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9章 你要的面子,到了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李傑訛雖不知道唐奕的那個"楊二哥"是什麼人,但看到他身邊那個侍女的功夫都如此高絕,心知當不是什麼泛泛之輩.

只是,再厲害的人物,急奔百里,還能剩下什麼力氣?況且,聽唐奕的意思,還不是他一個高手,應該還有別的人.

總不能個個兒都是絕頂高手吧?

即使是西軍精銳悍兵,行軍百里,也得一天多的時間,最快也得弄到半夜去了......

好吧,李大掌櫃還當唐奕嘴里的"楊二哥",是什麼江湖高手呢!

而差頭和那副將一聽唐瘋子的人是"腿兒"著來的,不由在心中暗暗哀嚎:

這舉著把刀與匪對峙的局面,還不得僵到半夜去了?

"要不?......"李傑訛湊到唐奕耳邊."要不公子說幾句軟話,某家從中調停,且這般過去就算了......"

"畢竟......好漢不吃眼前虧嗎?"

......

唐奕搖頭笑道:"怎麼?李掌櫃的怕了?"

"怕?若是怕了,我李傑訛就不會蹚這趟渾水!"

"那不就得了."唐奕把李傑訛按到椅子上."李掌櫃且安心等著,等會兒我送份厚禮給你,以示酬謝."

薛狼看著唐奕把自己不當外人似的,安排李傑訛坐下,氣的直翻白眼.

這是老子的地盤好不?怎麼跟你自己家似的?

"小子,本就是誤會一場,何必弄的不可收拾!?給三爺低個頭,我薛老狼為你做保,當是交下一個朋友!"

"如何!?"

薛狼有點兒心虛......

他老有種感覺,這個瘋言瘋語的小子在給他下套.

"交朋友?"唐奕笑道."好啊,你把那老貨綁了,我就認下你這朋友."

"......"

薛狼說不出話了,這明顯就是在抬杠.

羊三爺冷哼一聲,"想綁我?老夫倒要看看,公子有沒有這個實力!"

......

且不說唐奕與羊三爺在土匪窩里打嘴炮.

寨外的官差,軍兵等了半個多時辰,見里面也沒個音信,有些等的不耐煩了.

正打算派個人進去看看上頭是什麼情行,不想,身後官道之上突然煙塵彌漫,隱約還能聽見大隊行軍之聲.

差役們一疑,心說,這是守軍大營又派兵過來了?

看這陣勢,還有速度,應該是一水兒的騎兵.石金勇這是下了血本兒,把太原唯一的一廂騎兵都派出來了.

......

可是......

隨著那隊人馬越來越近,等到已經能夠看清真容,山下的官差,兵士們已經驚得說不出話來了......

哪來什麼騎兵,那是茫茫多的重甲步兵!

一身鋼甲在陽光下閃著金光,整隊人馬就如同直撞過來的洪荒巨獸.

步兵......千軍奔騰,跑出了騎兵的氣勢,這些官差,兵士焉能不驚?

愣了半天,西軍兵士最先緩過神來,伍長沖著差役們大叫:

"敵襲!!列陣!!"

......

這根本就不是大宋的制式裝備,所以,肯定不是大宋的兵.

差役們哪會聽他的?

列陣?傻子都看出來,要是被這大隊攆過去,得特麼拿麻袋撿尸體.

還列個屁......跑吧!

......

差役們調頭就往山上跑,保命要緊,誰還管你敵不敵襲?

那伍長暗罵,一群沒用的東西!

即使心中也有怯意,但本能告訴他,不嚴整陣形,死的更快.

呼喝叫罵,勒令手下兵丁列陣以待.

可是......

那鐵甲悍軍來的實在太快,百來個西軍士兵將將抱到一團,人家就已經沖到了近前.

完了......

伍長心說,這等強軍,聞所未聞.卻是絕無生還可能.

他已經能看到對方手里的花紋鋼刀閃著烈烈寒光.

這是什麼刀?

見都沒見過!

即使是身經戰陣的老兵,伍長,現在都生出一種不可敵的絕望.

但是......

預想之中,碾壓而過的情形並沒有發生.

鐵甲戰兵于身五丈就向兩旁閃去,如同分海之流,自動繞過西軍陣列,直向山上沖去!

這時,眾位西軍將士也終于看清了這鐵甲兵們的容貌--一個個都是漢兒面龐.

"這......"

伍長愣愣地垂下手中大槍,"這是大宋的軍隊!?"

......

而下一刻,伍長更加確定的自己的想法:沒錯,確實是宋軍.

因為,在這支神秘的隊伍之中,他看到了一個熟人......

"那不是幾年前從自己手底下逃了的李家三兄弟的老三嗎?"

只不過......

這個逃兵,怎麼就成了神兵之中的一員?而且......

好像地位還不低.....

......

"威!!!!"

......

楊懷玉坐于馬上,拔劍斜指,身前馬後,閻王營的將士們玩著命地往前沖,浮光掠影一般從其身邊飛過.

"殺!!!把這鳥寨子給我踏平了!"

....

-----

山寨之中,兩方對峙尚未歇陣,就見一匪探慌張跑進大廳.

"報!山來下煙塵四起,似是來了一隊官兵!"

"官兵?"薛狼一愣,看向那副將.

那副將明顯一喜,"當是石將軍帶著大隊人馬到了!"

薛狼慌了神兒,石金勇怎麼親自來了?

羊三爺見他神情不對,安慰道:"老狼安心!不管誰來了,也得給咱們一個說法!"

"報......"

他這剛說完,之前的匪探還沒下去,又跑進來一個急報:"府衙差役沖上山來,叫門......"

薛狼更迷糊了,這是什麼情況啊?來了大兵也就算了,差役又上山做甚?

"放進來......"

......

下面人得了令,立馬去開寨門,放人.

沒一會兒,一眾官差慌張跑進大廳,"不好了.....來了一支神......"

"兵"字還沒說出來.

"報......"

"寨外一支官軍正在攻寨!"

"攻......攻寨?"

薛狼和羊三爺一哆嗦,有點不對......

別說他們,差頭和副將也懵了,狼頭寨怎麼說也是這麼多年的內外關系,石金勇應該還不至于為了一個唐瘋子,什麼都不說就直接攻寨吧?

唐奕一開始也沒想是楊懷玉這麼快就到了,一聽攻寨,就知道應該是他們無疑了.

笑呵呵地起身,來到羊三爺面前......

"你要的面子......"

"到了!"

......

"報!!!!"

這回跑進來的,是個滿臉帶血的.

"大事不好!寨門已破,官軍殺上來了."

日!

薛狼不淡定了......

假的吧?這就算是他-媽紙糊的,往里擠也得擠一會兒吧?哪有這麼快?

西軍是強,但也沒強到這個份兒上!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