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2章 就沒他不操心的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西軍是傲氣的,但也得看跟誰比.

沒有閻王營在這兒擺著,西軍就是大宋第一軍.不論是裝備,兵源素質,還是實戰經驗,那都是他們傲氣的資本.

可是,把閻王營拉出來一比,西軍就只能認第二了......

特別是知道這一廂的前身,就是在廣南以一敵十的鄧州營的時候,西軍將士就更是服氣.

所以,坐在這兒,老賴和吳副將都沒什麼底氣.

可是,顯然這種局促是多余的.二人一坐下,誰也沒把他們當外人.賤純禮認得吳副將,下午,在那樣的情勢之下,也敢站在他和唐奕一邊兒,足見是條漢子.

親自從烤架上割下兩塊大肉,遞到二人手邊兒.

吳副將只是一怔,就雙手接過,還算沉穩.

而那伍長就不行了,伸哪只手都不知道了......

這可是范公的兒子啊,給咱割肉遞食?

別說是范公的兒子了,就算是個識得幾個大字兒的半吊子書生,老賴也沒享受過這待遇啊......

李賀見他不會動了,幫他接過來,又提了兩壇子好酒遞給二人.

"咋的?還讓俺伺候你們不成?自己來,都不是外人!"

......

楊懷玉這時候也出聲道:"我都聽賤純禮說了,下午多虧了兩位以命相保,才護住我兩個兄弟的周全!"

"來!我敬二位!"說著,就舉起了手中酒壇.

吳副將與老賴連忙舉酒回禮,"應該的,應該的......"

飲過一大口,李賀才道:"要不是吳頭兒幫襯著頂住了那麼長時間,萬一大郎讓那個什麼狼給拿了,等我們到時必是受制難攻,還麻煩了呢."

......

借著這話,三人拾起了話頭兒,都是這些年各自境遇,還有一些家常.

吳副將和老賴這才知道,李家三兄弟回了鄧州又入了廂軍,這才知道......那條老鯰魚折在了廣南......而且折的是那般壯烈!

"不賴!"吳副將贊道."大魁沒給咱西軍丟人!"

李賀點頭苦笑,卻是沒說話.

吳副將知道他心里可能不好受,後悔說這些傷心事兒做甚?轉移話題道:"對了,你們這是啥軍種?"

"有長槍,我聽說還配弩兵?在哪兒呢?咋沒看見呢?"

大宋槍兵就是槍兵,弩手就是弩手,不會混為一軍.聽說這支神軍還有弩兵,吳副將就有點奇怪,可是又沒見著帶弩的射手.

李賀也不想在這個時候煞了風景,順手把腰間"鐵棍子"摘了下來.

"是有弩兵,而且人人帶弩!"

一扣機括,啪的一聲,鐵棍兩邊的鐵片兒彈了起來.李賀左右一固定,再一扳後頭,折在底下的弩把兒也現了出來.

立時間,鐵棍就變成了一把鋼弩.

吳副將看的眼睛沒突出來.

乖乖,神了!

李賀把折疊弩遞到吳副將手里.

"威力與制式軍弩相當,甚至還要大些,因為射的不是尋常竹箭,而是全鋼箭."

吳副將兩只手捧著,心中驚詫莫名.

與制式軍弩威力相當?甚至還大些?

老天!這東西可只有制式弩的一半兒大小,一只手就能擊發!

老賴在邊兒上都快流哈拉子了,"給俺也瞅瞅!"

"一邊去!"吳副將低聲喝斥.他還沒看夠呢.

楊懷玉看著直笑,卻不奇怪,當兵的誰不喜歡一件趁手的兵器.給秀才使了個眼色.

秀才會意,把自己腰上的折疊弩摘下來,遞給老賴.

"看我的吧."

老賴大喜,朝聖一般的接過,小心在手里把玩,生怕手抖,摔了這寶貝.

看了半天,老賴開口問秀才:"這寶貝哪兒來的?能私販不?俺想買一把."

眾人聞聲,相視一笑,卻是沒搭話.

"咋的?"老賴被大家笑的面熱."俺有錢,你們開個價!"

李賀道:"你就別想了.別說你肯定買不起,就算買得起,也沒人能賣給你!"

吳副將是個懂行市的,緩聲道:"這東西不便宜,弩臂用鋼片,得是上等好鋼.要不,用不上多長時間就拉垮了.單這兩片弩臂,就得不下三四貫!"

吳副將還是往多了說的,市面兒上不讓賣刀,卻是可以買劍,一把上等百煉鋼劍得三四貫.

不想,李賀搖頭一笑,"三四貫?賣你一個弩把兒,加個弩弦!"

"這寶貝光造價就十貫開外!"

"真的假的!?"老賴有點不信.

"十貫!?"能連衣帶甲,加長短兵器,置辦一身好貨色了.

"當然是真的."李賀嘚瑟道.

"俺們這一廂,一應用度,沒一樣兒不是新東西,件件都是價值不斐.別說是尋常禁軍,連禦前侍衛都比不了!"

說著,還故意壓低聲音,"都是最新,最......"

"最......"回頭看向秀才."最啥來著?"

"最高科技!"

"對!大郎說的,最高科技的好東西."

他吹的天花亂墜,老賴卻不買賬,聽的直咧嘴.

"你就吹吧!還禦前侍衛都比不了?那可是大宋朝的臉面,什麼不是最好的,你咋跟人家比."

"你還別不信!"李賀把腰間戰刀往出一抽.登時,如水波一般的黑白鋼紋戰刀晃的吳副將和老賴眼都花了.

"這是啥鋼?見過嗎?"

又一指身上,"看咱身上這甲,亮吧?又薄又結實,鐵骨朵都砸不蹩!"

......

楊懷玉看著李賀在老戰友面前顯擺,也不阻止.閻王營這種優越感已經出來了,唐奕兌現了建營之初許下的承諾......

吃,穿,用,給你們最好的.

而楊懷玉他們也沒讓唐奕失望,這一營的兵,也是最好的!

......

吳副將聽著李賀一點點的介紹,盡是些他聽不懂的新奇玩意,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.就李賀身上那一套......

真是寶貝啊!

眼饞死他了.

......

最後,吳副將實在忍不住了,貼到李賀耳邊兒,一邊偷瞄楊懷玉,一邊賊兮兮地道:"你們閻王營,還要人不?"

......

李賀一怔......

見老賴也是一臉希冀地看著他.

好吧,既然當兵,誰不想當最好的兵!?

苦笑著搖頭.

吳副將見他搖頭,急道:"想想辦法......"說著,還看了一圈兒火堆邊上坐的人.

意思是,你李賀出息了,結交了這麼多大人物,要兩個人到身邊兒,還不容易?

李賀道:"倒不是那個意思......"

想來閻王營的人多了,他們這些營頭當然希望人越多越好.可是,閻王營不是已經滿編,而是已經超編了!

原本一廂滿伍2500人,結果幾輪篩訓下來,近三千人都達到了唐大郎說的那個標准.

楊懷玉一個也不舍得放出去,只好都留下了,現在是真的放不進來人了.

"等等吧......興許哪天唐大郎和官家說說,把俺們這一廂擴成一軍.到時候,一定想著兄弟們."

吳副將一怔.

"怎地?"

"唐瘋......"

"唐子浩連禁軍大營的事兒都管得著?"

......

"禁軍?"

宋楷聽到他們說的,插話道:"你給他對翅膀,天上的事兒他都想管,就沒他不操心的!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