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0章 舍妹,蕭觀音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不能告訴吳育鉻鐵鑄幣之事,就只能拿戰馬忽悠了.

唐奕一攤手,"相公細想,突吉台部在西京道,納其耶在上京道,都是大遼最貧瘠的所在.過了云州,盡是萬里黃沙,茫茫荒漠.而云州所在又多在黨項族手中,除了河套這一小塊可養馬,兩家再無生財之道.不販馬,等著餓死不成?"

吳育點頭,沉思了起來.

如此說來,唐奕這一趟走的還真有必要.

大宋無馬,只能以步戰迎擊蠻族狼騎.所以,大宋一向善守不善攻,只能采取守勢,被動挨打.

若有足量戰馬供應,還何懼邊蠻!?不說別的,單宋夏之間就不用步步為營,以修地堡,建工事的方法來抵禦了.

唐奕看著吳育信了八分的表情,不禁心下得意.

寂寞啊......又忽悠瘸一個!

只不過......

吳育雖然信了,但還有一點想不通:你來販馬說得過去,但帶著閻王營來干什麼?有這個必要嗎?

----------

大宋的給事中就讓唐奕這麼給忽悠過去了.

第二天一早,吳育剛起來,蕭巧哥就習慣性地給他打來面湯,伺候著老相公洗漱.

臨了還把洗臉水都端出去倒掉,可謂是無微不至.

只不過,蕭巧哥一出來就碰上了兩個哥哥......

蕭譽一見她端著洗臉水出來的,眼睛都紅了,"還說一早怎麼就不見人,原來是來給人當下人!"

蕭欣也是心疼,破口大罵:"我當唐子浩把我妹妹照顧得挺好,卻是成了他們的使換丫頭!"

蕭巧哥急忙攔住兩個哥哥,生怕吵了吳育.

"干嘛呀?不是你們想的那樣呢,吳老待我如親女,此番出京又沒帶使女,我盡一點晚輩的孝心,怎麼了?"

"再說,這又關唐哥哥什麼事?他可沒使喚過我."

二人無語,真是女生外向,他們這不也是心疼妹子?

不想,蕭巧哥一嘟小嘴,"不許再鬧......"

說著,端著臉盆去倒水了.

兩人對視一眼,皆是苦笑,這丫頭都沒給老父母盡過這種"孝心",二人怎能不吃味?

這時,吳育似是聽到門外動靜,從房中出來.

"誰呀?一大早就不得安生!"

出來一看,是昨天那兩個小子,不由腰板兒一挺,雙手負後,邁著四方步就行了過去.

在遼人面前,可不能弱了氣勢.

"你們......是哪家的孩子?突其台,還是納其耶?"

蕭欣昨夜被這老貨說是契丹蠻子,心里可正是不美,今天又見他使喚自家妹子,更添厭惡.

索性唐奕說了是"自己人",蕭欣就覺得不用瞞他,更生了捉弄之心.板著臉道:"都不是......"

"都不是?"吳育疑道."那你們是......?"

蕭譽一拱手,言辭謙遜,口氣卻生硬得很:

"晚輩蕭譽,給南朝相公見禮了!"

吳育裝模作樣兒地點點頭,"蕭譽......恩,好名字."

"蕭譽......蕭......蕭!!!"

吳育這才反應過來,"蕭?"

"你你,你姓蕭!?"

蕭姓是大遼後族之姓,貴氣無比,唐奕那混小子不是說與突吉台,納其耶勾連嗎?怎麼又跑出來個姓蕭的?

蕭欣適時冷哼,"不錯,正是姓蕭!"

"哪個蕭?"吳育還是有點不信,怎麼出來兩個後族的?

"家父魏國公,北府宰執,蕭惠!"說到這兒,蕭欣壞壞一笑,"可不正是您老心里想的那個'蕭’?"

日啊!

吳老相公一哆嗦,蕭惠他當然知道,還不是後族旁支,乃大遼蕭族的領軍人物.

正在驚疑不定之時,只聞院門一個脆生生的聲音:

"二哥,三哥,你們怎麼還在這兒?"

......

"二哥?三哥?"

老相公腦子又不夠用了,"啥意思,早就認識,關系還不一般?"

指著蕭巧哥道:"你你,你叫他們什麼?你是遼人?"

蕭欣一樂,"正是老相公口中的那個,要離得遠一點的'契丹蠻子’!"

揮手一指,"舍妹,蕭觀音!"

嘎~!

"你是蕭惠的女兒!?"

蕭巧哥一窘,嗔怪地瞪了一眼三哥,"瞎說什麼啊?盡給唐哥哥找麻煩."

來到吳育身前,蕭巧哥輕輕一拂,"青瑤身份特殊,並非有意欺瞞,還望您老莫要責備!"

"你等會兒!!"

吳育不受,讓到一邊.

"蕭惠不是只有一個女兒嗎?更是嫁與大遼皇長子了嗎?"

"......"

三人尷尬的一咳,都沒接話.

"那蕭王妃不是五年前就死了嗎?怎......"

說到一半兒,吳老頭兒說不下去了,瞳孔逐漸放大......

五年前......死的時候,唐瘋子正好在大遼......

他又不傻,怎會猜不出來是怎麼回事兒?

也就是說,唐子浩把蕭惠嫡女,大遼燕趙王妃給拐跑......了!

"瘋子!!"

吳育反過味兒來,跳著腳一聲震天咆哮,也不管蕭家兄妹,直沖出小院,一邊沖,還一邊怒吼:

"瘋子,瘋子!!!"

"給老夫滾出來!"

"還有多少事情瞞著我!?"

"不說分明,老夫與你拼死!!!"

......

"哈哈哈哈!"

蕭欣這個爽啊,心中暗道:難怪唐子浩喜歡說話大喘氣,這一下一下打臉的感覺端是通透,要好好學學......

......

那邊的唐奕可就慘了,一大早就又被這老頭兒粘上了,少不得又是一番雞飛狗跳.

不過,唐奕咬死,除了拐帶王妃之事,絕無隱瞞.

心里也是篤定--真沒什麼可瞞的了.

"真沒有了?"與唐奕折騰了一早上,吳育還是不信.

"真沒有了!"唐奕帶著哭嗆."您想啊,拐帶蕭觀音這種事兒我都全告訴您了,還有什麼可瞞的嘛?!"

"嗯."吳育暗自點頭.唐奕說的也對,拐帶王妃這等大事都說了,還有什麼比這更不能說的?

不放心地又問了一嘴,"真沒了?"

"對天發誓,真沒了!"

......

"唐子浩!!"

門外一聲嬌滴滴的高叫,吸引了二人注意.

卻是薇其格,急沖沖地跑進門來,"你入遼是不是走露了風聲!?"

"東邊來報,耶律重元帥八千折津守軍出城向西,直奔云州方向而來!"

唐奕驚得騰的一聲站了起來,下意識出聲:

"他來湊什麼熱鬧?"

不想,薇其格以為唐奕這真的是在問,回道:

"難猜嗎?定是找你來報殺子之仇!?"

壞了!

嘎......

果不其然,唐奕看向吳育之時,這老頭兒已經嘎的一聲--

暈了過去.

......

這回,是真的沒什麼可瞞著的了......

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