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1章 獨會重元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吳育也不知道是嚇暈了,還是氣暈了,反正嘎的一聲兒就沒了聲息.

可唐奕哪還有心思管他,招來楊懷玉照顧一下,自己卻是與薇其格商量了起來.

"耶律重元西來,消息可靠嗎?"

"千真萬確!已經到了大同府以西,不出三日就要越過長城了."

"越過長城?他有這個膽子嗎?!"

唐奕沉吟了起來.

此時的長城可非漢唐時期,是漢民族抵擋異族入侵的屏障,現在的長城在大遼手里,那是人家的"內城牆".但是,以長城為界,涇渭分明確是真的.

東邊即是燕云漢兒之地,盡歸南京道,是耶律重元的地盤;西北則是大漠寒草的景象,是突吉台部的勢力范圍.

所以,越過長城,就等于出了耶律重元自己的轄區.

帶著重兵出關?他要干什麼?遼帝想辦他還找不著門路呢,必然追究.

唐奕料定他是沒這個膽子的.

而且,八千兵勇......

大遼不比大宋,動不動就幾萬大軍齊動.人家實行的是省錢的府兵之法,平時為民,戰時為兵.

所以,除了皇家的皮侍軍,還有邊境戍衛的常備軍,耶律重元這個天下兵馬大元師手上是沒有實際兵權的.

也就是說,這八千兵勇應該就是他所能調動的所有兵力了,甚至有可能還是從邊軍之中抽調了一部分來充數.

這樣的情況之下,他更不敢太過張揚.

見薇其格一臉的焦急,唐奕安慰道:"你且安心,耶律重元多半是虛張聲勢.就算知道我來了大遼,也只不過是做出樣子,逼我犯錯,再漏出馬腳罷了."

薇其格急道:"我安能不急?此番與大宋勾連,我可是向娘家和夫家都下了大力,極力擔保不出差池之下才有今日的.一但敗露,突吉台和納其耶兩家必遭滅頂之災!"

"怎麼了!?出什麼事兒了?"

潘越與蕭欣,蕭譽,還有蕭巧哥,也是聞訊趕來.

薇其格畢竟只是女人,也尚是二十出頭的年紀,再厲害,閱曆在那擺著,可沒有唐奕那麼沉穩,心急火燎地把狀況與幾人一說.

蕭家兄弟也是心中一顫,沒想到,頭天剛到,第二天就來了大問題.

而潘越接了唐奕的眼色,輕輕攬住薇其格的香肩,"別著急,有大郎在,定不會讓你們出事!"

薇其格得情郎安撫,面色稍緩,倒是那邊又是嘎的一聲......

剛剛轉醒的吳春卿,又暈了過去.

他倒不是聽見了什麼耶律重元西來,而是看到潘越大庭廣眾摟著個番婆子,老相公有點接受不了,干脆再暈一會兒吧......

苦命的吳育心中哀嚎,亂了,亂了!全亂了!

唐奕急忙讓楊懷玉把吳育攙下去,別在這兒添亂了.

......

看向蕭譽,"實在抱歉,你們兄妹沒法再續舊情了!今天就走,絕不能讓蕭家再卷到此事之中."

蕭譽心中一暖,這個時候唐奕還顧忌兄弟之情,可見其人品.但是,還是一拍大腿,"晚了!"

"我二人是打著尋獵的名義出來的,怎麼都沒事,說沒來過也就是了."

"可是,家母為見小妹一面,上請遼帝來云州會友,現在已經就在云州等候.這是擺在明面兒上的出行,若是此事敗漏,我蕭家難逃干系的!"

蕭欣也苦笑接道:"現在,你走,比我們走,還要穩妥些呢."

薇其格還算清醒,搖頭道:"大郎若想出遼,兩日之內就能歸宋,比耶律重元來的還快,他不會不知道這一點.想來耶律重元必有後招,不用想辦法阻大郎出遼就是能把事情鬧大,上達天聽!"

唐奕點頭,薇其格說的沒錯,這也是耶律重元的首要目的所在.

為子報仇許是一方面,其更大的陰謀無外乎讓宋遼兩國亂起來,他這個被排擠出來的"皇太弟"也可為儲位伺機做最後的掙紮.

"我還是那句話,不要亂,我們一亂反倒中了耶律重元的圈套."

"可是,也不能這麼干等著吧?"蕭欣嚷道."誰知道他還有什麼手段等著咱們."

唐奕不語,沉吟了足足有一盞茶的工夫.

最後,唐奕一拍桌子,"好辦!"

"拿地圖來......"

薇其格聞聲知道他有了主意,急令人拿來山河地志,

"這里是渝霞關."唐奕指著山河圖上的位置,渝霞關就在金肅軍界偏東一點的位置.

"渝霞關往西幾百里,就是橫亙在西京道和南京道之間的長城,耶律重元必是沿蒼頭河一路西來,在白道坂外陳兵以待."

"從渝霞關到白道坂得多長時間?"

薇其格略一沉吟,"大概得兩天."

唐奕點點頭,"兩天?"

"好!"唐奕一拍山河圖."那我就去那會會這個耶律重元!"

潘越略一觀圖,緩緩點頭,"若趕在耶律重元之前,在白道坂提前設伏,以閻王營的戰力......"

"三千對八千......不是沒有全殲的可能!"

蕭譽等人聽的直咧嘴,"三千對八千?還全殲?真當你大宋的兵是閻王不成?"

再說了,這里是大遼,來偷偷溜一圈還行,真打起來,那事兒可就真鬧大了,對誰都沒好處!

"你們瘋了不成!?"蕭譽叫道."耶律重元巴不得你能和他打一架呢."

"就是!"唐奕橫了潘越一眼,附和蕭譽."出的什麼餿主意?"

"呃......不打啊?"潘越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."我還以為,你要拉上閻王營大干一場呢?"

"干個屁!"唐奕罵道."閻王營一步都不能動了,就窩在渝霞關,以免再起事端,我獨自前去與那耶律重元一會!"

"......"

"你,你說啥?"潘越掏了掏耳朵,以為自己聽錯了.

"不行!"

還不等別人說話,君欣卓幾乎用不容有疑的口氣一口回絕.

蕭巧哥也是急聲叫道:"唐哥哥,不能去!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