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6章 萬事俱備只缺燕云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必敗!?"

薇其格愣了,"那你還出資支持?"

唐奕苦笑,"你觀耶律重元其人,有贏的資質嗎?"

"呃......"

薇其格暗暗首肯,耶律重元優柔寡斷,左右不定,還真不像是能成事的人.

"而且......"唐奕又道."我花錢買的不是輸贏這個結果,而是過程!"

薇其格恍然道:"所以公子不想我家牽扯其中?"

"算是吧!拉上你,只是讓耶律重元心中更有底,反的會更決然.而且,一旦他起兵與耶律洪基對抗,突吉台與納其耶兩家自可靜觀其變,待價而沽,是一定能撈到好處的."

話說到這個份兒上,以薇其格的聰明,又怎麼會想不通?

嬉笑顏開地笑道:"多謝公子美意!"要不是吳育在車里,她都想撲上去,狠狠親上唐奕兩口.

"有公子這個朋友,小女子甚感榮幸呢!"

......

待薇其格下車,吳育斜眼看著唐奕,"你真當她是朋友?"

唐奕眼睛一立,"您不都說了嗎?這可是我的招牌,怎能說扔就扔?"

"哦!?那你為何不說實話?耶律重元可不一定會敗!"

"燕云之地占了大遼四分之三的稅收,二分之一的人口!"

"若耶律重元積蓄足夠力量起兵,這些可就都歸了他.而且,燕云之地險關重重,易守難攻,耶律重元不說一統大遼,分廷而治,卻是不難."

唐奕嘿嘿一笑,"您老也不想想,我怎麼可能讓他一家獨大?"

吳育一頓,"啥意思?"

"您知道我要給他錢,卻是不知道......"

"不知道......"

"不知道!?"

吳育炸毛了,"還有什麼是我不知道的!?快說!"

這老頭兒都讓唐奕折騰出毛病了.

"別急!別急!"唐奕急忙安撫."也不是什麼大事兒,就是給耶律重元錢的同時,我也給耶律洪基錢,同樣是一年百萬!"

"耶律重元拿了錢去收賣人心,厲兵秣馬,那耶律洪基也不可能就喝酒吃肉吧?"

"......"

吳育見鬼了似的看著唐奕.

這招太陰險了.兩家都給錢,兩家都攛掇,慫恿他們互掐,讓他們打去.大宋好從中漁利?

這招兒也就唐瘋子這個沒底線的家伙想得出來,使的出來.

別人也沒他這個財力!

......

唐奕繼續道:"而且,有一點您老說錯了,我走過一次燕云,那里所謂的險關,可不是以前漢兒的邊關.當了大遼一百年的'內關’,早就疏于打理,破敗不堪,已難以再擔城塞之職.只要耶律洪基也得錢整軍,那麼耶律重元是沒法守的,必敗!"

說完想了想,又補了一句:"主要就看他是怎麼敗."

聽了前面,吳育暗暗點頭,心說,原來五年前去大遼,唐奕就已經開始布局了,那時他才多大點?

可是聽了後句,.吳育猛的一震,手指顫抖地指著唐奕:

"你,你,你......"

"原來如此,你志在燕云!"

"志在燕云?"唐奕嘿嘿一樂,不為所動,目光漸斂.

"當然志在燕云!"

"而且,燕云!必須歸宋!且,必須馬上!"

之所以不計成本,耶律重元要五十給他一百,要糧給糧,要甲給甲,就是要讓他越快越好.

"此為大事,馬虎不得,當從長計議......"

吳育當然也想要燕云歸宋,如唐奕算計,還真不是不可能.但是,越是如此,越要穩,不可大意.

可唐奕卻搖頭一歎:

"我怎會不知越穩越好!?"

"但是,我等不起,大宋也等不起了......"

此言一出,吳育要說的話生生咽了回去,反倒沒了聲息.

一瞬不瞬地看著唐奕,良久方緩緩吐出一句:"大郎啊,你與老夫說句實話,是不是要再起浪濤,重興革新之政?"

"是!"這沒什麼好瞞的.

"唉~~!"吳育憂然一歎."果然如此......老夫早該想到."

看著唐奕,"你是范公的得意門生,又怎會不繼承公之志向,革宋為新呢?"

唐奕笑道:"老相公以為不應該嗎?大宋冗官,冗兵致使財稅連年入不付出.小子就算本事再大,掙的再多,也填不上這個窟窿.若無革新之舉,無需外敵,早晚我們就會讓自己拖垮!"

吳育閉眼低眉,"道理老夫知道!可是,縱觀古今,廢舊立新之舉唯秦之商鞅一人得成,曆朝曆代再無成事者.而商鞅可興秦,也有他的客觀原因.為什麼鮮有人成功?這其中,並不是沒有道理的啊......"

唐奕搖頭,除了商鞅,還是有人成功了的,只是吳育不知道罷了.

因為,成功的案例不在"古",而在千年之後的未來.

......

不能明說,唐奕只得搪塞,"事在人為!"

"難啊......"吳育又是一歎."況且,革新與燕云何干?"

唐奕道:"因為萬事俱備,只差燕云!"

"萬事俱備?"吳育一愣,隨即滿眼驚駭.

細想之下,當真是"萬事俱備"!

眾人只道范仲淹,杜衍是新黨魁首,只要把他們趕出朝堂,就萬事皆安.

可是如今,內相是富弼,參知政事是文彥博;丁度,龐籍,歐陽修皆是在朝守著兩府要職;唐介,包拯也與觀瀾相交甚密......

不知不覺間,朝堂之上,新黨舊臣盡數歸來.

可當年的保守派還剩下誰呢?

表面上看,宋庠,賈昌朝,王拱辰,還有他吳育,都是當年反對新政的守舊派.

但是,宋庠和他早已倒戈,心向觀瀾;王拱辰看樣子也不會再像當年那般橫沖直撞了,就剩一個被架空的賈子明......

若是革新之風再起,還有誰會出來反對?賈子明獨木而支嗎?誰聽他的?

將門嗎?傻子都知道,將門和唐奕是穿一條褲子的.

現在,唐奕若想革新,要人有人,要錢有錢;要樣版,有鄧州商農一體的試點;要布局,還有即將通航的通濟渠聯通南北.

西北鹽政一解決,放眼大宋,就只剩北方大族這一塊硬骨頭.可是,朝中少了說話之人,北方大族也是一盤散沙,還能形成什麼阻力?

當真是萬,事,俱,備!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