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3章 用兒子換一場造化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耶律重元行過關城之下,只聞沉重的關門呲嘎嘎一聲緩緩而開.

而那個殺千刀的唐子浩,就那麼邁步閃出城門......

......

"狗賊!還吾兒命來!!"

耶律重元難以抑制地猛一夾馬腹,同時把手中大刀擎于身前.

人馬合一,如暗夜流光一般直朝唐奕就射了過去.

關城上的諸人都是心頭一緊,仇人相見分外眼紅,說的就是此情此景.

"叫他別出去怎就不聽!"吳育急的團團轉."快去救人!!"

可是......

關下的唐奕卻是不為所動,就麼那筆直地佇立在大道正中,迎著耶律重元的刀鋒一動不動.

眼看耶律重元眨眼及至,唐奕依然不動,使得潘越等人都是心跳漏了一拍.

籲~!~!

一聲呼喝,耶律重元在離唐奕不足丈許的地方猛一勒缰繩,坐下寶馬應勢人立而起,發出一聲震心長嘶,然後砰的一聲砸在地上.

馬頭......

離唐奕的面門已不足三尺.最後,耶律重元還是慫了.

嗚!!

耶律重元不甘心地掄起長刀,夾著風聲直奔唐奕頸項,眼看就要讓唐奕身首異處,卻是鋒芒一收......

唐奕依舊面色不改,身形屹立如峰,任憑寒鋒抵頸,就那麼冷眼看著耶律重元面色數變,陰晴不定.

兩次!兩次出手皆不能絕然殺之,耶律重元氣急敗壞地大吼:

"還敢讓本宮前來一會!?你真當我不敢殺你!?"

聲色曆斂的嘶吼之聲,卻讓唐奕輕輕一揚嘴角,"這般無聲無息地殺了我,對皇太弟殿下可是沒有一點好處."

"......"

耶律重元一滯,卻是被唐奕一語說到了痛處.

可他怎能認載?搶白道:"至少可以告慰吾兒在天之靈!"

唐奕笑的更為深沉,緩緩搖頭,"殿下今天好像不是為了另公子報仇而來吧?"

"你......"重元更是語塞.

唐奕繼續道:"否則,殿下怎會一騎獨來?定是帶著大軍兵臨城下!"

"......"

耶律重元好氣,面前就是殺子仇人,可是,為了更重要的事情,他卻偏偏不能為子報仇.

......

沒等二人再說話,卻是關門處又有響動.

耶律重元下意識地看去,不由眉頭一皺,出來的是薇其格.

"殿下,可以把刀放下了吧?"

"......"

猶豫良久,最後,耶律重元還是收回大刀.長刀離體,唐奕也是暗松一口氣.

借著回身迎向薇其格的當口,抹了把額前細汗.心中慶幸,虧得是晚上,白天這人可就是丟大了!別看表面穩如泰山,其實渾身都特麼濕透了.

"你想好了?"這話是與薇其格說的."勸你再考慮一番,且先回去吧."

薇其格淒然一笑,"有什麼可考慮的?若無反制,我娘家和夫家早晚讓耶律宗真父子吞盡,嚼碎,倒不如賭上一賭!"

唐奕道:"還沒到那一步!就憑你對巧哥的情份,多了不敢說,保你兩家富貴還是沒問題的."

薇其格搖頭,"什麼保不保的,誰能保誰呀?命在自己手里,靠不得別人."

說著,繞過唐奕,向耶律重元走去.一邊走,還一邊道:"再說,我就是來聽一聽,也沒說怎樣.怎地?你還怕我給你說出去不成?"

唐奕搖頭,心說,可惜她是個女人,若是男兒,必是一代梟雄!

......

耶律重元自始至終都把兩人的對話聽在耳中,面色幾度變幻,心潮激蕩難平.

薇其格要干什麼?

這時,唐奕與薇其格定在耶律重元身前,要做的鋪墊都已經做了,唐奕也就不再繞彎子.

"可否問殿下一句?"

"問......"

"要報仇?"

"還是要皇位?"

"我......"重元無比糾結地說不出話來.

在大仇面前,讓他怎麼說得出口?

唐奕道:"一將功成萬骨枯的道理,不用我多說.殿下既然心懷大寶,志在龍皇,那麼,敢不敢用一個兒子換一場造化!"

"我......"

"你憑什麼信你!?"

唐奕不答,倒是薇其格撇了撇嘴:

"皇,太,弟殿下這般無斷,怎麼和那兩父子斗?我看,還是安心回去做你的太平王爺吧!說不定,燕趙王登臨大寶時,可憐你這個叔父忠心不二,還能賞你個'皇太叔’當當."

......

唐奕心說,這娘們兒嘴是夠毒的,耶律重元臉都綠了.

而耶律重元哪里是臉綠了那麼簡單?"皇太弟","皇太叔",如一把刀子在剜心一般難受.

但是......

即使薇其格這話夠毒,耶律重元還是沒有直接回答唐奕,卻指著薇其格道:"她來做甚?"

薇其格一笑,"明知故問,殿下還真是......"

耶律重元不接,依舊緊盯唐奕不放.

"突吉台與納其耶兩部願意助我?"

這句可能才是他心中真正所想.

"我都站在這兒了,這不是明......"

"不!"唐奕打斷薇其格的話."兩部不會助你!"

此言一出,不但耶律重元,連薇其格都是一怔.

薇其格苦道:"唐公子不必為我族開脫,事到如今,唯有......"

"不行!"唐奕再一次斷然打斷."我說了,你們兩部,還沒到那一步!"

耶律重元冷笑,"即不是讓兩部助我,你讓她來摻合做甚!?我又憑什麼相信你?"

唐奕沉聲道:"你做的事,沒有必贏的把握之前,我不會把'朋友’拉進局中."

"必贏?"耶律重元冷笑."爭儲之事哪有必贏?"

"爭儲?"唐奕反問.

"殿下還在想著爭儲?大遼五萬皮侍軍現在已經盡在燕趙王之手,朝中也是再無阻力.儲位之爭只差一紙詔書召告天下,殿下不會以為自己還有機會吧?"

"那你還?"

耶律重元有點不明白,既然在唐奕心中大局已定,他二人之間唯一的一點利益牽連也就蕩然無存,就只剩下"仇恨"二字,他還憑什麼組了這樣一個月下之局?

不用唐奕說話,薇其格搶先說了:"殿下格局果然不大,既然儲位無望,也就只有覬覦皇位一途嘍."

"我......憑什麼!?"耶律重元無比艱澀地說出這一句.

覬覦皇位?

他當然想過.可是,想直接奪得皇位,除了造反,再無他途.

他憑什麼造反?別看頭銜一堆,什麼皇太弟,南院大王,天下兵馬大元帥,四頂帽兩色袍,見天子免拜......

看上去很美好,可是,沒有兵權,說什麼都是白廢.

唐奕卻是颯然一笑,不著邊際地來了一句:

"此來白道坂,殿下怎麼就帶了八千兵勇?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