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9章 忽悠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蕭譽雖是低聲,但吳育離的又不遠,耳朵又不聾,卻是聽得真切......

眼睛一立,心說,怎麼地?朝堂上的人還不能來了!?對這位大遼貴公子的印象,也自然是差了幾分.

唐奕則是一臉尷尬地回道:"突發狀況,日後細說."

"那......"蕭譽欲言又止.

"放心!自己人!無需存疑!"

......

吳育一聽唐奕說是"自己人",氣兒一下就順了不少.滿意地暗自點頭,你小子還算識相!

可是,唐奕下一句話,又差點沒把吳育的火氣點著.

只聞他又補了一句--

"而且,就是個擺設,說了也不算,還是咱們自己做主!"

......

當朝二品大員,政事堂的三把手,給你來當擺設!?吳育臉都綠了.

"諸位,請進城."

薇其格禮讓大家進城,吳育都沒動地,恨恨地看著前面這幾個敗家孩子......

就沒一個省心的!

正好見青瑤小丫頭與那幾個遼人走的挺近,吳老頭終于找到了宣泄口.

不容有疑地命令道:"丫頭,過來!"

薇其格與蕭家兄弟一愣,不知道這位老相公怎麼這麼大的火氣?

唐奕苦笑道:"沒事兒,使小性兒呢,咱們走咱們的."

蕭譽,蕭欣疑惑點頭,只得在前引路.

卻見自家妹子還真聽話,乖巧地到了那老頭身邊陪著.

老頭兒一把拉住蕭巧哥的小手兒,半寵半訓地小聲兒喝斥道:"你個糊塗丫頭,往前湊什麼?"

蕭巧哥一吐舌頭,知道吳育氣兒不順,也不與他爭辯,哄小孩一般扶著吳育往前走.

"不湊不湊,我扶您老進城......"

吳育滿意地點點頭,又說了一句,"此為遼境,要處處小心!這幫契丹蠻子可不好相與,小心把你抓回去做了壓寨夫人!"

撲通......

蕭欣,蕭譽聞言,一個趔趄......

站穩身形,忍不往回頭瞪了吳育一眼.

說什麼呢?那是咱們親妹子,怎麼弄的跟你閨女似的!?

這老頭兒也太小氣了!

......

唐奕知道這是自己惹的禍,急忙圓場,拖著蕭家兄弟往城里進.

"走走走,咱還沒吃晚飯,可餓死我了!"

----------

進關之後,把閻王營安頓妥帖,薇其格等人也知道唐奕千里跋涉而來,自然要好好休息一晚,有什麼事兒自是以後再說.

安排好住處,餐食,就讓唐奕等人好好休息了.

可是......

怎麼可能讓唐奕好好休息?這邊兒還有一個火藥桶加好奇寶寶的吳育等著他呢.

屋里現在就吳育和唐奕.

"可是萬全!?"

就算進了關,吳育也不踏實.這可是大遼的關城,宋軍入城,就算能瞞一時,也瞞不了一世,早晚被遼朝知曉.

"相公放心,渝霞關上三百遼兵,都是接咱們那人家里的私兵,絕不會走漏半點風聲."

吳育點點頭,心下稍安.

可好景不長,似是想到了什麼,臉色又是一黑.

"所以,你個小混蛋早就知道,入遼之後全無阻攔,可一路通途到達渝霞關下?"

"呃......確是早有准備."

"好啊!!"吳育又暴走了.

他就說這一路怎麼這麼順溜,連個巡哨都沒遇上,原來唐奕早就算計好了的.

"好你個小混蛋!是不是所有人都知道,獨老夫蒙在鼓里?"

"呃......"

三千多人......好像真就這老頭兒什麼都不知道.

"無法無天!無法無天!!!"

吳老頭氣壞了,就沒你這麼玩兒人的.

"您消消氣!"唐奕一臉陪笑."這不是怕您著急上火嘛!"

"狡辯!黑的你也敢說成白的.你不說,更著急上火!"

"嘿嘿嘿......"這回唐奕也不爭辯了,任老頭咆哮去吧.

......

過了半晌,老頭兒才平靜下來.

"說吧!到底怎麼回事兒?"

"入遼所為何事?你與陛下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藥!?今天不把話說清楚,老夫與你沒完!"

唐奕一聲哀嚎,趙禎腦子里有包,怎麼會派了這麼個粘人的老頭兒給他?

殊不知,這正是趙禎的用意......

吳育在朝上確實老實聽話,但是,這老頭兒骨子里還是有那麼一絲倔強的,正好來給唐奕掌舵.而且,不出大事兒他聽話,但一旦唐奕做出什麼出格兒的事兒,吳育還有他的堅持,不至于讓唐奕太過妄為.

說白了,趙禎還是有點不放心唐奕的那股子瘋勁兒!

可這就為難唐奕了......

因為有的事兒不能跟吳育說,可是不說,在吳育那里就必然是大事兒,是他必須堅持的大事兒.

"唉!"

既然說不得,唐奕就只能發揮特長--忽悠了!

裝模作樣地一聲長歎,"官家不讓相公知道,必有官家的用意,相公何必還要追根問底呢?"

吳育冷哼一聲,這就想把他打發了?沒門兒!

"官家的用意老夫不知道,但事關大宋安危,老夫就不得不追根究底了!"

"好吧......"唐奕也沒打算抬出趙禎就把吳育糊弄了.

"既然相公非要知道......"

"少賣關子!再私瞞一點,老夫與你拼死!"

"為了馬!"唐奕一臉誠然地,堅定地,絕決地......說了.

"馬?"吳育一愣.

"對,馬!"唐奕毅然點頭.

"大宋除了河套以東的一小塊養馬之地,再無戰馬產出.可是,這些年與西夏戰事不斷,河套以東的宋屬之地早就輪為了修羅戰場,馬政停滯.所以,現在官家急需一個穩定的戰馬來緣."

"大遼......願意供給我朝戰馬!?"吳育一臉見了鬼的樣子.

"遼朝遏止戰馬南販可不是一天兩天的,怎麼可能願意為我大宋供馬?"

唐奕冷笑一聲,"大遼朝廷當然沒那麼好心,但是,但是大遼貴族就另當別論了!"

吳育馬上想到了引他們進城的那兩男一女.

"他們......"

實話跟相公說吧,早在五年前,小子第一次入遼之時就已經埋下了種子,與契丹八部之中的突吉台部,納其耶部早有交好.

吳育神情一震,臉上難掩喜色.

"他們願意給我們戰馬!?"

"願意!"

"可還是不對啊?"吳育眯著眼睛."就算人家與你交好,你一個宋人,怎麼可能讓兩大部族冒著滔天大罪與你私販戰馬!?"

唐奕道:"相公不知道,遼朝名為八部共治,但帝後兩族掌權百年,其余六部的實力早就不如當年,逐漸被耶律一族邊緣化了.而這其中,因為屬地的地緣劣勢,尤以突吉台和納其耶部最為淒慘.若再不自尋出路,怕是早晚要被耶律一族吞並了."

唐奕說的可不是假話.不說別的,單看薇其格的父親,突吉台部的領頭人在遼朝之中只混了一個禮部侍郎的中級官職,就知道境遇已經到了什麼地步.

唐奕也正是借此契機,以利誘之,加之潘越從中牽線,才走到今天這一步的.

吳育還真信了......

"那這兩部真敢冒此大險,向大宋私販戰馬?"

戰馬是宋遼貿易的底線,老頭兒還真不信他們敢碰.

唐奕心說,想忽悠吳育這老頭還真不容易啊!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