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4章 盟!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耶律重元真的有點跟不上唐奕的思路,正說到關鍵,這小子卻話鋒一轉,扯到他所帶的八千兵身上去了.

"殿下怎麼就帶了八千兵?"

耶律重元冷哼:"取爾狗頭,八千足矣!"

唐奕搖頭,"事到如今,殿下要是還與在下逞一時之氣,怕是連最後的一點機會也沒有了!"

"......"耶律重元一時無語.

唐奕又冷然道:"帶八千兵,是因為你也就只能調得動八千.身為南院大王,統領南京道軍政兩務,天下兵馬大元帥,卻只能搜刮府內私兵,強調一點點守邊鄉勇......殿下這些年在幽州算是白呆了!!"

"......"

唐奕字字如鋒,紮進耶律重元的心里.

唐奕說的當然一點沒錯,說來慚愧,能調出這八千兵勇,還是近兩年拜唐奕所賜.

華聯鋪在折津起了分店,收入的大頭都讓唐奕以各種名目暗中送給了耶律重元.

給他錢干嘛!?就是收買,籠絡大遼邊軍勢力,和耶律宗真父子對著干的.

要是沒那筆錢讓耶律重元建立了一點屬于自己的力量,連八千人他都拉不出來.

耶律重元不想與唐奕再兜來兜去,"你到底什麼意思?有話直說!"

唐奕笑了,"如今殿下只有八千兵馬,當然不敵遼帝的五萬皮侍精兵,但是......"

"但是若有八萬......那就說不准了吧?"

"八萬?"

耶律重元心中不屑,他上哪兒攏落八萬人馬去?就算有八萬兵給他,他也得養得起才行.

......

他養不起,可有人養得起啊!

唐奕出聲道:"殿下開個價吧?"

耶律重元一怔,"開,開什麼價?"

"在下之意,殿下還不明白嗎?只要殿下摒棄前嫌,忘了那段不愉快,奕必鼎力助之!"

"鼎力助之??怎麼助?",

"殿下無錢籠絡人心,奕有!"

"殿下無糧養兵,奕有!"

"殿下無飲血利刃!奕也有!!"

"......"耶律重元驚了.

今夜來之前,他不是沒想過唐奕會有所表示,他也知道折津的華聯鋪在暗中給他送錢.

可是......

他沒想到,唐子浩會是這麼大的手筆!一個宋人,替他養兵?支持他造反?

"殿下,開個價吧?"

"我......"耶律重元又是一陣猶豫.

薇其格搶白道:"這等好事卻是聞所未聞,要不......唐公子把錢給我突吉台部如何?我是一定能說服家父,反了那父子的!"

唐奕沒接她的話,心說,給你?你要是占著燕云,我就給你!

耶律重元又沉吟了良久,方下定決心道:"五十萬貫宋錢!!"

五......唐奕心說,你也太沒追求了吧?

"每年五十萬!"耶律重元又補了一句.

好吧,這還差不多......

"我給你一百萬!"

耶律重元一滯,一百萬?真的假的?試探道:"我還沒說完,兵械,糧草也要......"

"行!!"唐奕一口答應.

就怕你要的少!

"殿下回去就可派人去雄州等候,一月之內,百萬軍資必然到位!"

"......"

"......"

不光耶律重元傻眼了,薇其格都懵了.

一百萬啊?大遼四分之一的稅收!!

剛剛,薇其格說把錢給她,她來反的話,實為激將之意.但是,聽了唐奕報出來的那個數兒,薇其格都想真造反了.

"為什麼?"

耶律重元從驚異之中回過神來,第一句就問"為什麼".

"你好像比我更希望我反了,為什麼?"

唐奕一攤手,"我本來就比你還希望你反嘛!"

"明人不說暗話,實話說吧,我大宋內政革制在即,值此緊要關頭,最為重要的就是四邊穩定,不論是誰都不能出來添亂.所以,大遼內亂,才能保我大宋無憂.花點錢?我唐奕最不缺的,就是錢!"

這話說的端是霸氣,但耶律重元卻不全信.

"四邊穩定?攪的南朝不得安甯的可不是我大遼,怕是大有人在吧?公子此言不足信!"

唐奕一笑,"殿下說的是西夏?"

當然是西夏!就算大遼不搗亂,西夏怎麼可能不趁火打劫?所以,耶律重元才不信.

"這樣吧......"唐奕坦然道."錢,我照給!殿下可拿著錢靜觀其變.什麼時候西夏再不足為患,什麼時候你我之盟算是生效.殿下以為如何?"

"......"耶律重元沉默了.

唐子浩要先動西夏?他憑什麼?

他實在不信,這個唐子浩有這麼大的能耐,能在大遼攪動風云,又能把手伸到西夏去,只手遮天!

可是......

可是,由不得他不信.這就是個妖孽!什麼事兒是他不敢干的?什麼事兒是他干不成的?單是一張嘴就是一百萬,一百萬的砸錢,這天下就沒誰干得出來.

見耶律重元不說話,唐奕又道:"錢,我先給!殿下是用來喝酒吃肉,還是養精蓄銳,我都不管,全在你一念之間!"

又一指薇其格,"至于突吉台和納其耶兩部,在無十足勝算之前,我不會讓他們卷入其中.但是,保殿下西邊防線之患還是沒問題的,暗中策應一二也是可以的."

"我的誠意盡露于此,現在是殿下做決斷的時候了.是與我為敵,為子血恨,還是連手掙一場造化......"

......

"最後一個問題!!"耶律重元直視唐奕."你要如實答我!"

"殿下請講."

耶律重元眼圈兒微紅,"為什麼要取小兒性命?以你之能,當年就該早有謀劃,明知道殺他與你無益,為何還要痛下殺手!?"

唐奕一歎......

也不答他,"殿下可知,奕憑什麼能有今日的成就?"

"憑什麼?"

"憑的是......對手不知道我的厲害!"

"......"

不等耶律重元反應過來,唐奕一個拱手,"後會有期!若有聯絡,折津華聯留下信息便是,告辭!"

言罷,與薇其格折身而走,再無回頭.

......

直到唐奕消失在關城之中,耶律重元還在沉思......

"對手不知道他的厲害?"

他確有厲害之處,但是,此時此地......

他為什麼要說這樣的一句話呢?

想了很久,耶律重元猛的一震,深深地看了白道關一眼,撥轉馬頭,揚塵而去.

還有很多事,等著他去做!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