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6章 賤人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唐奕之所以這麼上心,又是查廷美系,又是突然關心李傑訛之前說過的貴人.

並不是沒有原因的.

之前與汝南王一斗,雖最後以趙允讓自縊保節告一段落,但其中有太多的疑問至今唐奕無法解惑.

且不說汝南王到底是怎麼把曾公亮,賈昌朝等人連成一氣的,單是另一個謎團,就讓唐奕困惑不已.

資金!!!

也就是,趙允讓到底哪兒來的錢運作這一切?

別說動作這一切花不了多少錢,唐奕自己就掌握著一個龐大的關系網,他最清楚這是多麼燒錢的一個事兒.

人情罔顧,各地消息流動,人員協調,甚至探子,暗樁,樁樁件件,哪里不要錢?

就拿一件事來說,當初耶律洪基查唐奕的時候,一到宋境,趙允讓就把他的消息遞過去了.

這事說起來只是幾句話這麼簡單,但是這背後需要多少人力物力,卻是外人無法想象的.

查唐奕的底,是一句話就查得到的嗎?

況且,唐奕那時候是一副無害的作派,汝南王就已經在查他了.那像他這樣表面無害的人,朝中又有多少,他們得查過多少?

與遼國的暗中往來,也不可能是現用現交,肯定是早有勾連.

要保持長期的溝通,想不花錢,行嗎?

可是,他們哪兒來的錢?

唐奕也查過汝南王府,除了官爵俸祿,還有一點職田,那一家子在明面兒上幾乎沒什麼收入,不可能支撐這麼龐大的一個"志向".

爭儲啊?那得花多少錢?

所以......昨天通過與羊三爺和李傑訛的只言片語,唐奕猛然一醒:汝南王府的財源,會不會和西北鹽路有關?

......

"哪位貴人來過西北?"

唐奕這麼突然一問,李傑訛反倒一怔,下意識地看了眼身後的差頭和軍將.

"公子......"

唐奕也暗暗地看了一眼差頭,拍拍他的肩膀,"算了,先不說這個,到地方了."

......

確實不是說這些的時候,因為已經到了匪寨之下.

意外的是,都沒用唐奕等人自報家門,寨門自己就開了......

好嘛!唐奕暗罵,土匪當到這麼光明正大的地步,也特麼是沒誰了.

......

寨門一開,從中快步迎出一個穿羊皮大褂的青年,一臉興奮地沖到李傑訛身前.

"少主!你咋回來了?"

李傑訛一笑,"老狼在家嗎?我找他有事兒."

"在的,我帶你去."

說著,就把眾人讓進了寨子.

"今早到城里走活兒,還說去看看少主,可是......"

"薛把頭不讓,說怕誤了正事兒."

......

李傑訛尷尬地看了眼唐奕.

"走活兒"......多半走的就是這位唐公子的朋友.

唐奕倒是沒什麼表現,好奇地左看右看,家里養了個女土匪不假,但是土匪窩......

還是第一次來.

轉眼到了山寨正廳,唐奕倒是沒看到什麼"聚義堂"之類的匾額,倒是見一粗狀的中年漢子由眾匪拱衛,立于廳前.

那羊皮褂子青年一見,快走幾步迎了上去.

"薛頭兒,少主來......"

話還沒說完,那頭領漢子一腳就踹了過去.青年促不及防,仰摔出去,順著台階兒一滾到底.

"誰他-媽讓你隨便開寨門的!?眼里還有我這個頭兒嗎!?"

......

"我......"青年摔的不輕,嘴角溢血,想要爭辯,卻沒敢多說.

李傑訛把青年扶起來,瞪了薛狼一眼.這明顯就是殺雞儆猴,指桑罵槐,做給別他看的.

"怎麼地?我李傑訛回趟'家’也要通報了?"

"老主人的兒子回來自然是歡迎的,但是這里是山寨,規矩總要有的!要是把歹人放進來沖了寨,怎麼辦!?"

不等李傑訛接話,身後的差頭說話了:"真他-媽新鮮!"

"誰是歹人?這里一窩都是歹人,你說誰是歹人!?"

薛狼一聽,急步迎下台階,一臉陪笑,"董頭兒說的哪里話,您老與王將軍來了,小的自是歡迎的緊.歹人......可說的不是您二位."

說完,還特意橫了一眼李傑訛.

唐奕在邊上看的直搖頭,心說,之前李傑訛說的還真不是沒道理,看這架勢,沒打起來就不錯了,別說要人.

......

薛老狼把眾人讓進大廳,一看唐奕是個生臉兒,肓上還扛了個人.不禁緩聲向差頭兒問道:"這位是......"

也不等差頭說話,唐奕把羊三爺往地上一扔.

"我來要人!"

......

"要人?要什麼人?"薛狼一擰眉.

再看看地上,驚的差點兒沒咬著舌頭.

"羊三爺!?"

之前這老頭兒扣在唐奕肩上,臉朝下,薛狼也沒看見是誰,現在仰面朝天,哪還認不出來這太原的大鹽把頭?

"你你......你這什麼意思?"

唐奕撇著嘴,"什麼他-媽什麼意思?早上綁來的人呢!?"

"人......"

除了官面兒上的,還沒人敢在他的地頭這麼橫過,求助似的看向差頭.

差頭隱晦地給他比了個手式,意思是:趕緊把人帶出來.

薛狼一擰眉頭,這不和規矩啊!

但是,事情不明了之前,他也不敢使這個橫,乖乖地叫人把早上綁來的人帶出來.

人一出來,唐奕差點沒死氣!

倒不是這幫土匪把賤純禮怎麼著了,而是這賤貨......

特麼老子提心吊膽了一天,生怕這賤人出點什麼差池.結果,這貨出來的時候手里拎著個大雞腿,啃的正歡.

見著唐奕,還特麼跟沒事兒人一樣兒,"來了啊?"

我來你大爺!唐奕真想踹死他!

"特麼挺舒坦啊?"

"嘿嘿."

范純禮沒說話,倒是薛狼陪笑道:"公子什麼來曆且不說,咱們這趟綁是綁了,卻沒打算傷人劫財,自然好生伺候著,等著各位來接人."

羊三爺遞的信兒里說的明白,綁人只為試探,要留後路.

而且看這陣勢,又是官又是兵,還把李傑訛搬了出來,應該是晾了底牌,疏通了關系了.

至于羊三爺為什麼是被扛進來的......

好吧,以他這腦子,想不明白,也不去想了.

......

卻聞范純禮含混道:"舒坦個屁!馬上顛了一百來里地,早上到現在剛摸著吃食,要不是看在這雞腿兒的份上,老子現在就拆了這狗屁山寨!"

李傑訛一翻白眼兒,也就這位爺身邊兒的人能這麼狂吧,一點被綁票的覺悟都沒有.

薛狼倒是一點兒都不在意......

綁了人家,還能不讓人說點狠話,心里舒坦舒坦?

唐奕也是踏實不少,看著安平無事的賤純禮,揶揄道:"撐死你算了!"

隨即,面色一轉,對眾人道:"今天的事兒......了了!"

差頭一看唐瘋子松了口.

"了了?"

心中的大石頭也猛的落了地,與副將對視一眼,皆在其眼中看出些許釋然.

剛才上山的路上這位可是說了,西北官匪之事,人家是不管的.

他說了了,那應該就是啥時事兒都沒有了,他們回去也能交差了.

李傑訛也放下心來,沒想到,這麼容易就把事情過去了.

"既然事情圓滿,咱們就趕緊回轉,還能趕在天黑之前入城.晚上我做東,給唐公子與你這兄弟壓驚!"

"對對!"差頭附和道."早上路,早回城."

怎麼說這也是土匪窩,少呆一會兒是一會兒!

但是......

有人卻不想這麼就完了.

"公子......公子這檔子事兒算了了?"

暈了一路的羊三爺就這麼突兀地發了聲,突兀地坐了起來!

唐奕笑道:"裝了一路,怎麼?不裝了?"

羊三爺抹了一把嘴角干掉的血跡,"公子且說了了沒有!?"

唐奕眼睛一眯,"怎麼?"

"既然了了,老夫欠公子的也算還了!"

"那咱們就該算算另一筆賬了吧......"

還沒等眾人反應過來,羊三爺一聲暴喝:

"老狼!把這狂徒給我綁了!"

......

余靖怕這來路不明的公子,石金勇也怕.

但是......

他羊老三,卻是不怕!

......