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8章 一扔半年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云州向西,盡是塞上風光,萬里飛沙,說不完的無邊無際.

那里是另一個世界,一個還未被埋葬在黃沙之下的璀璨的西域文明.

靠近云州的大漠邊緣,黃沙漫道之間,一隊人馬自西而來.開始還只是地平線上隱約的幾個小點兒,不多時就已到了眼前.隆隆馬蹄踏過,揚起漫天飛塵.

馬隊的人數也就二三十騎的樣子,在沙匪橫行的大漠算不得多.

可是,雖個個面罩紗巾,遮住了口鼻相貌,但只看身形就知道,這是一群精壯之士,並不好相與.

......

眼見就要出了大漠范圍,隊中僅有兩個女子中的一人,扯下防沙的面巾,露出一張嬌豔嫵媚的容顏.

一邊策馬揚鞭,一邊指著南邊的方向嚷道:"此處向南百里即是大河,過河就到了南朝軍隊藏匿的草原,公子不順路去看上一眼嗎?"

旁邊一健碩男子聞言,也扯下面紗,朝南方看了一眼.隨即忍不住一哆嗦,與那女子道:"莫要坑害與我!去了......找罵."

"哈哈哈哈......"眾人聞聲大笑.

"還有臉說,吳老相公被你扔在草原上半年,估計那老頭現在是每日三課,早中晚都要大罵一番唐瘋子!"

男子一撇嘴,"誰知道這一去就是半年?若是先知,就給老相公稍信兒,讓他自己回去了!"

"回去?他不親手把你拎回大宋,怎麼肯回去!?"

......

沒錯.

這一隊人馬,正是唐奕與薇其格等人.而說話的那個男子,也正是西游近半年多的唐瘋子.

半年前,唐奕把蕭巧哥留在云州與蕭母團聚,自己則是帶著李傑訛,潘越,宋楷,龐玉,賤純禮等人,由薇其格引路,向西尋找鉻鐵之源.

只不過,唐奕沒想到,這一走就是半年,幾乎走遍了整個西域.

沿云州一走向西北,經大遼的上京道,一直走到粘八葛部,再折道向南入黑汗,西州回鶻,最後再回到大遼.

可以說,這半年,唐奕不但把西域走了個遍,甚至把西域的沙子也吃了個遍.

人說北方寒風似刀,南疆暖風如絮.那西北沙風是什麼呢?是特麼的銼刀!

從出發時還是細皮嫩肉的書生扮相,被風沙銼了半年,已經變成又黑又糙的粗漢了.

至于宋楷他們幾個,本來就不白,這回更像"護衛"了.

嫉妒地看了眼薇其格和君欣卓,女人在這方面端是神奇,總是能找到保養之法,半年的風吹日曬,卻沒在這兩個女人身上留下一點痕跡.

"真不去看看?"宋楷又問了一句.

唐奕把頭搖得像撥浪鼓,"不去!左右也快回去了,要挨罵也攢一塊兒吧."

幾人相視搖頭,就等著看好戲吧!

大宋朝的二品大員,當朝給事中,讓唐奕就這麼扔在了大遼半年多,沒人找,也沒人問,吳老頭兒要是不罵他個狗血淋頭,才怪!

......

不過,不去也好,半年的勞碌奔波,眼見云州就在眼前,誰也不想為了看唐奕吃癟再多繞一段路程.

......

為了早一點腳落實地,再溫人間煙火氣,唐奕等人日夜兼程,兩日就回到了云州城.

讓唐奕意外的是,迎接他的,不光是蕭巧哥,連蕭譽,蕭欣兄弟二人也在.

"你們,你們怎麼還在云州?"

突吉台府前,唐奕把馬匹交給仆從,一邊在眾人的簇擁下進府,一邊疑道:"在云州呆這麼長時間,就不怕人生疑?"

蕭欣揶揄道:"還好意思說我們?你這是去找礦啊,還是去挖礦!?一去半年,若不是時有消息傳回來,還以為你死在大漠里了呢!"

"呸呸呸,三哥臭嘴!"蕭巧哥不依道."不吉利!"

"好好好~~我臭嘴,我臭嘴!"蕭欣無語地應著."你的唐哥哥可算回來了,你最大好吧?"

蕭巧哥白了他一眼,只是並沒什麼殺傷力,難以掩飾的喜悅之情,卻是讓那一眼全變了味道.

一邊幫唐奕拍去身上的沙塵,一邊略有幽怨地道:

"怎麼去那麼久......"

唐奕心中一暖,這半年最掛念他的,可能就是蕭巧哥了.

"找礦嘛......"

"找到了嗎?"

"找到了."

蕭巧哥怨氣更深,"要是找不到,是不是還不回來?遲遲不歸,害得大家擔心......"

"是你擔心吧?"蕭欣嗆聲."我可從未擔心過."

蕭巧哥恨恨地又橫了蕭欣一眼,也不搭理他,繼續與唐奕說話.

"很難找嗎?"

"呃......"唐奕尷尬了."不難找......"

事實上,正是因為太好找了,他才遲遲沒回來的.

他知道西北有富鉻鐵礦,但是沒想到,從云州出去不到半個月,就讓他在大遼的上京道與粘八葛部之間的地方找到了.

露天大礦,夠他采上幾百年的了.

這麼容易就達成了目的,唐奕也沒想到.覺得就這麼回去有點可惜,反正都出來了,索性正好探一探西域商道,于是......

他們這幫人就到黑汗,回鶻轉了一大圈兒.

蕭欣,蕭譽一聽,這貨原來不是去找礦,而是玩了一大圈才回來,氣的想踹死他.蕭巧哥更是不著痕跡地,在唐奕的胳膊上使勁兒擰了一把.

"當真可惡!"蕭欣叫道."枉費我等冒險苦等你數月!原來你是在外風流,樂不思蜀."

"等我?"唐奕皺了皺眉."你們遲遲不回大定,就是為等我?等我做甚?有什麼要緊的事,非要當面說不可?"

蕭欣道:"我們才不想等你呢!卻是家母要見你一面."

"蕭母......"唐奕更是迷糊."令堂怎麼想起要見我?"

蕭欣賤笑著看了蕭巧哥一眼,"我妹子再怎麼說也是蕭家骨血,娘親身上的心頭肉,就這麼不明不白地讓你給拐跑了,怎麼也得讓老人家看看女婿合不合心吧?"

"三哥!"蕭巧哥羞得一跺腳."再拿小妹說笑,我,我就不理你了!"

"哈哈......"

蕭欣一指巧哥,"看看,還害羞了!"

蕭巧哥氣結,作勢要打,蕭欣一躲,"好凶!這般刁蠻,小心你唐哥哥不要你了!"

"你站住!"

"不站!"

......

唐奕就那麼嘿嘿笑著,看兄妹二人追鬧.

待二人跑遠了,唐奕才對蕭譽道:"到底何事?"

蕭譽一扁嘴,"母親心思縝密,哪是我們猜得出來的?你見了應該就知道了."

唐奕心說,不會真是丈母娘見女婿吧?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