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4章 不公平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眾人心說,到底是相公一級的名臣大儒,一語就指到了痛處.

確實如此,誰都不願意去招惹一個瘋子,特別是一個集萬千寵愛于一身,還財大氣粗的瘋子!

"但是......"

宋楷想說,其實他們這些身邊的人真的不願意看到唐奕變成一個瘋子.

不是因為瘋子可怕,而是......

在這個名節大于天,極重人倫禮教的時代,"瘋子"......說到底,並不是一個好名聲.

他們離唐奕最近,自然知道唐奕的種種作為並不是為了他自己,有時候更是為官家,為身邊的人背鍋!

越是有人說他瘋,宋楷就越為他叫屈.

"這樣評價大郎,不,公,平!"

眾人一怔,與唐奕相熟的幾個更是神情一暗.

"哦?"吳育疑道."怎麼不公平了?難道老夫說錯他了?"

無意識地往嘴里送了一塊烤肉,"時值當下,文興武廢,一個不計後果的瘋子,是終究不會被世人所認可的."

"可是!"宋楷不憤道地嚷嚷道."他再瘋也不是為他自己!"

"相公當是不知,他初入京城為范公創辦書院,日夜操勞,瘦的只剩一把骨頭!"

"當是不知,大郎為賑災救民傾盡家財.皇城前的那場萬民捐,您真當是將門和官家湊的那首捐百萬嗎!?那每一個銅仔,可都是大郎的血汗錢!"

"當是不知,為了修河用的水泥,強兵用鋼鐵,他幾乎吃住在後山的窯廠,與一幫匠人混了整整半年."

"更不知道,為了找回大宋的尊嚴,每年要扔給遼帝與耶律重元多少銀錢!"

"他是不守規矩,但是......"

吳育始料未及地看著宋楷,萬沒想到,他會有這麼大的反應.

"但,但是什麼?"

宋楷底著頭沒說話,卻是楊懷玉接上話頭.

"但是......有失公允."

吳育有些無措地干笑一聲,"看來,老夫對這小子的了解還是不夠深......"

......

"有你們這樣兒的嗎?"

場面正是尷尬之時,一個聲音從身後發出.

"背後語人長短,可非君子所為!"

眾人回頭,原來是唐奕睡醒了,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了眾人身後.

就勢來到火堆前,揉了揉還有些睜不開的睡眼.

"吃飯也不說叫我."往地上一坐,就朝蕭巧哥伸手.

蕭巧哥立馬把自己的那份烤肉遞到他手里.

胡亂塞了兩口,見眾人都不說話,只怔怔地的看著他,連吳育也是如此.

唐奕目無焦距,對吳育道:

"不知老相公信不信?若是可以,我甯願遠遁江湖,做個詩酒風流,快意人生的閑人,也不願在京師之地,朝堂之上,裝瘋賣傻."

"那你還......"

吳育沒想到唐奕會說出這樣一番話,這當真不像一個二十出頭就財權盡得的風發少年說出的暮氣之言.

唐奕苦笑,"可是不行啊......大宋需要一個局外人來打破陳規舊律,更需要一個瘋子來做那些君子所不恥的齷齪!"

......

直到夜深火暗,吳育還在琢磨唐奕的那句話......

打破舊律?君子所不恥的齷齪?

也許吧......

也許,大宋確實缺少這樣的一個"瘋子"!

--------

散去之後,唐奕特意把李傑訛叫到一邊.

"那些土匪,你待如何處理?"

李傑訛沉吟良久,最後還是沒說出個章程.

"我......"

見他猶豫,唐奕道:"散些銀錢,讓他們各自討生活去吧."

李傑訛愕然抬頭,看向唐奕.

唐奕笑道:"我知道你也有此打算,卻是下不了決心,對嗎?"

"畢竟是我族人,又有多年袍澤之情......"

"可是,他們卻背叛了你,選擇了薛狼."唐奕冷聲道."這樣的袍澤,不留也罷!"

"是啊......"李傑訛長歎一聲."想留卻不能留,想散又舍不得."

唐奕一甩手,"散了吧,沒什麼舍不得的,不就幾百號土匪嗎?"

"那就散了!"

李傑訛最終還是做出了決定,心下也是輕松不少.颯然笑道:"倒是辜負了公子的一番美意,白白浪費了你給的'富貴’."

"切~!"

唐奕扁嘴道:"我唐子浩許出去的富貴,就是一窩土匪?你也太小看我了."

"呃......不是嗎?"

"當然不是!"唐奕篤定道."我且問你,還想繼續開你的五味店,當你的掮客嗎?"

"此言......又做何解?"

"你若安于現狀,想繼續做你的掮客,就在太原呆著."

"若是不想......"唐奕牽起一邊嘴角."敢不敢跟我走一趟?"

"跟你走?"李傑訛一怔,唐子浩這是要招攬?

"某只是個粗人,即便隨公子南下,也是沒什麼本事可在京師一展拳腳吧?"

唐奕白了他一眼,"誰說要帶你回京了?想進我開封的班底,你還不夠級數!"

"呃......"

李傑訛一陣尷尬,沒你這麼打擊人的.

卻見唐奕站了起來,往回走,"是帶你北上.若是有興趣,過幾天就跟我上路,你的富貴......在北邊!"

"北上?"

"公子還要北上?查鹽之事到太原就夠了,何需北上?"

"鹽?"唐奕的聲音遠遠傳來."誰說我是來查鹽的?這只不過是摟草打兔子,一順手的事兒.吾志不在此!"

日!

李傑訛暗罵,若不是唐瘋子,老子非踹死你不可!

一順手!?

一順手就把西北鹽道攪得天翻地覆!?

......

不遠處的黑暗之中,酒喝多了跑出來"放水"的吳育聽到二人對話,驚的一哆嗦.

北上?

這混蛋小子還是要北上?

北上還能去哪兒?過了太原地界往北,那不就是大遼了嗎!

老相公不由一聲哀嚎......

原本剛剛積攢起來的,對唐奕的那麼一點改觀,一下子就都沒了.

這倒黴孩子,是想要我的老命啊!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