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7章 妙到毫巔的制衡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綁人?"

不但薛狼一怔,連李傑訛,差頭和副將也都是一愣.府衙差頭兒恨不得上去一刀結果了這老東西.

薛狼更是呆愣愣地看看羊三爺,又看看唐奕.

"三爺,這......"

你們這到底鬧的是哪一出啊?

這肉票與羊三爺不對付,薛狼是看得出來的,但是......

神仙打架,別帶上我這小鬼兒行不行?

"還愣著干什麼?"羊三爺咆哮著.

做為西北的"鹽把頭",在太原混了這麼久,就沒吃過這麼大的虧.管你是誰,先綁了再說.

"羊三爺."李傑訛出聲了.

"吃虧是福!今日這一出,也算是給咱們吃鹽飯的提了個醒,萬事別做絕."

此話一語雙關,意為別把事情做的太過,又是綁人,又是怎樣;另一層意思就是,人沒事兒就算了,何必再節外生枝.

"吃虧是福!?"羊三爺怒道."我羊家的娃子還在他們手里,你來吃這個虧試試!?"

那軍將嗡聲嗡氣地的圓場道:"剛剛唐大爺不是說了嘛,這事兒過去了,你家羊傑自然也就無事了."

"那,也,不行!"羊三爺怒的直拍地.

"這不是單單是我羊家臉面的問題,這是西京......"

羊三爺話說一半,又生生咽了回去.

"反正這個臉面不能丟!不然傳將出去,以後誰來了都敢在我們頭上動一把,那還了得?"

"說的倒挺像那麼回事兒......"差頭小聲嘟囔著."反正俺們府衙是不介意丟這個臉面的."

"俺們西軍也不介意......"

"你們!"羊三爺氣的臉氣醬紫.

"你們什麼意思!?"

"什麼意思?"

差頭眼光移到別處,不咸不淡地道:"見好就收的理兒,三爺比我們這些人明白得多,別到時候面子找不回來,倒折了筋骨......"

他的上頭告訴他,要把唐瘋子全須全尾的帶回去.而羊家卻要找唐瘋子算賬,這不是讓他坐蠟嗎?

到了這個份上,差頭要說沒有火氣那是假的,言語之中自然夾槍帶棒.

那副將當然與差頭一個心思.冷眼看了羊三爺一眼,當著唐奕的面兒,自然不能叫出他的混號,可是......

如果這老貨知道面前這位就是唐瘋子,那就不是給主家爭臉面,而是給主家招禍了.

李傑訛一歎,"三爺,這是何必呢?"

"本就是誤會一場,何必鬧得不可收拾?不就是要個面子嗎?我老李給三爺這個面子還不行?一年之內,牽線搭橋成了買賣,我老李一分不抽!"

羊三爺氣的已經失去了理智,"你給!?你給的著嗎!?老夫定要這個什麼唐子浩給我個說法!"

"......"

提到了唐奕,眾人自然下意識地掃了一眼唐奕.

只不過,這一看......

噗!!

哏~!

李傑訛一翻白眼,差頭和軍將笑出了聲,而羊三爺哏的一聲差點又氣暈過去.

......

這邊正要綁了他要說法,幾個太原的頭面人物正在攔著,薛狼正在左右為難.

而唐瘋子......

這貨沒事兒人一樣,自己找地方悠哉悠哉地坐下了,正和那被綁來的青年一起啃雞肉......

好吧,唐奕也是昨晚到現在粒米未進,餓的緊呢.

......

"你們看看!你們看看!"

羊三爺怒叫,"這賊子眼中,哪有咱們西北人的位置?根本就沒把咱們放在眼里!"

"唐公子......你這......"李傑訛一心為唐奕說話,都有點看不下去了.

哪有你這樣兒的,這邊正說要綁你呢,你那還有心思吃?

唐奕聞聲,不緊不慢地啃完一條雞腿,接過君欣卓遞過來的絹帕仔細擦了擦手,然後才派頭十足的看向眾人......

"都討論完了?"

"呃......什麼討論完了?"

"那到底是綁,還是不綁啊?"

"......"

"......"

眾人徹底無語了......

"聽了半天,我也聽明白了."

"你們!!"唐奕環指眾人."吵到明年去,也說不出個一二三四來!"

"......"

"......"

其實,自從知道狼頭山與官面和鹽商有勾結的時候,唐奕就知道,就算羊三爺仗著入了匪窩要反天,也基本沒什麼大問題了.最多,也就是現在這個場面.

為什麼呢?唐奕就不怕這些軍,官,匪,商連成一氣,最後對他這個外人不利?

還真不怕.

因為,這是在大宋!

趙禎別看人老實也慈祥,但是,真把他當成草包皇帝,那就大錯特錯了.

能把大宋這條破船撐了四十年沒出問題,誰說他是草包,誰才是草包.

大宋無論從制度,還是細微之處的制衡,可以說是妙到毫巔.

趙禎最擅長的就是,在不改變現狀的情況下,通過微調,達到相互掣肘的效果.

所以,在大宋,想權力失控這種情況出現,幾乎是不可能的.

太原,

宋遼夏三戰之地,趙禎會任由一個私鹽把軍政兩務都拉到失控的險境?

從剛剛幾人爭吵就不難看出,私鹽之利確實把軍政商勾連到了一塊兒.但是,他們並不是一體的,相互之間更不是密不可分.

別說是軍政商的大局勢,打個比方,就連西軍內部,也是制衡無所不在.

楊文廣出西軍都指揮使,統領整個西北防務.那麼,太原這個三戰要地,就一定不在楊家掌握之中,甚至都不是觀瀾系的將門可以染指的.

太原統領--石金勇,一聽名字就知道,那是石守信的後人.

這也如觀瀾商合幾乎網羅了所有將門,卻唯獨沒向石家伸出友誼之手,是一個道理.

更如羊三爺,現在唐奕不用猜也知道,他身後的人是西京的廷美後人.

廷美系在西北根深蒂固,人才廣布西北.可為什麼偏偏在鹽利最重的太原,官場上卻沒有一個說得上話的人,只留一個羊老三代行其事?

這就是趙禎厲害的地方,不論在哪一個細節,一定不能出現一家獨大,權力失控的局面.

現在,石金勇和余靖代表軍政兩界人物,顯然知道唐瘋子的身份,不想與之為難.

而羊三爺不知道,可偏偏差頭和副將只是勸,卻不直說唐奕的身份,足見幾方並不同心.

"我給你們出個主意吧."

唐奕玩味地看了一眼李傑訛,卻是抬手一指薛老狼.

"關鍵在他!你們誰能說動他,誰就贏了......"

好嘛!

差頭和副將怔怔地對視一眼,心說,這可真是長見識了.

這位爺是讓羊老三勸說服薛狼綁自己?

他到底是瘋子?還是傻子?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