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3章 瘋子的可怕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對于這個唐瘋子,吳副將二人還是恐懼多一些,宋楷敢這麼吐槽,他們卻是半分都不敢的.

"嘿....."吳副將陪笑著."唐公子本事大,自然操心的就多唄."

宋楷點頭,"是挺多的,這幾年就沒見他閑著過."

"不過,擴軍這個事兒......難!朝堂上琢磨著裁軍,減負,腦袋都要想炸了.還想擴軍?不太可能."

"你還真說錯了!"一直悶頭吃喝的秀才搭上了話.

"可靠消息,這趟拉出來算是驗貨.若是咱們不差,官家還真有意把咱這一廂擴成一軍!"

宋楷一怔,"我們都沒聽說,你哪兒聽來的?"

這事他還真不信,他這個官二代還比不上秀才消息靈通?

秀才鄙視地斜了宋楷一眼.

"不行了吧?貓有貓路,鼠有鼠道兒,咱還真比你們靈通."

宋楷被他搶了白,咬牙道:"你個花秀才,下回別找我帶你去吃花酒!"

楊懷玉哈哈大笑.

"為庸還能讓這秀才拿了頂!?告訴你吧,多半是曹老二喝多了跟他吹牛的."

宋楷了然,原來是曹老二......

"不過......"楊懷玉話鋒一轉.

"曹老二想把他的神威營編進來,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了.煩的大郎無法,他與官家說合,十之八九是沒問題的."

吳副將偷偷與老賴對了個眼色,心道:唐瘋子咋就那麼牛?大宋首富,皇家恩寵就不說了.整軍換編這種事兒都插得上手,那不是軍政兩界都吃透了?

"以前只是聽些傳聞,把唐公子傳的都神了,今日一見,果然非一般人物可比."

"我有點想不明白......"既是圍坐閑聊,自然東扯西嘮,龐玉接過話頭.

"以前在開封還沒覺得,這一回出來才知道,大郎的名聲現在都這麼大了."

看向吳副將,"你說說,你們怕他什麼啊?實話跟你說,他除了損了點兒,沒別的本事!"

這個問題龐玉想了一下午了.

不說別人,就是那個羊三爺,還有石金勇,余靖之流,之前猜唐奕是皇親也沒這麼怕過,知道他是唐瘋子,就膽都嚇破了.

那個什麼羊三爺更是到現在還嚇的站都站不起來.

吳副將聞言道:"咱也說不准.但是吧......唐瘋......唐公子干下的那些事兒,總讓人感覺,沒有一樣是人能干出來的,所以......所以......"

"所以,咱也說不好."

"切~!有什麼啊!?"賤純禮揶揄道."不就是錢多點兒,官家寵著點兒,人脈廣了點嗎?"

"你們怕他做甚!?"

......

大伙兒哄然一笑,這里除了吳副將,老賴和唐奕不熟,剩下的都是兄弟.賤純禮這話,大家是認可的,平時的唐奕還真就沒什麼可怕的.

......

不想,外圈一個聲音突然響起,"膚淺之見,不足為辯啊!"

"還是老夫來告訴你們,唐子浩為什麼可怕!"

眾人一疑,回頭望去,卻是蕭巧哥攙著吳育老相公站在那里.

楊懷玉連忙起身相迎.

"必是我等恬燥,聲音大了,吵了老相公休息,怎麼把您老也能驚動了?"

吳育由蕭巧哥攙著,來到火堆前.

"動靜倒是沒什麼.主要是,你們這又是烤羊,又是美酒,香飄滿天的.老夫就是想睡,也睡不著了."

大伙兒本都站起身來,有些局促,吳育這麼一句玩笑,倒是把眾人逗樂了.

吳副將更是新奇,這位就是高居朝堂的給事中歸班,想像中應當是個不苟言笑的老儒,沒想到,卻也有親和的一面.

吳育順勢在宋楷的位置坐下.

"拿酒拿菜,老夫來給你們解惑,還不好好招待."

"得勒!"

宋楷歡叫,把酒食給吳育擺上,然後又搶了賤純禮的小凳讓蕭巧哥也坐下.

"那您老就說說,那瘋子為什麼大家都怕他?"

吳育也不急著答,把一小塊兒烤羊放到嘴里細嚼,又就了口醉仙,一副很享受的樣子.

"烤羊確是要在這席地幕天,團火而坐的氛圍之下,吃著才有味道啊......"

"當年,老夫出使西夏,也在軍中享用過,卻是有些年沒品過這個味道了."

別看吳育論治國理政在文扒皮,富弼面前顯的平庸了些,論揣測聖意又不如宋庠.但是,大宋朝的肱骨之臣們,哪一個沒點兒值得說一輩子的光耀時刻?

吳育,那也是出過使,以三寸不爛之舌平邊息戰的能人!

又呷了一口羊肉,吳育才道:"唐子浩這些年,確實干了些常人所不能及的大事."

"當然,也有不少瘋狂之舉."

"但是......這都不是他名滿大宋的關鍵所在!"

宋楷追問:"那什麼是?"

"因為沒人能摸准他的脈!"

吳育看了一眼宋楷,"你當唐瘋子的名號是白叫的?就只是個渾號?"

"錯了!正是這個'瘋子’之名,才是沒人敢惹他的真正原因!"

"瘋子?"

不光宋楷,場中所有人都有些似懂非懂.

吳育繼續道:"自三皇創世以來,天下始有'治’世之實.先秦諸聖立禮傳道,以禮教聞達萬物,才有漢家兒郎立于中原千載不滅的傳承."

"那麼,你們說說,這個'治’和'禮教’是什麼?"

"是規矩."宋楷搶白道."是天地君親師,是民之本分即為安,臣之本分即為德,君之本分即為治的規矩."

吳育聞聲,欣慰點頭.看來,這幫野小子除了胡鬧,也還是有真本事的,一點就透.

"沒錯,就是規矩!為民,為臣,為君,皆有法則."

一指整個狼頭山,"連當土匪,都有當土匪的規矩."

......

"可是,這些規矩可束縛萬物,卻偏偏管教不了一個唐子浩!"

楊懷玉疑道:"老相公是說,唐奕不守規矩?"

"他守規矩!?"吳育苦笑."你與他相交甚密,你且細細數來,這瘋子這些年做下的事情,樁樁件件,哪一件不是有悖常理?"

呃......

楊懷玉略一琢磨,還真是那麼回事兒.

大郎要是守規矩,就不會力勸范公置仕,就不會有觀瀾書院,也不會有觀瀾商合,更不會當眾大罵潘豐,拳打張俊臣,掌摑張堯佐,甚至到大遼都不老實,拐了王妃,殺了耶律涅魯古......

吳育又出聲道:"為官者,不一定害怕得罪皇親,也不一定害怕有悖上峰.因為不論皇親,還是高官,都在法則之內,皆有束縛."

"同理,為民者,遇潑皮地痞可報官,遇尚武游俠可低頭認輸.他們也在法則之內,也有束縛."

"可是......"吳育頓了一下.

"不論是誰,都不願意去招惹一個瘋子吧?"

"因為,你不知道他的底線,不知道他出什麼招,更不知道,會是一個什麼後果!"

......

眾人面面相覷,半天說不出一句話.

吳育喝了一口酒.

"更何況......這還是一個手握利刃的瘋子!"

......

--------

ps:昨天停了一天電,晚上快12點才來,因此沒能更新,諸位見諒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