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2章 故意的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唐奕與耶律重元有殺子之仇,他自己去會耶律重元,這和去送死有什麼分別?

是以,唐奕此言一出,屋中沒一個人同意.

唐奕見大家的反應,就知道他們想多了.

嘿嘿一笑,"別誤會啊,我才不會和他平地相見呢!真要讓他砍了腦袋,那我不虧大了."

"那你去干什麼?"

唐奕道:"不是還有長城呢嗎?一個這邊,一個那邊,隔空喊幾句話,出不了什麼事兒."

"不行!"潘越還是一口回絕.

"不能去!仇人見面分外眼紅,萬一那老貨見到你急了眼,強攻而上怎麼辦?"

"就是."蕭譽接道."一旦他失控攻來,那事情可就真的敗露了."

唐奕無語搖頭,"你們也太小看耶律重元了."

"他要真是不顧一切的急于報仇,還能等到今天?"

還不早特麼把蕭家私通外國,唐子浩襲殺他兒子的事情抖出去了?

----------

燕云之地多山多水,不適合騎兵行進.此時,蒼頭河中游的一處山楞上,耶律重元茫然南望.

不知為何,今日他突然想起了雁門關......

從這里向南看去,幾百里外就是雁門關!

當年,北古口供奉的那個楊無敵,那個宋人,就是從雁門關入遼,一路殺將北上,險些把燕云從大遼手中奪回去的.

而今天,他也是為了了一個宋人涉險出兵.

耶律重元在心中默默告訴自己,這可能是最後的機會了!

他並不是天生就有覬覦大位之心,當年,放著當皇帝的機會而棄之,一心擁戴兄長坐穩皇帝寶坐,耶律重元從來沒有想過要自己當皇帝.

可是,他以真心待兄,兄卻為私欲棄之.

既然不想把皇位讓與他這個弟弟,那為何又弄出一個皇太弟的名頭?既然讓他做了皇太弟,給了他對皇位的憧憬,又為何出爾反爾?

現在,又想把那個只知玩樂的混蛋侄子扶上去.

耶律宗真給了他希望,又親手把希望奪走;讓他相信兄弟之情高于皇權,又親自摧毀.這等丑惡,讓耶律重元心存怨恨,反倒生出了要斗上了斗,爭上一爭的心思.

......

先鋒家將來報,再有兩個時辰即到白道坂下的長城以東.

耶律重元收回心神,面容肅穆.

"全速前進,天黑前必須在長城下紮營!"

......

白道坂,不過是萬里長城上一道不起眼的小山梁.之所以出名,也不是因為這里有進出關外的一個小城郭,是因蒼頭河在山梁下流過.

蒼頭河不似燕云別的河流,此河水深流緩,十分適宜槽運.雖流域不算長,卻是西北少有的優良水道.

耶律重元打的主意是,借巡獵之名逼近白道坂,以此威懾那邊的不速之客;再把宋人偷入遼境的消息傳出去,就不信事情鬧不大.

只要耶律宗真起疑,他就可以借機出關擒賊,挑起事端.到那時,事態就不是皇帝能控制得住的了,突吉台部卷了進來,蕭族亦不能獨善其身,倒看看有沒有機會穩固儲位.

......

兩個時辰轉瞬即逝,耶律重元的八千精騎也到了長城之下.只是還沒站穩腳,前隊就有人來報,說是有人攔隊,說是要見耶律重元一面.

耶律重元一怔,"誰??"

"薇其格在大定的管家."

"薇其格!?"

耶律重元恨的牙癢癢,這個蕩婦與唐子浩,還有蕭家,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.若他得位,最先收拾的人中,就有這個女人.

"她派人來何事!?"

"不知何事."

"且傳過來,看她有何話要講!"

不多時.一個契丹老者急步而來,見到耶律重元,急忙雙手交叉扶于胸前,"見過皇太弟殿下!"

這聲"皇太弟"叫的耶律重元好不刺耳,是個人都知道,他這個皇太弟,馬上就要沒戲了!

"何事!"

"我家主人想與殿下一會,特遣小人前來."

"哦?何時何地?"

"今晚戌時,白道坂關下,美酒以待!"

耶律重元雙目一眯,不知道薇其格搞的什麼鬼.若是消息非虛,她不是應該正和那個唐子浩在一起嗎?

"所為何事?"

老仆抿然一笑,"我家主人說了,殿下一去便知."

"我若不去呢?"

"主人說,殿下一定會去,因為有您想見的人."

耶律重元目光一斂,腦中第一反應就是--唐子浩!

沉吟良久,方一字一頓道:"必如約而至!"

--------

今夜殘月如勾.

唐奕與一眾人等立于白道坂關城之上,極目所望,慘白月光撒在山河大地之間,說不出的蒼茫,晦澀.

"來了!"潘越眼尖,一聲低喝.

眾人細看,果見不遠處的山道上,一悍騎月下獨奔,直朝白道坂而來.

看清來人,唐奕高深一笑,對身後的吳育道:"相公你看,小子說對了吧?"

吳育不服氣地又猛看半晌,果然山道之上只此一騎,再無他影.

扁著嘴,硬氣道:"莫要得意,咱們回去之後再算總賬!"

唐奕不以為意,轉身下關.

"你干嘛去!?"

"出關!"

吳育又不淡定了,心道,這條老命早晚讓這小混蛋禍害沒了.

"不是說好了城上說話,還出去做甚啊?"

可是,哪兒還見唐奕人影兒...

潘越這時靠到薇其格身邊,小聲道:"你不出去?"

薇其格一愣,"我?我出去做甚?"

潘越望了眼已到關前的耶律重元,"來時不方便,大郎讓我轉告你,今日可能是個機遇,也可能是大禍之始,出與不出,全在你一念之間!"

薇其格沉默了,但起浮不定的胸口昭示著,她此刻並不平靜.

耳聽關門已開,唐奕馬上就要與耶律重元見面,薇其格再也按奈不住,一個箭步躥下關城,追著唐奕就去了......

潘越望著她的背影久久不語,倒是宋楷摸到他身邊,"你和大郎是故意的?"

潘越橫了他一眼,"都不知道你說什麼......"

宋楷搖頭.

什麼事兒這一路說不了,非要潘越在最後的時刻轉達?明顯就是不想給薇其格思考的時機,強行拉她入局.

"嘖嘖......"宋楷咂巴著嘴.

"這可是你的女人,你也下得去手?"

潘越瞪了他一眼,"什麼我的女人?我和她就......"

說了一半,潘越發現,連他自己都說服不了自己.

陰著嗓子冷聲道:"是我的女人不假,但首先......"

"首先什麼?"

"首先我是大宋兒郎,然後才是兒女情長."

見他說的這麼沉重,宋楷反倒別扭了,"別,多大個事兒啊?也許對她是好事兒......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