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6章 再入遼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楷作勢要綁,吳育還真有點驚異不定,這幫混蛋小子可是什麼都敢干.

唐奕一見他臉色有變,心中暗笑,

小樣......老樣兒的,就不信治不了你!

"何必呢?"唐奕故作誠然地看著吳育一攤手.

"實話跟您說吧,這趟是去定了!大不了回京再讓你們這幫老頑固罵上一陣子,反正又不是沒罵過!"

還別說,這話真管用,吳育一琢磨,問題來了......

問題是,他不怕罵名啊!

一哭,二鬧,三上吊的法子,對文臣好用,對大宋官家更是萬試萬靈.但是,對唐子浩好像沒什麼殺傷力......

當初,賈子明和汝南王那麼往他身上潑髒水都沒把他怎麼著,還會在乎他們這幫老相公絮叨?

"且慢!"

一見不行,吳育立馬喝止宋楷.真讓這幫娃娃給綁了,倒是他要沒臉見人了.

"你就非要去大遼不可嗎!?"

這回換吳育變哭腔了.

"非去不可!"

"好!"吳育猛然咬牙,既然攔不住......

"去也行!但你要答應老夫兩個條件."

唐奕一看有門,"您說!"

"不可挑起戰端,不可肆意妄為!"

"這個可以有!"唐奕一口答應,本來也不是去挑事兒的.

"第二,把青瑤這丫頭留下."

嘎......唐奕有點懵.

把蕭巧哥留下?

不想,吳育語重心常道:"你們一幫混小子去找死老夫管不住,但青瑤一個女娃,怎能跟你們去涉險?讓她留在宋境等著."

別鬧,唐奕嫌棄地暗瞪了吳育一眼.

她留下我還去干屁?

"這個......不行!"唐奕道."她必須跟著."

"不過,我跟您保證,絕不讓她有半點危難,這總可以了吧?"

吳育一怔,不明白為什麼麼非讓一個小侍女跟他到大遼去擔風險?

正要力爭,不想,蕭巧哥一臉委屈地先開口道:

"我要去的......"

吳育恨鐵不成鋼地瞪了她一眼.心道,不識好歹,早晚讓你的唐哥哥把你賣了!

......

既然扭不過,吳育只得同意.

哀歎一聲,頹然起身,慢悠悠地想出帳透口氣,"去吧,去吧!現在的小輩是越來越不聽話嘍."

唐奕心里那個美啊,終于把這老貨搞定了.

"得勒!那下午就出發,爭取午夜之前就入遼境!"

吳育一聽,眼睛一立,"下午!?想的美!老夫餓了一天,還不讓我修養一番?明天再說!"

"行!就依您老!"

唐奕一口答應,只要吳育不攔著,也不差這一天半天.

但是......

"不是,您等會兒......"

唐奕攔住吳育,好像哪里不對勁,劇本兒不是這麼設計的吧?

"我,我們入我們的遼,您歇您的,不,不相干吧?"

"怎麼不相干?"吳育冷哼道."真要老夫的老命不成!?連日勞頓,你們年青的頂的住,老夫可頂不住,小心我死在大遼給你看!"

"什麼跟什麼啊?"唐奕不干了,指著自己的鼻子."我們入遼......是我們!不是您,您跟這等著就行了!"

"想的美!"吳育嗓門兒比唐奕還大.

"就你們這些不省心的,老夫不盯著點兒,怎知你們會不會闖禍?想甩開我?沒門!"

"......"

唐奕頭疼地哀叫:

"我看,我還是把您綁上吧......"

"這個......真不行啊!"

--------

豐州西軍的巡防范圍只到保甯寨,三面邊境是不去的.

也不是說邊境松散,疏于防范,而是三國交界之處少有漢民居住,多為黨項族人,戍衛之職亦由黨項族宋民的番兵擔任.

楊文廣與豐州負責守衛的番軍通過氣,又找了熟悉邊境地形的向導與唐奕等人引路.從保甯寨到宋遼之邊這一段,倒也還算安穩,連個盤查巡哨的都沒遇上.

......

其實,向導只起到一個疏通番軍,避免誤會的做用,至于引路,李傑訛這個走鹽道的土匪,比番兵還熟.

"此嶺名為鍋盔嶺,翻過去可就到遼朝境內了."

唐奕點頭,"這里離大遼云州還有多遠?"

"過了這嶺是大遼的金肅軍界,再往北就是渝林,東勝州,然後就是云州了,直線距離也就四五百里了."

唐奕點頭,面容也肅穆了起來.

雖與遼境之內早有溝通,但是,卻不能似現在這般大搖大擺了.

李傑訛下意識地回頭看了一眼身後那是一長串兒,近三千的帶甲勇士.

"公子......真要帶這麼多人入遼?"

"怎麼?"唐奕一攤手."都到這兒了,你還不信?"

"信."李傑訛大氣都不敢喘.心說,信是信,但這也太瘋了點兒吧?

......

這時,楊懷玉拍馬來到隊前,"吳相公讓你過去一趟."

"日!"

唐奕直接就暴了粗.一勒馬缰,恨恨地撥轉馬頭向隊中的馬車而去.

一邊走,一邊還在抱怨:"都遂了他的願,他還想怎樣?"

楊懷玉苦笑,"這才哪兒到哪兒?等著吧,且聽這老相公絮叨呢!"

......

還真就是絮叨,雖然是同意唐奕入遼,也如願跟來壓陣,但是,眼瞅著就要進到遼境,吳育還是心里往出冒涼氣......

"大郎......要不,咱們回去吧."

唐奕直翻白眼兒,"都到這兒了,您就安心車里呆著吧!"

安心呆著?吳育怎麼安心?三千多人的大隊人馬,不被發現都難.

若是進了大遼勢力范圍,想往起藏都沒地兒藏.

等于明告訴遼人,我們帶兵來了.

不出事兒......才怪!

現在,吳育只能祈禱,祈禱唐奕有什麼後招兒,可以掩人耳目,不被遼人發現了.

過了鍋盔嶺,真踏上了遼人的土地,吳育這心就提到了嗓子眼兒,撞的胸口恨不得整個人都跟著顫.

跟做賊似的,馬嘶人嚎,稍稍有點動靜,老相公就得跟著出一身的冷汗,以為遇上遼人的探馬,巡兵.

倒是車上的青瑤小丫頭,一進遼地,倒比以往更歡實了,時不時還撩開車簾四個觀望.

"趕緊回來!"

吳育真當這小侍女是自己閨女一般,為護的緊.

半真半假地嚇唬道:"遇上蠻兵,他們可不管你是男是女,一樣切腦袋!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