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5章 給我綁了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若說河東路是宋遼夏三戰之地,是為大宋戰略要沖.那麼,河東路的豐州,就是要沖中的要沖!

從地圖上看,豐州就像是一把插在遼夏縫隙之中的尖銳匕首,三面皆是敵境.

就比如這保甯寨,正好地處豐州正中的位置,可是......

向西兩百里即是西夏,向東一百五十里則是大遼,而正北方向百里,則是宋遼夏三國的交叉點.

保甯寨並不是什麼土匪山寨,而是一個不大的市集,大宋尋邊的防務軍隊也駐紮于此.

......

此時,保甯寨外的一處山谷之中,楊文廣面對自己的兒子楊懷玉和唐大郎......

"我就只能送你們到這兒了,接下來......"

接下來怎樣,楊文廣沒有往下說.

說心里話,對于官家密旨讓他護送唐奕和閻王營到此,他到現在還有點不敢相信.

咱們那個一向持重的陛下,怎麼會允許唐奕如此瘋狂的舉動!?那可是帶兵入遼啊!

雍熙北伐之後,近七十多年的光景,還沒有一個宋兵不請自來,進到大遼的疆域.更何況,這其中還有自己的兒子.

知父莫若子,楊懷玉怎會不清楚父親在擔心什麼?

"父親放心,已有萬全准備,出不了什麼事兒的."

楊文廣眼睛一立,"深入遼境,怎麼可能萬全!?"

但是,看唐奕一副非去不可的樣子......

"萬事小心!你們回來之前,我就在保甯寨不動,等你們回來!"

唐奕點點頭,折騰了這麼些天,終于要入遼了.

明天向東北方向進發,一天就可越過宋遼邊境.

但是......

心中突然浮現出那個陰魂不散的老頭兒,不由苦笑出聲兒:

"那位老相公怎麼辦?"

"......"

"......"

楊文廣父子也是一縮脖子,"那是你的問題,我們可說不動."

好吧,又把皮球踢回給了唐奕.

唐奕頭疼地一拍額頭,恨恨道:"早知如此,就換個聽話的來了!"

"呵呵......"楊文廣干笑兩聲.

吳育應該是朝堂上最聽話的了,誰讓你干的事兒讓這個"老實人"都接受不了呢?

--------

在吳育帳外轉悠了半天,唐奕也沒敢進去.

倒是身邊的宋楷道:"伸頭是一刀,縮頭也是一刀,索性攤牌算了!"

唐奕橫了他一眼,"要是攤牌也不行呢?"

要是攤牌管用,還用等到這個時候了?

"那就......"唐正平一咬牙."那就用強.把他綁在保甯寨,看他還怎麼跟!"

幾個人一翻白眼兒,也就唐正平這個猥瑣的家伙想得出來這種陰招,把給事中歸班給綁了?

又猶豫了半天,唐奕煩躁地一甩手,面露凶光,下定決心,"去他娘的,行也得行,不行也得行!我就不信,他能攔得住我怎地!?"

猛地一掀帳簾兒,彎腰就鑽了進去,一眾伙伴兒魚貫而入.

眾人還沒等站定,就見唐奕哪里還有外面的狠勁兒,已跟個狗腿子似的點頭哈腰......

"您是老祖宗還不行嗎?"

"就吃一口吧......"

眾人絕倒,太沒節操了,帳外的狠話哪兒去了?

可是,大伙兒也挺理解唐奕,換了誰......也沒招啊!

因為,咱們的吳育老相公......

絕食了!

......

一哭,二鬧,三上吊.

誰說這是潑婦的三大絕招?大宋的士大夫們用的溜著呢!

自打在狼頭山撒尿撒出唐奕決意北上的事情,吳育就鬧開了.誰說也不好使,死盯著唐奕,一步都不讓他離開視線.

後來,楊文廣一到太原,唐奕耽誤不起,只得由著吳育盯防,帶著他一路到了豐州.他打的是從長計議,慢慢想辦法的主意.

但是......

辦法沒想出來,眼看離豐州越來越近,吳育卻是變本加厲了.

老相公干脆絕食,唐奕不打消入遼的念頭,這老頭兒就不吃東西了!

唐奕不怕你跟他來硬的,就怕這種軟刀子.

"您就吃一口兒吧?"

他都快哭了,要是把吳育餓出個好歹,那特麼可是熱鬧了.

吳育把頭別到一邊,連話都懶得和他說.

蕭巧哥端著一碗吃食,向唐奕輕輕搖頭,隨即幫腔道:"您老就吃一點兒吧,看把我唐哥哥急的."

吳育眼睛一立,"你個傻丫頭,少幫他說話!"

唐奕一陣無語......

"您餓壞了自己不說,也是在耽誤大事兒!"

吳育身子一扭,直視唐奕,"什麼大事兒?"

"呃......不能說."

"不能說老夫就不吃!"吳育氣的吹著胡子."什麼大事比戰戈所向更大!?"

氣到深處,指著唐奕的鼻子罵道:

"你這是誤國,你知道嗎?你這是要成為罪人的!!"

唐奕現在想撓牆!!!

要是什麼都能擺在明面兒上,他真想噴這老頭兒一臉唾沫腥子,看看到底是誰在誤國?誰會成為罪人?

但是......真特麼不能說啊!

他入遼的真正目的,除了官家和老師,再無第四個人知道.

這里面的牽扯不單單是私入遼境,勾連薇其格,打通西域商道這麼簡單,還有更為深遠的牽連.

為防萬一,在事成之前,是萬萬不能讓人知曉的.

不說別的,單要從西域引進鉻鐵這一項,就絕對不能讓人知道.

這牽扯到貨幣政策,一個不好,把大宋要鑄造銀幣的消息走漏出去,那麼大宋境內的地主階級不用在白銀上面提前作文章,單是拋售手中所屯銅幣這一項,就足以讓大宋亂上一亂了.

可是不說,這老頭兒又和你磕上了......

"多了也不能與您老細說,只能告訴您,這是官家授意的!"

"官家?"吳育冷笑一聲."少拿官家壓我,官家也不是什麼都對!不然,要我們這些士大夫何用!?"

唐奕帶著哭腔兒,"官家這回是對的......"

"對不對不是他說了算,要拿到朝堂上議一議才知道,這事兒議了嗎?"

"這回入遼,對我大宋有莫大的好處!"

"什麼好處也不行!"吳育就是不松口."置大宋安危于不顧,天大的好處也不行!"

"您怎麼就油鹽不進呢!?"

"怎地?大事大非當志堅意絕!"

......

"你別逼我!"軟的不行,唐奕開始假橫.

"老夫就逼你了,你待如何!?"

吳育還不信了,治不了你一個娃娃.

"宋為庸,把老相公給我綁了!"

......

"我,我?"

宋楷一指自己,特麼你坐蠟,別拉上我好嗎?

"你敢!"吳育瞪著眼睛."老夫死給你看!"

"你死不死我也去定了!"唐奕面露凶光."你不是說我是瘋子嗎?老子就是瘋子!為達目的,我管你死活!"

說完,唐奕猛給宋楷使眼色......

你特麼倒是配合一下啊!

宋楷一翻白眼,得,硬著頭皮上吧!

裝模作樣的,似是真要上手去綁......

吳育暗暗一激靈,看唐奕的架勢,真像是發了狠.

心說,這混球不會真把我這給事中歸班給綁了吧?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