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0章 處置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由不得薛狼不信,站在正廳之上,已經能看到飛殺而來的鐵甲神兵了.

事實上,這破山寨楊懷玉都沒正經攻打......

官差稀稀拉拉地往里跑,還沒等土匪們把寨門關嚴,李賀就已經帶人嗷嗷叫著沖上來了.

一輪齊射,寨牆上的就沒剩什麼能站著的了.

......

看著沖向大廳的"天兵天將",別說薛狼,差頭和副將都嚇的腿軟......

這特麼根本就不是太原守軍,哪兒來的啊?

唯有唐奕,兩手負後傲然而立,一聲宛若來自九幽的冷音傳到羊三爺耳朵里:

"這就是你的面子,我的實力!"

......

羊三爺臉色煞白,已經說不出話來.

薛狼倒是硬氣,大罵一聲,都快哭了:

"你個錘!"

"特麼帶著軍隊來的!"

......

"我殺了你!"

說話間,薛老狼猛一緊手中長刀,大叫一聲撲向唐奕.

他算是聰明的,這個生死關頭,若是擒住唐奕,也許還有一線生機.

可是......

他飛身而上的一刹那,李傑訛已經閉上了眼眼,就唐子浩身邊那個女人......你想近他的身?開玩笑!

果然!

等李傑訛睜開眼睛的時候,薛狼已經躺在了地上.

執刀的右手手碗一條血溝,君欣卓只一個照面就挑斷了薛狼的手筋.

與此同時......

鐵甲大軍也已經沖到了大廳這前,狼頭寨四百多匪眾,頃刻之間,連反抗都沒反抗,就已經被淹沒了.

唐奕見外面大局已定,看向羊三爺.

"官家親設,禦筆親提的閻王營,成軍的第一戰就給了'三爺’,怎麼樣兒?這個面子夠大了吧?"

......

"你......你......"

羊三爺面若金紙,"你到底是誰?"

"我是誰?"

唐奕苦笑道:"不是說了嗎?唐奕!唐子浩!"

羊三爺苦笑......

唐子浩......哪兒蹦出來的啊?

......

"唐瘋子!!老夫和你沒完!!"

廳外,遠遠的一聲撕心裂肺的怒吼,吸引了眾人的注意.

只見閻王營將士分開一條通路,卻是吳育被宋楷和龐玉抬著,朝廳上而來.

......

唐......瘋子......

羊三爺沒看來人是誰,卻已把"唐瘋子"三個字聽得真切.

驀的瞳孔驟縮,"唐瘋子......唐子浩就是唐瘋子?"

撲通......

羊三爺只覺天旋地轉,暈了過去.

早該想到,姓唐的......瘋子啊!

而李傑訛則傻愣愣地看著唐奕......

報你妹的表字啊!?

直接說你是"唐瘋子",還哪兒來這麼多破事兒!

--------

唐奕沒想到,吳育這個老夫子也會跟來,急忙迎了出去.

"您老怎麼跟來了?"

吳育死命抓著宋楷和龐玉的脖子穩住身形,就那麼被抬著也不下地.

好吧,他是根本就下不了地!

足足百里強行軍,他這把老骨頭坐在馬車里差點沒顛散了.

一聽唐奕問他怎麼來了,更是氣不打一處來.

"我不來?我不來你能省心嗎!?"吳育咆哮著.

"你若有事,讓老夫如何自處!?"

唐奕嘿嘿笑道:"放心吧,您就!這都是小陣仗."

"什麼是大陣仗!?"吳育來勁了."膽大妄為!無法無天!"

"土匪窩你都敢闖?還有什麼是你不敢干的?要是出了什麼差池怎麼辦!?我怎麼向官家,向范公交待!?怎麼向一朝同僚解釋!?"

吳育是真後怕,萬一唐奕出點什麼事兒,于大宋無異于丟了一個未來.

"您看,現在不是全須全尾地站在您面前嗎?你還擔心什麼?"唐奕嬉皮笑臉地應付著.

一邊給宋楷使眼色,一邊關切道:"快,吳相公累的不輕,你們還愣著干嘛?把相公抬下去歇著."

......

宋楷會意,一臉壞笑地和龐玉抬著吳育就往回走.

"你們干嘛?"吳育這氣還沒出完,哪里肯走?

"放下老夫!給我回去!唐瘋子,老夫與你沒完......"

......

唐奕咧著嘴,目送吳育被抬了下去,心說,以後且得聽他絮叨呢.

這時,楊懷玉靠了上來,"沒事兒吧?"

"能有什麼事兒?"

"你還是悠著點吧,把我都嚇壞了."

唐奕拍拍他的肩膀沒說話.

楊懷玉知道他不想多說,見他和范純禮都好好地站在這兒,也就放下心來.

"現在怎麼辦?"

一指四周.攻下山寨不假,但殺傷還是少數,大多匪眾皆是棄械投降.怎麼安置,卻要問過唐奕.

唐奕略一沉吟,"先派人看壓,死者掩埋,傷者醫治,別太嚴苛."

說完,轉身回到廳上.

此時,差頭和副將都下意識地縮著身子.他們知道唐瘋子來頭大,卻沒想到來頭這麼大.誰特麼出巡也沒說帶一整廂禁軍出來的啊!

唐奕現在也無暇理會差頭二人,蹲到捂著手腕,面色煞白的薛狼身前.

"你耍我!"薛狼先開了口.

唐奕搖頭,"怎麼是我耍你呢?路是你自己選的."

薛狼神情一暗,確實......

路是他自己選的,差頭與副將選擇了站在唐奕身邊,而他則是選擇相信羊三爺.

看了一眼還沒醒的羊三爺,"可有活命之法?"

唐奕搖頭,"難......"

薛狼心一直往下沉,"劃出道兒來,某接著就是......求公子放某一條生路!"

唐奕沒說話,看向李傑訛.

......

李傑訛依然有點晃神兒,他怎麼也沒想到,眼前這位,就是唐瘋子......

唐奕走到他身邊,"今日,多謝了."

李傑訛回魂道:"客,客氣......"

唐奕笑了,"說了要給你一份厚禮."

一指廳外,"這些土匪,是你的了!"

"是殺是留,隨你處置!"

......

"我的了?"李傑訛有些不敢相信.

這個大宋官家倚重之臣,范仲淹的門生......

送給他幾百號......土匪!?

有點兒不真實.

......

"他呢?"

李傑訛意外地一指薛狼.

唐奕玩味地笑道:"怎麼?你要保他?"

李傑訛一怯,"可以嗎?"

唐奕也不說話,就那麼看著李傑訛.

說實話,薛狼死活他不在意,他再在意的是李傑訛的表現......

有點,讓他失望.

這個時候,薛狼本就豎著耳朵在聽,唐奕不說話,更是歇斯底里地叫嚷起來.

"公子三思!公子饒命!某家是自己人啊!"

"誰和你是自己人!"差頭怒道."剛剛怎麼不說是自己人?"

"是自己人!是自己人啊!"薛狼哀嚎道."此番都是羊老三指使,某只是聽命行事!"

"一如以往,聽石將軍與府衙的差遣一樣啊!"

"......"

"......"

"......"

此言一出,眾人一陣無語......

連剛進到大廳的楊懷玉都不住搖頭.

李傑訛更是面有苦色地閉上了雙眼.

"公子不用為難了,我也保不了他了......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