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7章 嚇死吳育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吳育一頓嚇唬,蕭巧哥吐了下舌頭,俏皮道:"您老就放心吧,遼兵沒那麼可怕呢."

"不可怕?"吳育瞪著眼睛.

不請自來,是為賊!

說大點,這是起兵來犯!遼人能跟你客氣了?

......

也不怪吳育擔心,唐奕就算再瘋,再有底,這也是人家的地頭.

大隊走的極慢,為隱藏行蹤,三天的光景也才走出不到兩百里,連金肅軍的地界還沒出.

可憐吳老相公,提心吊膽的就這麼熬了三天.

可是......

這三天也讓吳育逐漸琢磨過味兒來了:怎麼沒遇上遼兵呢?

--------

閻王營走的是挺隱蔽,但也絕沒到一點痕跡都沒有地步.

三天,別說遼人的大隊巡守,就連個探馬,游哨都沒遇上過.

吳育能不起疑嗎?

這哪里是什麼越境,倒像是商量好了來大遼巡游一般.要不,遼朝的邊軍就算是瞎撞,也應該撞上來一兩個吧?

也太假了!

老相公心說,老夫日夜祈神,老天顯靈了?照這個態勢,遼人邊境和不設防有什麼區別?

難道要等唐奕把大隊人馬攻到遼人的城鎮,關隘之下,遼人才能察覺?

呵呵,還真讓吳育猜著了.

唐奕就是奔著大遼的關城去的!

......

------

不管怎麼說,遇不上遼人是好事兒,吳育心情不錯.

放松之余,甚至有點得意......

這種在大遼境地橫沖直撞的感覺,可不是一般人能有機會體驗的.此等機遇卻讓他吳育攤上了,也算是一件奇遇了.

雖然宋遼之間,大宋一直處于劣勢,但能在遼地橫著走一回,也足夠吳育吹上一吹了.

可是,

這一日傍晚十分,吳育就感覺哪里不對......

因為,唐奕把閻王營帶到了大路上!而且是沿路而行,一路向北.

可把吳育嚇壞了!

這是老壽星吃砒霜,活膩了啊?穿山鑽林都不敢大喘氣,你怎麼還敢走大路?生怕遇不上遼兵是不是!?真當這是你家後院了?

而無意間聽到唐奕與楊懷玉等人說話,老相公差點沒從車上掉下去!

"前面十里就是渝霞關,最多半個時辰咱們就能關入歇腳了."

"!!!!"

渝,渝,渝霞關!?

大遼關城?

唐子浩要進遼朝的渝霞關!?

吳育不淡定了......

一個箭步沖下馬車,沒站穩還折了個跟頭,.

"唐子浩!唐瘋子!你到底要干什麼?"

唐奕呆愣愣地看著沖出來的吳育,有點搞不清楚狀況.

"我沒干什麼啊?"

"你是怎麼答應老夫了?"吳育臉都綠了.

"絕不生事!絕不挑起戰端!"

唐奕無辜地左右四顧,"我也沒生事兒,沒挑戰端啊?您鬧的這是哪一出?"

"你當老夫是聾子!?"吳育咆哮著."你去渝霞關做甚!?"

唐奕恍然大悟,原來是讓他聽到渝霞關了.

正要解釋,可看吳育一副"我看你說什麼"的樣子,唐奕生生又把話咽了回去.

心中無端生出一股惡趣味......

這老貨煩了他一路,嘿嘿,我就不告訴你!

話鋒一轉,"沒事兒,您老放心,我就去關下看看."

噗......

楊懷玉,宋為庸忍不住偷笑,唐奕太壞了,這還不得把吳育嚇出個好歹來?

果然......

吳育一翻白眼兒,險些暈過去.

你敢再膽兒肥點嗎?

可是,不等他說話,唐奕有意愚弄于他,面色一肅,板著臉向左右吩咐:"此為存亡之時,生死之機!快把老相公扶下去,萬不可動靜太大,驚擾遼人."

完了......

吳育只覺天旋地轉,三魂去了兩膽,七魄飛了六只!

存亡之時......生死之機?

聽唐瘋子那語氣,他是真要攻打遼關!!

然後,真就出來兩個閻王營的壯兵把吳育給架了下去,不論吳育怎麼掙紮都沒用,硬是把他塞回到車里.

這個時候,老相公還不敢大叫,真就怕"驚擾了遼人"......

......

也容不得吳育"掙紮"多久,十里的距離眨眼即至.

盡管天已全黑,但是借著月色,吳育還是能看見,前方不遠處一座巍峨關城矗立在山巒之間.

渝霞關!

吳育雙目圓瞪,看著越來越近的關城,已經不會思考了.就說不能由著唐子浩胡鬧吧?他這是要捅破天!

帶著一廂悍勇,竟敢走到人家大遼的關城之下來.沒這麼胡鬧的.

蕭巧哥本來不忍心看吳育這般提心吊膽,想把整件事全盤拖出好讓他安心.

可是,關城在望,眼著就能見到自己想見到的人了,蕭巧哥哪還有心思管這老頭兒?

興奮地直接跳下了車,一路小跑著向前沖去......

唐奕回頭一看是她忍不住跑了出來,無奈一笑.

在馬上一伸手,蕭巧哥搭上,順勢一使勁兒,就被他拉到了馬上.變成了她在前,唐奕在後的二人同騎.

借著禦使馬匹,抓緊缰繩的作動把她環在懷里,"還沒到呢,你急什麼?最後這一里,你要跑著去?"

蕭巧哥一吐舌頭,沒說話.

唐奕搖頭輕笑,算是拿這丫頭沒了辦法,給身邊的楊懷玉遞了個眼色.

楊懷玉會意,接過一只松油火把,也不點燃,一夾馬腹,先眾人一步,向關城之下奔去.

......

吳育坐在車里,急得是團團亂轉.想下車阻止,卻被兩個軍漢看著,動彈不得.

只能破口大罵:"混蛋!一群混蛋!若能活著回去,老夫非要上達天聽,告倒你這個小混蛋!"

好吧,是回不去了.....

因為他已經看到全軍立定,一副全神戒備的樣子,楊懷玉更是打馬射出.

他,他這是去叫陣?

別啊!吳育一聲哀嚎,唐瘋子不說就來看看?怎麼還要打啊?

再然後......

吳育知道,最後一點僥幸也破滅了.因為,沖到關下幾百米近的楊懷玉生怕人家看不著他,把手里的松油火把給點上了......

還一個勁的搖晃,就怕目標不夠大.

砰!

原來漆黑一片的渝霞關,猛的一亮,百十個火把,燈台瞬間點亮.

"完了,完了!遼人看見了!作死啊!作死也別拉上老夫啊!?"

吳育不顧形象的搓著手大叫.一輩子就沒這麼失態過.

再然後......

轟!!嘎呀呀......

城門....開了!

在吳育看來,那城門似閻羅大殿的殿門,緩緩而開!

潮水一般的遼人戰兵舉著火把,擎著兵刃魚貫而出,瞬間列陣關城兩邊.

更有一騎飛出,朝這邊而來.

好吧,其實就百多遼兵.只不過吳育早就嚇破了膽,也分不清是百多人,還是千軍萬馬了.

"快跑!遼兵殺出來了!!列陣!列陣!"吳育又是大叫出聲,也不知道他是想列陣,還是想快跑.

可是,誰聽他的啊?

接到楊懷玉的火把信號,大隊起陣,穩步向前.

"怎麼還沖上去了!?"吳老頭兒經過這一陣,就算不死也得少活十年!

更氣人的是,即然向前迎敵,有點迎敵的架勢好不好!?捶著兵刃,沒有一絲殺氣!這仗還怎麼打?

咦??

.....

老相公感覺有點不對勁啊,沖過來的遼人怎麼就只有一騎?而且......

借著月色和火把,吳育發現這人還有點眼熟:

怎長的那麼像潘國為家那個渾小子呢......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