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1章 舊識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朝中大臣中,幾乎所有人都在私底下吐槽過趙禎最大的本事就是和稀泥.

但是......

這話自己說,或與好友酒後八卦,都沒問題,卻絕不能拿到台面兒上來說.

同樣的道理,西北官匪一家,暗箱操控,大伙心里都有數兒.關起門來吵架,當口頭禪這都沒關系,甚至當著唐奕這個混不吝的面絮叨幾句也不是事兒.可你不能在大庭廣眾之下,朝廷禦史,外來軍將的面前瞎叫喚.

即使外人沒當回事兒,"自己人"也不可能放過你.

薛狼以為抬出一大堆關系就能保命,殊不知,這只會讓他死的更快!

薛狼是個糊塗漢,可李傑訛卻是明白人,此話一出,李傑訛不禁一聲苦笑:

"我也保不了他了......"

唐奕無悲無喜地看了薛狼一眼,抬頭對差頭道:"人交給你們了."

差頭一急,忙拱手,"謝公子!"

唐奕點頭,接下來這個薛狼是什麼命運,已經和他沒有什麼關系了.

出廳,抬眼看了看天色,已是天近黃昏.沒想到,整整折騰了一天.

"看來,今天也回不去了."

差頭應道:"委屈公子,今日就在這土匪山寨歇息一晚,明日再回城也不遲."

"也只有如此了."

正說著,山下又有了動靜.

差頭一驚,暗叫,今兒個這是怎麼了?急忙爬上寨牆遠望.看了半天,心倒是定了下來.

回來向唐奕稟報:

"是跟著公子幾個兄弟的那隊官軍......"

唐奕倒沒什麼,副將聽了,卻是臉色一紅,特麼這人丟的!

出太原的時候,追蹤羊三爺兒子與唐瘋子那幾個兄弟的隊伍可都是騎馬的.結果,四條腿的,沒跑過兩條腿,人家這邊把土匪窩子都給端了,那邊兒才剛到......

這兵當的,可是夠窩囊的.

"公子......"

仗著剛剛與唐瘋子共同禦敵的情份,副將有點發怯地靠到唐奕身邊兒,指著忙碌的閻王營將士問道:"這是......京里的禁軍?"

唐奕道:"怎麼樣?可還入西軍悍將們的法眼?"

副將無趣地一縮頭......這話純是擠兌人!

不過,說心里話,他還是服氣的.

心說,要是自己也能在這樣兒的神軍之中,那得多威風?

......

唐奕也不是故意逗他,只不過折騰了一整天,確實有些乏了,現在飯都不想吃,只想找個地方眯上一會兒.

吩咐楊懷玉就地紮營,今晚就在這兒過夜了.然後管閻王李賀要了一張毛氈,隨便找了個背風的角落就那麼窩在那閉目養神.

李傑訛愣愣地看了唐奕半天,心說,這位還真是一點都不拘小節,跟傳言中的有點兒不太一樣......

傳聞之中,說他瘋倒真是不假,甚至猶過之.可是,這兩天下來,怎麼看也看不出是一個名儒門生,天子近臣的作派.

唐奕還真就睡過去了.別看他從頭到尾好像沒事兒人一樣,但是,賤純禮那是他在這世上最親的兄弟的,被人綁了去,不擔心那是假的.

心力憔悴之下,一但過了那股勁兒,倦意就怎麼也擋不住了.

閻王營把營地紮在了山寨之內,而跟來的官兵,差役看這幫"神人"直滲得慌,索性躲的遠點,在山下湊合一宿.

晚飯的時候,大伙兒見唐奕沒有醒的意思,也就沒叫他.

而西軍的幾個兵頭兒,還有差頭,實在禁不住好奇,晚飯後壯著膽,跑到山寨里來,想看看這到底是一幫什麼樣兒的兵.

下午在大路上的那個伍長,更是湊到帶隊副將身頭......

"吳頭兒,這哪兒來的?"

副將直津鼻子,"沒見過......"

"我看見李賀了."

"李賀?"吳副將一疑."李賀是誰?"

"就前幾年,為了給老娘發喪,當了逃兵的那個李家三兄弟."

"李家三兄弟......"副將還是沒什麼印象.

"老鯰魚!"伍長又提醒道."還記著那條老鯰魚不?"

"老鯰魚!?"吳副將眼睛一立,這回想起來了.

"他娘的,哪兒呢!?那賊厮臨走還他媽順了我一套袍子!"

"對嘍!"伍長叫道."李賀就是那條老鯰魚的三弟."

吳副將愣了一下.

"你是說......你看見他三兄弟在這支隊伍里?"

"下午就一個照面,只看到了老三,另兩個應該也在,那哥仨一向不分開的."

"走!領咱瞅瞅去!"

......

閻王營正在吃晚飯,伍長帶著副將找過來的時候,楊懷玉正和營中幾個營頭兒都將,還有宋楷,龐玉他們圍在火堆旁邊,就連李傑訛也在.

大伙兒一邊烤著肉,一邊兒聊天兒,時不時還爆出幾聲震天的大笑.

兩人走到這兒,卻有點不敢上前了.

剛剛他們已經知道了,這支神軍的主將是西北都部署楊文廣的兒子楊懷玉.

而那幾個長的比軍漢還黑的半大小子來頭兒更大,父輩最次也是個禦史中丞,被綁的那個更是范仲淹的兒子.

副將透著火光,仔細看了看,發現火堆邊上一人,還真就是曾經的那個李老三.

捅了捅身邊兒的伍長,伍長只得壯著膽子,小聲低叫:"老三......李老三!"

李賀聽見好像有人叫他,動靜還有點耳熟,疑然回頭.天太黑,瞅了半天才認出來.

"老賴!吳頭兒!"急忙起身迎了上去."你們咋在這兒?"

叫老賴的那個伍長沒想到李賀會是這般熱切,見他過來,還局促的一個挺腰身,微微頷首,給李賀行了個軍禮.

現在,這李老三可是發達了,都當上營指揮了,比他大了兩級,可不是以前的那個大頭兵了.

李賀一把拉起他,"少扯犢子!"

說著,轉向吳副將,卻是哐的一磕腳後跟,一個標准的軍禮.

"吳頭兒!"

吳副將有點心虛地掃了一眼火堆那邊,生怕驚動了那幫大人物.

"別別......都不是外人"

"聽老賴說你在這兒,就過來瞅一眼."

"挺好就行,俺們就回去了."

......

不等李賀說話,楊懷玉已經注意到了這邊兒.

"老三!即是舊識,叫過來一塊兒,外邊站著算什麼事兒!"

李賀一把拉起兩人,"既然來了,走,一塊兒!"

二人被李賀拉到火堆前坐下,更是局促.

除了那幾個穿便袍的官二代,同是軍伍,他倆坐在一堆威武無比,金甲著身的閻王營身邊,頓時感覺,堂堂西軍一下子就被比成了三流輔兵......

好吧,閻王營的輔兵都比這兩位威風一些.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