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5章 唐瘋子的原則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你個小混蛋!小瘋子!活膩歪了是不是?"

一直到回去的路上,吳育還不住嘴地指著唐奕的鼻子罵.

"萬一耶律重元腦袋一熱,你這瘋腦殼就得搬家!"

"放心吧,您就!料定他不會砍下來的."

唐奕無所謂地灌了一口醉仙.這一路可是苦了他了,被吳育絮叨的,腦袋沒掉也快炸了.這老頭是強拉他在馬車上接受批評.

"看把你能的?你與那邵雍一樣,能掐會算不成?"

唐奕心道,不解釋清楚這是沒完了.

"這麼跟您說吧,沒來之前我就知道,耶律重元必定會見我,而且會很'規矩’的見."

"為什麼?"

"因為他拿了我的錢!"唐奕篤定道."折津府的華聯分店開了有兩年了,耶律重元就是再蠢,也不會不知道給他送錢的就是我!"

"......"

吳育一陣無語,這其中的關鍵他不是想不明白.若耶律重元一心想給兒子報仇,又怎麼會容仇人的商鋪開在自己眼皮子底下?更不會拿仇人的錢.

這不是什麼拿人手短那麼簡單,而是說明,他有所求.

"那你也得小心行事,萬一他收不住怎麼辦?"

"他是一個人來的!"唐奕回道."這說明,他早就有了心理准備,那一刀也只是試探罷了."

"試探?試探什麼?"

"試探我到底是個棋子,還是對弈的敵手!"

吳育猛的一震,當時,他雖在關上,但夜深人靜,月下三人對話,每一句都還聽得真切.

最後唐奕說"憑的是對手不知道我的厲害!"原來......

"原來,那句是在呼應耶律重元最開始的舉動?"

"不是呼應,而是警告!"唐奕冷聲道.

"上一次來,他父子把我當成棋子,結果折了兒子.這怪不得我狠,而是他們蠢!這一次,希望他別再犯這個蠢!"

吳育收起心神,默默地看著唐奕.說心里話,現在的唐奕與以往不同,他有點看不懂.

原來,收起了瘋勁兒,認真起來的唐子浩,更加的可怕!

......

"唐公子......"車外一聲輕喚,卻是薇其格.

"可否下車一續?小女子有幾句話還望公子解惑."

唐奕眼前一亮,薇其格來的太是時候了.

"這就來!"逃似的就往車下鑽,早聽夠了這老頭兒的絮叨.

"不行!"吳育一把把他拉了回來.

"有什麼話,車里說!"

說著,還指著唐奕的鼻子道:"從現在開始,再不能有半點隱瞞老夫!"

他是真怕了,讓唐奕騙怕了.

沒辦法,唐奕只得讓薇其格上車.

薇其格也沒當回事兒,反正在關下的話吳育都聽到了,也沒什麼可瞞的.

"小女子不懂......"

唐奕疑道:"不懂什麼?不懂我為什麼讓潘越催你入局,卻又不讓你深入其中?"

"正是!"

薇其格冰雪聰明,事後一想,又怎會不知道唐奕與潘越是刻意為之呢?

唐奕不急回答,先給薇其格倒了杯醉仙,遞到她手里,然後誠然道:"關上之事並非算計與你,而是這事兒想多了反而不好."

薇其格道:"我明白!公子有公子的計較,卻是不能全與小女子細說."

"你明白就好,我們畢竟是各為其主.為故國思量,難免有不可相通之處,怕說早了,姑娘想的多,反而平生誤會."

"公子無需解釋,小女子都懂.一個南朝人鼓動北朝權貴謀反,說不多想卻是假的.但是,我相信巧哥看中的男人,不是在朋友之間玩弄心術的小人.公子說是嗎?"

"呃......"唐奕有點尷尬.

怎麼說也是算計了薇其格一道,這女人不吃虧,這是要找回場子......

讓唐子浩發囧可不是誰都能做到的,薇其格抿然一笑,心中得意,被情郎和唐奕算計的事情也就算過去了.

便替唐奕解圍道:"公子還沒回答我的問題,為什麼讓我入局,又臨陣變卦?是良心有愧了嗎?"

唐奕道:"不是."

"第一,我還是那句話,你們兩部還沒到那一步,只是缺少契機重振族風,何必走造反這條極端的路?"

"第二,你與耶律重元連手,于宋于我,當然是有利無害的.但是,我不能那麼做!讓你去聽,也只是有個准備,將來若出事兒,也能心中有底,知道如何應對."

"哦?"

薇其格疑惑地看著唐奕,她關心的是那句,"有利但卻不能那麼做".

"為何不能那麼做?"

"因為......唐瘋子有唐瘋子的原則."卻是吳育替唐奕答了.

"什麼原則?"

吳育道:"姑娘是心思玲瓏之人,放眼看去,唐大郎身邊都是一些怎樣的人?"

薇其格有些不明白,這老頭兒為什麼提唐奕身邊的人.

但是細想,唐奕身邊,潘越,那個楊家將的後人,君欣卓,還有沒來的黑漢子,再加上這次來的那幾個"護衛"(好好吧,宋楷等人哭暈在廁所,老子是官二代好嗎?)好像與唐奕關系都不一般,就連蕭欣,蕭譽與唐奕也是可以托付的生死兄弟.

"老相公的意思是......"

吳育道:"姑娘當是想通了,唐子浩身邊都是肝膽相照的朋友,兄弟,可以說是不分彼此,完全信任."

"而且,不光你看到的,從大郎出鄧州時的舊家仆,到大宋將門之後,再到名儒貴胄,與唐子浩稱得上朋友的人,無不甘願全聽全信,甚至傾家財與之相攜!為什麼?"

"因為唐子浩'義’字當先,從不出賣朋友."

"這就是他的原則!"

薇其格心下震撼,一個走到唐奕這個高度,還能重義的人,她還從未見過.

唐奕還是頭一次讓吳育這般誇獎,有些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.

"我能走到今天,憑的是對手不知道我的厲害,還有兄弟親朋無條件的擁護.所以,只要是我的朋友,就不能為利而把人往火坑里推,這是我的底線!"

"公子把小女子也當朋友?"

唐奕笑道:"只憑你能幫著巧哥逃出火坑這一點,我就認下你這個朋友了!"

薇其格心中一暖,唐子浩的朋友,這句的份量有多重,她還是知道的.

"耶律重元這個火坑,我是不會讓姑娘往里跳的."

"火坑?"薇其格疑道."公子不看好耶律重元能夠成事?"

唐奕無言搖頭......

"不是不看好,而是必敗!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