真就是如此.

"因為,子浩想要的東西太多......"

"滿足了一件,還有另一件."說到此處,蕭母頓了一下,笑吟吟地看著唐奕."我說的對嗎?"

......

唐應再一次無言以對.不錯,他想要的東西太多了.

找到了礦,又想疏通西域商路;疏通了商路,又想權衡西北諸國的態勢,看大宋能不能從中得到一點好處.

總之,他就像一個停不下來的陀螺,無時無刻不在算計,不在......想要!

尷尬地一拱手,"晚輩是個縱心而歡的俗人,倒是讓伯母見笑了."

蕭母搖頭,"沒什麼,年青人有沖勁兒,這是好的."

不著痕跡地看了眼兩個兒子,蕭母猛的話鋒一轉,"聽聞,南朝皇帝有心賜婚?可是真的嗎?"

"......"

"......"

底下三個都有點懵.唐奕心說,這老太太怎麼比我還跳躍?這是說我想要的多嗎?

而蕭譽,蕭欣則是想不通母親提這件不合時適之事做甚?

但是,盡管覺得這事不應該說,但還是忍不住看向唐奕.

日!!唐奕暗罵一聲,只得硬著脖子答道:"確有此事!"

蕭母面無表情地點點頭,哀然一歎:"子浩別無選擇啊!"

唐奕緩聲道:"確實......別無選擇."

蕭母一笑,"若南朝皇帝不生出嫁女之心也就罷了,但是一旦動了這個心思,以子浩在南朝的地位和作為,就不得不答應了."

這是顯而易見的問題,唐奕的處境,趙禎沒動那個心思還好,一但他動了,唐奕又拒絕了,那就算趙禎心中無疑,也會平空生出懷疑.所以,這門親,唐奕是沒法拒絕的.

"可是,本宮很好奇......"

"我蕭家的女兒,怎,麼,辦!?"

此言一出,蕭欣都替唐奕腦袋疼,咱娘是一點沒給唐子浩留余地啊!這特麼怎麼答?

可是,即使替唐奕委屈,蕭欣還是再次把注意力集中到唐奕身上,因為--

蕭巧哥也是他的親妹子!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