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8章 等會兒給你面子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唐奕這是一語點醒夢中人,大家都忘了,現在可是在土匪窩子里.

就連羊三爺都覺得......唐奕說的對!

猛的大叫道:"老狼!你還等什麼?把人給我綁了!"

薛狼一怔,還沒等動,卻聞差頭大叫:

"羊老三,你搞清楚,太原還沒到你一手遮天的地步,你這是把大伙兒往火坑里推!"

羊三爺道:"差頭,不必存懼!今日之事與諸位無關,乃是我羊家與這唐子浩一人之恩怨.出了事兒,我羊老三一人承擔!"

"你承擔?"副將怪聲道."你承擔得起嗎?還不是抬主子出來擋刀?"

"你!!"

羊老頭兒就鬧不明白了,這兩位今天是怎麼了,讓這唐子浩嚇破了膽不成?竟一個勁兒的往後縮.

要說後果能怎樣?

羊老頭兒心說,我又不傻,這位能是什麼來頭?最多是個皇親國戚,老子身後一樣是皇親國威.而且,能往西北跑,摻合到私鹽里面來的,那是能上得了台面兒的嗎?惹了也就惹了,氣勢一定要做足.

至于這個唐子浩有沒有可能是朝中大員的族親......羊老頭兒就沒往那方面去想.

第一,這小子太年青,不可能是官;第二,那幫文人就算餓死,也不會上趕著來沾私鹽的利錢.

"薛狼,給老夫動手!"羊三爺再次催促.

而差頭也是高叫:"薛老狼,你動一個試試!"

"我......."

薛狼心說,我特麼就是奉命綁個人而已,用得著受這份兒夾板氣嗎!?

可是看兩方的面色,今天要是不做出一個決斷......怕是連自己也要一並倒黴了.

"我......我聽三爺的!"左右沉吟良久,薛狼終于做出了決斷.

"爾敢!?"差頭急了.這要是唐瘋子出個什麼好歹,這一屋子人都得給他陪葬.

"信不信老子明天就帶人平了你這鳥山寨!"

不想,薛狼卻道:"您也別和我使勁!官府要平我的山頭兒,還不是一句話的事情.可是差頭慢想,您那上頭是余府尹."

又看向副將,"您上頭是石統領."

"多了不說,最多三年,還剩下誰?最後雷打不動的,還不得是三爺和三爺背後的那一大族?"

薛狼話說的中肯,也一點兒沒錯兒.軍將三年一次輪轉番戍,不管有功還是有過,都要調往別處,府尹更是說不定哪天就換人了.

西北這套利益鏈條,最後剩下的不還是眼前這幾位嗎?靠的是什麼?還不是羊三爺領的那條鹽路,還有西京那一大家子人?

"說的好!"

唐奕突兀地一聲大叫.

轉頭對李傑訛道:"看來,你被人家鳩占鵲巢也不是沒有道理,這糙漢比你會變通."

李傑訛噎的夠嗆,心道,這位怎麼就不知道怕呢?這是在說你,一個不好,你就得吃苦頭!

而唐奕根本不理會這些,看向差頭.

"怎麼樣?動心了嗎?這個什麼狼說的可是實話,余靖,石金勇拍屁股一走,可就把你們坑了,到時候哪有你們的立足之地?"

"......"

差頭很想說,他說的確實有道理,也真有那麼一點點動心了.

但是,不知道為何,唐瘋子那股子氣勢,讓他生不出半點兒變心之意,仿佛這一刻就是決定生死的一刻.

"唐......唐公子放心!外面還有咱們的人,拼死保公子周全."

"對!公子放心......"軍將也是隨聲附和.

他倒沒有差頭那般左思右量,軍人服從就是,上頭交代什麼,就執行什麼.

唐奕咧嘴一笑,一共就帶來不到一百號人,這匪窩里的人馬比他們多得多,怎麼保?

不過,有這份兒心就好.

......

又轉向薛狼,"你待如何?"

"來人!"薛狼用行動告訴唐奕."拿下!"

"恭喜你!"唐奕笑得無比陰森."做了一個最壞的選擇,但,卻是我很喜歡的選擇!"

薛狼一激靈,隱隱有種被坑了的感覺......

怎麼好像這位是故意引著自己綁他一樣呢?

可是,想什麼都已經晚了,說話間,一眾土匪已經沖進廳來.

嗆啷!!

差頭,副將,還有李傑訛應聲拔刀.

那差頭更是大叫:"我看誰敢動!?"

兩方人馬一下子就僵在了那里.

唐奕隱晦地給君欣卓搖搖頭,沒事兒人一般蹲到地上,對面目猙獰的羊三爺道:"然後呢?"

這沒頭沒腦的一句,問得羊老三一怔,"什麼......然後呢?"

唐奕一指廳上,"你看,兩邊兒都僵持著,我們是人少,但好像哪個你都殺不得.然後怎麼辦?"

"......"

這話勾得羊三爺火氣又往上走,這挑釁之言還真就難住他了.

"然後怎麼辦?"他還真沒想好然後怎麼辦......

唐奕搖著頭,一臉失望的起身.

就這種級別的對手,比汝南王,賈子明之流差太多了,完全沒有一戰之力.

一屁股坐在賤純禮身邊兒,"等吧,不就是想要個面子嗎?我給足你們面子."

薛狼看了一眼羊三爺,意思問他怎麼干.要是府衙和軍營都拼死保這人,還真就不好辦啊.

羊三爺知道他心里不穩,也怕府衙和軍界報複.

"老狼安心,有我在,沒人能把你怎麼樣!"

起身來到唐奕身邊,"你要我們等什麼?"

"等面子啊!"

羊三爺想起,在五味正店時,他說過讓同伴去叫什麼"楊二哥",多半就是等的他們吧.

"什麼面子?!"

唐奕樂了,"你要什麼面子啊?"

好吧,到了開條件的時候了.

"放了我兒子."

"一會兒就帶來了."

"你還要真真正正的亮明身份!"

"一會兒就都知道了."

"我......"

一時半會兒,羊三爺也想不出什麼來了,打一頓?太小孩兒了.

關幾天苦點苦頭?好吧,和打一頓沒區別?

要錢?要多少?這是個問題.

"慢慢想,不急."

說完,唐奕悠哉地端起水碗,自己給自己滿了一碗.

兩方人提刀相見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沒明白今天這是怎麼了,怎麼就讓一個青年人當提線木偶一般戲耍......

"把刀都放下."唐奕還不忘圓場.

"且等呢,累不累?"

"李掌櫃也把刀放下,過來歇歇腳."

李傑訛刀不還鞘,提在手中,靠到唐奕身邊.

"公子的人什麼時候能到?"他怕等太久了有變.

唐奕也說不太清,"他們在城南二十里外,跑到這里......"

李傑訛無奈了,二十里......

也就是說,算上他那幾個兄弟去叫人,到太原一個來回就是四十里,再加上太原城到狼頭山的八十里......

還是用跑的......

且等吧!

就算不歇腳,半夜能到就不錯了!

......

只不過......

李傑訛沒想到......

那群活閻王,只讓他們等了半個多時辰,就殺到了狼頭山!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