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7章 涼薄寡情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唐奕不知道吳育心里想什麼,只是自顧自的,接著說燕云的問題.

"燕云就像懸在大宋頭上的一把巨刃,只要不在自己手里,咱們就沒法放開手腳大行革新之策."

"所以,不管花多少錢,付出多大的代價,都必須把燕云弄回來!"

吳育收回心神,細品唐奕的話,默默點頭,確實如此.

冗官,冗兵致使國家負擔甚巨,這是人盡皆知的問題.冗官之弊涉及諸多,且不多說.但是,這個冗兵一直解決不了,正是因為大宋國防吃緊,才沒人敢對軍隊下狠手.

如果燕云在大宋手里,大宋防務壓力驟減,自然可以放心為之,軍中那些腐敗滯怠之患也再無藏身之地.

如此說來,要是有了燕云,唐奕更加的無可阻攔!

......

他卻不知道,他只想到了軍隊,而唐奕的真正用意卻不單單是軍隊,還有更為深遠的意義.

唐奕想經濟掠奪,想買斷全世界,就一定要有強大的國家後盾.可是,沒有燕云的華夏,還何談強大?

吳育突然道:"大郎可有把握?"

"六成!"唐奕堅定道."若無差池,有六成把握拿回燕云一十六州!"

吳育聞言卻是搖頭,"老夫說的不是燕云,而是革新!大郎可有把握不重蹈范公覆轍?"

唐奕一怔,隨即道:"若有燕云,九成希望,興宋興國!"

"好!"吳育猛然一喝."值得一試!"

----------

回到渝霞關.

蕭家兄妹一聽,耶律重元竟無功而返,乖乖退兵,皆是新奇.

"你是怎麼忽悠那老貨就這麼回去了的?"

唐奕有些猶豫,關于鼓動耶律重元造反的事兒,要不要跟他們說.

不想,蕭譽已經猜到了.眯著眼睛看著唐奕,"大郎是不是許下了什麼?"

"呃......"

"大郎不必隱瞞,就算真許下了什麼,也沒什麼大不了."

"......"唐奕意外地看著蕭家兄弟.

"大郎還不知道,那位就要當皇帝的耶律洪基已經續了新妃,乃齊國公之女蕭遷奴,與我蕭家半分關聯都沒有!"

"什麼意思?即是蕭家女兒,怎會沒關系?"

兩人一解釋,唐奕才明白,原來他們這個"蕭",跟那個"蕭",是兩回事兒.

後族,說起來好像是一族,其實是兩個家族.

耶律阿保基建立大遼朝,封皇族本部姓--耶律,後族部落姓--蕭.但是,後族卻不是一個部落,而是兩部.

也就是說,契丹八部蕭族代表了兩部.這個齊國公之女蕭遷奴,是另外一個"蕭"......

蕭欣吃味道:"從先皇那一朝開始,我們這一支一直壓著另一支一頭.如今********,卻沒有我蕭家的好果子吃了."

唐奕道:"沒那麼嚴重吧?你父蕭惠仍穩居宰相要職,蕭英在大宋任通政使多年,眼看就要回朝,也是如天中日.蕭家各屬皆位高權重,另一支想壓你們一頭,哪有那麼容易?"

"一朝天子一朝臣,如今的大遼皇帝還是我們的舅父,當然看不出什麼.但是......"

蕭欣接過二哥的話頭,"但是那位一旦登基,可就說不准了."

"二月之時,他已經向我朝陛下覲言,要把我爹換下去."

唐奕愣愣地看著二人,"不是吧?你爹那麼擁待于他......"

蕭譽搖頭,"那就是個涼薄之人.除了陛下裝看不見,如今誰還看不清他的嘴臉?"

"別的不說,當初陛下生出推其上位之心,唯我爹和耶律宗訓站在他這一邊.其中,猶以宗訓一家最為忠誠,幾乎是竭盡全力助他.可是,如今大事已成,再無阻礙,他卻......"

唐奕追問:"他卻怎樣?"

"他卻為了一只獵物,險些把耶律德緒的小兒子打死!"

"......"

"去歲冬獵一出,各家都運氣不佳,基本沒遇上什麼大獵物,唯耶律洪基獵得一熊,正中眼窩,一箭斃命!"

"回到王賬,陛下一看,自然要誇上幾句.本來也是必讓他得這個獵魁之名,沒人與他爭.但是,德緒的小兒子才十一,小孩兒不懂事兒,多了句嘴,說那一箭是他的侍衛射的,他看見了."

"這下可把那位得罪壞了,回到大定,沒等過年,他竟然尋了個機會,慫恿家將朝一個孩子下手,雖未致死,卻是廢了兩條腳!"

說到此處,蕭譽眼圈漸紅,"一個孩子懂什麼?他竟下得去手!?可憐小松頤頭天還到我家哄我兒子開心,第二天就......"

"就再也站不起來了!"

"操!"唐奕沒忍住,罵出了聲."禽獸!"

蕭譽冷哼,"所以說,這種禽獸留他何用?若是耶律重元可以一舉推翻,倒也不失美事."

蕭欣接道:"而且,巧哥之事咱們雖做得天衣無縫,但多多少少會有紕漏.耶律洪基雖不全知,但很可能也開始生疑了,對家父日漸疏遠,當是因為此事!"

"生疑?"唐奕一凜."生什麼疑?"

蕭譽苦笑,"你以為把巧哥帶回去就萬無一失了?還放任她滿大街的瞎轉.大遼在開封可不是沒有眼線的,而且,使館那麼多號人,認出她與王妃像極,自是沒什麼不可能.再說,耶律重元可是全知此事.透一點給那兩父子添亂,更是說得過去."

"呃......"唐奕有點不好意思."倒真的是我疏忽了.以為在大宋沒人找事兒就沒問題了,沒想過可能會牽連你們."

蕭譽道:"多心了不是?我可沒有責備之意.只是要大郎知道,對于耶律洪基,我蕭家無感,大可放手為之,不必顧全我等."

唐奕嘿嘿一笑,"有你這句話,我就放心了!"

----------

被耶律重元閃了這一下,唐奕覺得,還是小心為妙.思量再三,決定閻王營還是別跟著他去云州為好,目標太大.

與吳育一商量,最後定下讓薇其格派人把閻王營帶到河套以北的草原上去.那里地廣人稀,一廂大兵扔進去,誰也找不著.

最主要的是,那里有戰馬,正合了唐奕糊弄吳育的說辭.

而吳育這回也沒打算跟著唐奕去云州,他畢竟是大宋的相公,偷著來大遼"旅游"也就算了,還跑到人家的州府去招搖過市,就有點兒過了.

......

辭別吳育和楊懷玉,唐奕與宋楷等人,同蕭家兄妹,薇其格一同上路,直奔云州,

那里,蕭娘正在盼著多年未見的女兒.而唐奕少了吳育的盯梢,也可借道西行,完成他此來的真正目的.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