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8章 瘋子,我跟你拼了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這章本應是昨天發,但是抱歉,又停電了,而且是最要命的晚上.

十一點來電的時候,別說三章,兩章還沒碼完......

.............

吳育老相公現在已經是驚弓之鳥,眼見已方也不列陣,而遼兵更是只沖過來一騎,嚇的大氣都不敢喘,瞪著一雙老眼一瞬不瞬地盯著場中情勢.

只是,更離奇的還在後面,那個像極了潘越的"遼人"與楊懷玉一對上,不但沒亮兵刃,反倒停了下來.

離的太遠,吳育也聽不見他們在說什麼,不由慌張叫道:"什麼情況?他怎麼停了?他怎麼就停了!?"

"列陣!定是遼人的緩兵之計!"

車旁的士兵抿著嘴不敢笑出聲,只得痛苦地抖著肩膀,抽著氣,心里更是不住地吐槽唐奕:

唐瘋子實在是太壞了!看把老相公嚇的,剛才是怕打起來,現在不打起來都不淡定了.

你讓吳育怎麼淡定?就算是大宋自己的關城,軍隊開拔也得有通關文書,司屬調令.敢直接闖,也必然是一堆麻煩.

這可是大遼的軍事要塞啊?兩國還沒好到穿一條褲子,可以隨意出入的地步.

別說是一廂大兵,就算是跑了幾個逃人,還得拌幾句嘴,恨不得打起來呢!

......

可是,就是這麼怪異,"遼將"不但沒打,反而跟著楊懷玉回來了.走到唐子浩面前,又是一番攀談,看著還挺親熱.

"他們在說什麼!?"

吳育聽不見,急得直問身邊的大兵,可是大兵也聽不清啊!

又熬了盞茶功夫,唐奕竟帶著那"遼將"奔著馬車來了.

吳育現在是七分疑惑,三分心虛,打不起來這是一定了,但是,這不合情理啊?

這里確定是大遼的渝霞關,確定關城上的都是帶甲遼兵,吳育也確定自己還沒老糊塗......

只是,遼人怎麼就這般縱容大宋軍隊兵臨城下呢?

直到"遼將"已經到了馬車前,吳育終于看清了......

這人不是像潘越,他根本就是潘越!

一臉見了鬼的表情,老相公不顧形像地指著潘越大叫:

"潘越!?你你你你,你怎麼在這兒!?"

潘越比在開封之時黑壯了不少,但仍是那般紈绔樣子.嘿嘿賤笑著朝吳育一拱手,"吳相公,一路辛勞,小子在此恭候多時了!"

這個時候要是再看不出不對勁兒,吳老頭就找個地縫鑽進去算了.

唐奕早就知道關內有自己人,卻偏偏不告訴,明顯存心戲耍于他.

臉色鐵青地四下掃看......

潘越奇怪地與唐奕對視一眼,忍不住問道:"老相公,找什麼呢?"

"不知道......"

誰知,吳育掃了半天也沒找到什麼趁手的東西,索性一把舉起上下車的馬凳:

"瘋子!老夫與你拼了!"

......

哈!

唐奕沒忍住笑出了聲兒,隨即一縮脖子,掉頭就跑.

痛快!

----------

把斯文人逼急了,那也是什麼事兒都干得出來的......

唐奕也知道自己實在可惡,差點把吳育嚇出個毛病來.支應楊懷玉趕緊攔著,自己則是迅速逃離事發現場,與蕭巧哥同騎,打馬而出,直奔渝霞關下.

......

那里.

百多遼兵拱衛著一位一身貴氣的美婦人和兩個年輕公子,正等在城下.

"二哥!三哥!薇姐姐!"

還不等唐奕把馬停穩,蕭巧哥已經急不可待地跳下馬來,向著三人撲了過去.

而薇其格也是急上兩步,張開雙臂,迎上蕭巧哥.

......

唐奕在馬上輕輕搖頭,故土難離,至親難忘,蕭巧哥這幾年雖是快樂,然卻依舊牽掛北方的親人舊友.以前不提,不念,也不表現出來,現在倒是再也忍不住了.

翻身下馬,來到三人面前,就那麼靜靜地站著,看著他們再續別情.

......

蕭巧歌撲到薇其格懷里,久久相擁,而蕭譽和蕭欣則在邊上,溺愛地拂著妹妹的長發,眼中盡是濕氣.

"長高了,也長大了......"

"十八了......都是大姑娘了......"

蕭巧哥脫開薇其格的懷抱,俏皮道:"再大也是兩位哥哥的小妹妹呀!怎麼樣,想我了吧?"

蕭譽聞聲,笑容更是欣慰.巧哥比之四五年前確是要開朗,歡快了不知多少.

看來,當年兵行險招,讓唐奕把妹妹帶出大遼是對的.

又拍了拍妹妹的肩膀,轉身來到唐奕身前,拱手長揖.

"有勞唐兄關照,兄......謝過了!"

唐奕虛手一扶,白了他一眼.

"怎麼越活越回去了?咱們什麼關系?少來這些沒用的!"

"就是,就是!"蕭欣嬉笑地湊過來."咱們是什麼關系?二哥多此一舉了不是?"

歡脫地轉向唐奕,又是一句調笑,"那什麼?咱是應該叫你妹夫?還是唐兄?"

好吧,這位的性子還是那般不著調.

蕭巧哥聞聲,臉一下就紅了,嗔怪地斜了蕭欣一眼.

"三哥又沒正經了呢......"

唐奕也是局促地揶揄道:"你倒是一點沒變,現在比你兒子都要調皮了吧?"

"哈哈哈......"蕭欣大笑."怎會不著調,這可是很實在的問題."

薇其格一見蕭巧哥那嬌羞的樣子,就知道二人還沒到那一步,不禁給蕭欣幫起腔來.

媚態橫生地瞪了唐奕一眼,"真是的,我妹子這般傾國傾城,你也忍得住!"

呃......

對于這個生猛不忌的女人,唐奕還是有點怕的,真不敢接.

......

這時,楊懷玉,潘越,宋楷等人拱衛著吳育,也行到了關城之下.

此時,吳相公已經基本平靜了下來,只是一肚子的火氣卻是沒地方撒.礙于有異國人在場,只得強忍著沒爆發,卻是惡狠狠地瞪了唐奕一眼.

......

至于蕭家兄弟......

楊懷玉是熟人,拱手而禮,算是見過了.

至于宋楷等人,蕭欣,蕭譽還真沒當回事兒.一個個又黑又壯,粗曠難馴的樣子,只當是唐奕的護衛呢.

倒是眾人中間的那個老頭兒,讓他們有點兒好奇.疑惑地看向唐奕,"這位是......"

"呃......"

唐奕一時語塞,來的時候可沒把這老頭兒算進去.

"我南朝給事中歸班,吳春卿老相公."

"相公?"

不光蕭家兄弟,連薇其格都是一怔.

蕭譽更是眉頭一鎖,靠到唐奕身邊,低聲道:"你怎麼把朝堂上的人帶來了!?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